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149*不死仙王的恶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盛春秋及盛家的几个长老面色巨变,盛家刚刚经历过战争,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伤未能痊愈,虽然服了丹药,外伤不见,但经脉受损的伤势至少也要几日才能痊愈。
  眼下的问题是,即便他们都处于全盛时期,也不够对方塞牙缝的,来者是问仙宗的不死仙王,他们之中,只有盛春秋一人是仙士一层的修为,而这种修为在仙王眼中是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雪舞,带你弟弟快走。”盛春秋说完飞身而起,他是盛家的家主,即便是死,他也不会逃走,更不会惧战。
  盛春秋站在在半空中,他的身后是六位家族长老,“这次盛家怕是难逃一劫。”
  “可惜了,”大长老盛易说到,“只要少族长能逃走,盛家一样会崛起。”
  “不就是死吗?”四长老盛天凉笑到,“神基战仙王,这足够疯狂。”
  ……
  夜空中一朵明亮绚丽的烟花突然绽放。
  轰!
  一个黑影快速的飞来,借着灵力爆炸的光亮,盛春秋看清倒飞来的不是别人,正事自家老祖。
  “老祖!”盛春秋失声惊呼。
  夜枭猛然煽动双翅,向着盛剑鸣飞去,将他接住。
  盛春秋等人却是内心无奈,被夜枭煽动翅膀的气流击中,全部坠落到地上。
  盛世等人将他们一一扶起。
  “丢人!”盛天凉苦笑一声,“仙王的战争根本不是我们能参与的,我们连人都还没看见,就被一只灵兽掀起的余波给拍下来,唉……”
  “岳父大人,”药辰把一颗丹药递到盛春秋面前。
  盛春秋接过丹药,一口吞下,几息之后,他的修为暴涨到仙王一层。
  “诸位安心饮酒。”盛春秋自信的的一笑,再次飞上天。
  “诸位长老还是安静的饮酒观战吧。”药辰将各位长老让到桌前,笑着说到,“我一直听说不死仙王很爱吹牛皮,今日一见果然传说不假。”
  “药辰公子,不死仙王可是仙王六层,”孟莉莉担忧的提醒到,“盛家主虽然服了芙蓉丹,还是不够啊。”
  “这就不劳孟导师费心了。”药辰笑到。
  “我们已经接到学院通知,全力帮助盛家。”孟莉莉说到,“你不想盛家在多出四位仙王三层的帮手?”
  “呵呵,忘了告诉你,仙士服用芙蓉丹,不论修为如何,都不会跨越仙王二层。”药辰笑着说到,“虽然我说这芙蓉丹绿色环保,无毒无害,但还是有些小瑕疵的,比如不能连续服用,比如仙王境以下服用总数不能超过六次,比如晋级时会提高难度等等,你们确定还要服用吗?”
  “这个?”孟莉莉四人犹豫了,差点上了这小子的当,他说的重点是晋级难度啊,他们的前途一片光明,只要努力修炼,只要时间充足,晋级仙王是不会很难的,药辰口中的难度无法确定大小啊,万一服用芙蓉丹后,他们此生只能卡在仙士,这特么就悲哀了。学院的命令是尽全力保护盛家,他们只要做好能力之内的事就好,犯不着拿前途开玩笑。
  “大家喝酒,喝酒。”药辰笑着说到。
  孟莉莉四人端起酒杯,掩盖着无法回答的尴尬。
  这时,天空中的灵力波动再次让众人震惊,纷纷抬头望向空中。
  盛剑鸣服下芙蓉丹之后,饶是被不死仙王一掌重伤,他的修为还是攀升到仙王五层。
  “这丹药?”盛剑鸣惊讶的体会着自身灵力的波动,他当他发现盛春秋也是仙王境后,更是惊讶,“你?!”
  “老祖,这是芙蓉丹,雪舞的夫君药辰炼制的。”盛春秋骄傲的说到。
  “老祖无需客气,这是晚辈的孝心。”药辰喊到,“这下老祖能打败那个爱吹牛皮的死仙王吗?”
  “有些难度。”盛剑鸣谨慎的说到。
  “看来还是差些人手。”药辰自言自语的说到。
  “药辰公子若是不嫌弃,在下愿意一试。”秦昊起身说到。
  “秦城主,你不怕以后无法晋级仙王?”药辰说到。
  “在下生性愚钝,此生怕是与仙王无缘,倒不如借着这芙蓉丹的威力,提前感受一下仙王的力量,也许能为日后的修炼找到些门路。”秦昊说到。
  “如此多谢秦城主。”药辰递给秦昊一颗丹药。
  “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秦昊飞身而起,一身仙王一层的修为鼓荡开来。
  “晚辈秦昊拜见噬魂大人。”秦昊拱手施礼。
  “秦城主快快免礼。”盛剑鸣赶紧搀扶,说到,“我盛家多谢秦城主的情谊。”
  “这是晚辈应该的。”秦昊说到,“这点小事,比起噬魂大人当年对我秦家的恩情简直是九牛一毛。”
  “秦城主何苦以身犯险。”盛春秋说到。
  “盛兄,我们之间就不必客气了。令郎是小女的救命恩人,我的乘龙快婿与令郎又是生死兄弟,咱们两家的情谊,避开噬魂大人不说,也称得上是生死之交,经此一战后,咱们才算是真正的生死弟兄。”秦昊说到,“以后在秦城,你我两家同生共死。”
  “好。哈哈……”盛春秋大笑着与秦昊三击掌,“从此以后你我就是生死弟兄。”
  ……
  “哈哈……”
  “好一个生死弟兄,今日本王就成全你们。”
  “咦?”
  不死仙王先前还是不可一世,盛家的老祖是仙王三层,已经被他打的重伤,盛家已经无人了啊。
  当看到完好无损的盛剑鸣时,心中波澜起伏,这特么是什么操作?他不是应该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呻吟吗?怎么不仅一点伤势没有,还特么生龙活虎的站在他的面前,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一掌竟然把盛剑鸣打成了仙王五层,他蛋疼的心到,合着我那一掌不是要杀他,而是传功?谁能给个合理的解释?
  我了去,又出现两个仙王?
  话说,盛家这么牛吗?这两位小仙王是何来历!
  怎么特么还有个三阶灵兽!
  我靠,这架这么打?说好的碾压呢,说好的灭门呢?这事情扯着蛋了啊。
  话说该死的李东来和周不中两个孽徒,你们特么真是坑爹的货!招惹这种人干毛线啊,自己找死,还想拖着师父陪葬,孽徒,造孽啊。
  我不死仙王久不出江湖,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屠个村,灭个族什么的,让我的名号在江湖上再次威武霸气一番,这下可好,这特么是要掉坑里的节奏啊。
  不死仙王干咳一声,风骚的捋捋虬髯,说到,“敢问阁下姓甚名谁?”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