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139*王者之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自在冷哼一声,“一群废物,几百年了,王家还是没有什么起色。”
  “老祖息怒。”王霸说到,“晚辈确实辜负了王家的先祖。”
  “等我和盛剑鸣那个老鬼了结之后再找你算账。”王自在扔出一个玉瓶,“服了这丹药,你最好能活下来。”
  王霸接过玉瓶,毫不犹豫的吞下丹药,一身仙士一层的修为瞬间恢复到鼎盛,他对着王自在行个大礼,霸气十足的笑到,“盛春秋,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是吗?”盛春秋一改刚才的颓废不支,斗志昂扬的说到,“你以为只有你有丹药?既然如此,我们决一死战。”
  “二位大人,晚辈是秦城城主秦昊,晚辈斗胆恳请二位大人移驾城外动手,不要伤及秦城无辜百姓。”秦昊说完,额上的冷汗已然落下,城主府虽然有准备,但也只是仙士级别的武者,万一这二位有一个脾气不好,整个城主府还不够人家热身的。
  “老不死的,我们城外一战,不要殃及自家后辈。”盛剑鸣手中的青木杖光华大盛,化成一杆长枪,说到,“老伙计,你有几百年时光未曾嗜血了吧,今日我用半步仙王的神魂祭你。”
  盛剑鸣说完飞身出城,王自在看了一眼秦昊的方向,飞身出城。
  秦昊长舒口气,浑身被汗水湿透,刚才只是一眼,就让他斗志全失,如坠深渊。半步仙王的威力恐怖如斯,只是不知盛家的那位老祖是何修为。若是盛王两家都能为他所用,他在秦家的地位必定会水涨船高。他苦笑一声,是不是想的太多,盛王两家无论谁赢,他这个城主都不会好过啊。
  ……
  盛剑鸣手中长枪一翻,绿色的木系灵力暴涨,他微驼的脊背挺的笔直,华发瞬间变成青丝,皱纹褪去,先前的沧桑老者变成一位翩翩公子。
  “盛老鬼,你还是喜欢装神弄鬼。”王自在嘲笑到,“只可惜你是木系灵力,而我却是金系灵力,即便你是真正的仙王又如何,金克木,凭借灵力的压制,我一样可以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
  “是吗?”盛剑鸣一枪刺出,“小楼昨夜又东风。”
  绿色的灵力化成漫天的藤蔓缠绕着疯长,顷刻间一个巨大的牢笼将王自在困于其中。
  “雕虫小技。”王自在冷哼一声,手中多出一柄金色的长剑,“金乌朝圣。”
  长剑金光大盛,一只浑身金羽的乌鸦,呀的一声厉鸣,振动金羽。
  千万柄金色利剑在金乌的金羽中飞出,斩向收缩而至的藤蔓牢笼。
  盛剑鸣冷笑,他是木系灵力,虽然他的战力不强,但没人敢怀疑木系的生命力与感知力。从五行相克的角度来说,金系武者可以压制木系,但这只是压制而已,木系强大的生命力是最恐怖的,如果有的选,谁也不愿意与同级的木系武者为敌。
  金色剑影变幻,无数的藤蔓被切割成碎片,仿佛下了一场绿色的雨。
  “盛老鬼,不堪一击。”王自在得意的笑到,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在脸上,“这不可能!”
  绿色的雨点渐渐变大,长出藤叶枝蔓,呼吸之间就生长成一条新的藤蔓。
  一个比先前更大更密实的牢笼将王自在困住。
  “王老鬼,这一招你可还满意。”盛剑鸣笑着解下酒袋,“我这一招小楼昨夜又东风就是为金系武者量身打造的,你慢慢来,我先喝个小酒。”
  “金乌变!”王自在手中长剑融入金乌之中,金乌的体型暴涨成成人大小,它的尾部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变成一个由数十把长剑组成的扇面,犹如飞机的螺旋桨一般高速旋转起来。
  “给我搅碎它。”王自在愤怒的吼道。
  盛剑鸣悠闲的喝着小酒,他自己的这招战技屡试不爽,半步仙王而已,他有绝对的信心让他崩溃啊。
  “喝着小酒就把架打完了,谁能像我这般悠闲。”盛剑鸣拄着长枪,说到,“老友,再陪他耍会儿,沉住气,这个人的神魂我替你取了。”
  长枪仿佛能听懂主人的话,兴奋的一阵嗡鸣,算是回应主人。
  王自在心中有些烦躁,他没想到盛剑鸣如此难缠,话说他与盛剑鸣是一个时代的人物,但他从未和盛剑鸣交过手。
  盛剑鸣一直是个低调的人物,当年盛家的天才盛剑臣在北疆失踪,此后不久,盛剑鸣成了盛家最年轻的家主,但他继任家主之后不久,就神秘的从盛家消失,只身前往北疆。直到百年后他才回归盛家,从此闭关不出。但是王自在却是发现闭关后的盛剑鸣多次前往北疆,每次都是失意回归。
  王自在猜测他必是去寻找他师兄的下落,但北疆是极度危险之地,盛剑鸣每次都能活着回来,这也从侧面说明盛剑鸣必定是最低调的天才。今日之战,这才交手一个回合,他已经深知盛剑鸣的难缠。
  金乌在几乎耗尽了尾羽之时,才再次破开藤蔓牢笼,王自在不敢托大,迅速的逃出藤蔓的领域。
  “感觉如何?”盛剑鸣背起酒袋,端起长枪。
  “有种和老子硬碰硬的打一场。”王自在气急败坏的说到。
  “那就随你的愿。”盛剑鸣一枪刺出,平淡无奇的一枪,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刺。
  “金乌曜日。”王自在手中的金色巨剑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仿佛天地间的又多出一轮太阳,只是这轮太阳没有炽烈的火焰,只有漫天的锋利冰寒。
  长枪与金色的太阳相撞。
  预料中的爆炸和金铁交鸣并没有出现。
  长枪的枪尖点在金色的太阳之上,那轮太阳便像玻璃一样,瞬间支离破碎,散落一地金色的碎片。
  长枪继续向前,噗的一声扎进王自在的肩窝,枪尖探出,寒光凛冽。
  “这不可能,”王自在忍痛飞速后退,惊惧的看着肩窝的血洞,伤口并不致命,让他恐惧的是枪尖在体内时竟然有强烈的撕扯神魂之力,若不是他后退及时,怕是已经陷入昏迷,任由神魂被撕扯吸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