第92章 130*青杖老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子,老朽想讨杯酒吃。”一个风尘仆仆的青衫老者,拄着一根青木杖,站在凉亭的台阶上,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灵力波动,显然是一个刚经过长途跋涉,流浪到此的流浪老人。
  “老头,你好没眼色,这位是盛家的少族长,也是这盛家坊市的小坊主,更是伟大的丹师,咱秦城的第一位丹师。”盛大嫂不高兴的说到,“世少爷在会朋友,你若是想吃酒,我给你些就是,莫要打扰少坊主。”
  “老朽打扰了,莫怪莫怪。”青衫老者说着,转身正要离去。
  “盛大嫂不要如此,这坊市之内都是盛家的客人。我盛家能在围城几千年不倒,靠的就是各位朋友的帮助。”盛世慌忙起身,没有丝毫的轻视,对着老者恭敬的说到,“老丈勿怪,请上座。”
  “老朽就不客气了。”青衫老者丝毫不客气的坐到上座,把青木杖放到石桌旁,说到,“劳烦公子给个酒杯。”
  “盛大嫂,麻烦给老丈取套餐具来。”盛世说到。
  “少坊主稍等。”盛大嫂躬身退去,少顷,她便送上一套餐具。
  “老丈请。”盛世倒满酒,恭敬的举到老者面前。
  “年轻人不错,这年头知道尊老的人不多了。”老者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好酒,好酒,老朽几十年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
  “老头,怕是你从未喝过这么好的酒吧。”林平笑着说到,“这可是武者才能享用的灵酿,这酒可是用用上百种灵药炮制而成,虽然不能增加修为,但是对普通人的好处还是很大的,至少能延长你一年寿命。老头,你是捡到大便宜了。”
  “能延长寿命!”老者平淡的说到,“寿命这东西确实能让人动心,可对老朽我来说,可有可无啊,有时候活的太久也是一种负担。”
  “你这老头好不识趣,”林安不悦的说到,“你要是嫌活的太久,可以投河。盛公子好心留你喝杯酒,你还说这劳什子话。”
  “不得无礼。”风行客说到,“我们与老丈都是盛兄弟的客人。”
  孟凡心中有些惊讶,凭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老者绝不简单。一个普通人真的敢对武者这么无礼?这显然不合常规。但这老者确没有一丝的灵力波动,这反而更让人怀疑,神州帝国尚武之风颇重,无论是普通人还是踏入武者行列的人,都是从小就练武的,无法踏入后天六层的武者才会选择做个普通人的行当,以求生存,所以,即便是普通人也有练武留下的痕迹啊,虽不能在武道上走的更远,强身健体还是很靠谱的,可这位老者怎么看都是一位毫无练武痕迹的普通人。这种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个真正的普通人,要么就是比他的修为还高的高手。以他的脾性,拿不准的事,看不透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轻易得罪的。
  盛世从看到老者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他的丹田之中有个超级老妖怪,这相当与是无敌识别系统啊。他一眼看过去,灵老头就能把对方看个底掉啊。
  “无妨无妨,老朽什么事情都经历过。年轻人说话口直心快,这是也不是坏事。”青杖老者笑着说到,“巧的很,老朽也姓盛,到是与少坊主同宗。”
  “不知老丈仙乡何处?”风行客客气的说到,“晚辈劝老丈还是早些离开这秦城,这里恐怕不太平,您若是不姓盛还好,如今这秦城盛王两家开战在即,恐怕回连累老丈。”
  “老朽刚云游到此,如此来说,我正好赶上热闹。”盛老头说到,“盛王之战我也看了,不过瘾,比以往少了不少乐趣,倒是这位少坊主,一战成名。真是应了那句古语,年轻气盛真好。”
  “哈哈哈,这是什么古语,老丈真会开玩笑。”林平笑到。
  “早些回家吧。秦城不太平了。”盛老头起身,取了青木杖,晃悠悠的走进夜色,“真的老了,才喝了两杯酒就开始恍惚,是该活动一下筋骨喽,不然真被这世人忘了……”
  “这老头真奇怪。”林安说到。
  “你们还是奇怪为什么还活着吧,记住祸从口出。若不是因为我们是盛公子的朋友,只怕你们兄弟不死也废了。”孟凡说到,“这老者恐怕是盛家的中流砥柱,连我都看不透他的修为。盛公子,你可见过这位老丈。”
  “一个普通的云游老丈而已,孟老多想了。”盛世说到,“我从未见过此人,我盛家若真是有连孟老也忌惮的高手,何至于接连陨落两位神基长老?”
  “此话有理。也许是我小心过度了。”孟凡说到,但心中却更加的坚定自己的想法。
  “盛王两家一战已经不可避免,为了风兄的安全,我想请风兄与诸位去城主府暂住几日。”盛世说到,“秦城主与我也算是朋友,我的朋友上官明一定会替我招待好诸位。”
  “住到城主府恐怕不合适吧。”风行客说到,“我们就住在盛家,不就是打架吗,朋友是为了两肋插刀才存在的,不然还叫什么朋友。”
  “盛老弟啊,我可是还欠你个大人情呢,不如趁此机会还了。”孟凡笑到,“给个机会?”
  “哈哈哈……”林平兄弟两个笑到,“有架打,这种是怎么能少了我们兄弟两个。”
  ……
  翌日,热闹的秦城一下变得异常平静。
  所有人都清楚,一场大决战就要开始了。
  盛家的坊市空了,王家的坊市亦是如此。
  秦河上的花船比平时多了一倍,不少花船是连夜顺着秦河从外城敢来看热闹的。
  神州帝国的统治很成功,战争已经有一代人不曾见过。武者的热血无处挥洒,好在帝国并不禁止家族与宗门的争斗,武者这才变得不在寂寞。
  秦昊站在城墙之上,秦城的城门四处大开,连城门守卫也已撤入城主府,秦家的产业关门歇业,一切都在平静中等待着“
  ……
  “杀!”震天动地的吼杀声响彻秦城。
  “战争开始了,”秦昊微微一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