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156*奇葩赌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盛世很难想像一个女孩用十年的时间来思念一个人是种什么感受,在这个世界中,真的就像那首歌里唱的一样,从前日子过的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人。
  虽然这个世界实行的是一夫多妻,但是普通人家收入微薄,养不活第二个妻子,只有皇室贵族,达官贵人,商业富贾才会多纳妻妾。
  尽管武者拥有比普通人更悠久的寿命,可是武者的时间大多都用来修炼武技,提升修为,没有空闲多余的时间照顾妻妾啊,很多武者甚至一生都是孑然一身,既然亲传弟子可以传承他们的衣钵,何必再去浪费时间。
  爱情在武者的世界里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微不足道的原因就是并不是每个武者都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姻缘,除了双修的道侣之外,很少有人愿意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成为了主流,另外宗门,学院也是少男少女的集结之地,过了青春悸动的年纪,修炼武道才是武者的正确选择,在正确的年纪做正确的事,这就是高效率啊。
  “老大,你们二人享用如此奢华的大船,是不是有点浪费资源啊。”上官明牵着秦可儿的手,笑着说到,“老大,你不会对我表姐有非分之想吧。”
  盛世刚踏上三层的花船,他转身跃下,躬身说到,“上官公子请。”
  “这还差不多。”上官明拉着秦可儿上船,“姐姐,她没对你做什么吧。”
  上官明秋羞红了脸,瞪一眼上官明,嫃怒到,“在胡说八道,小心我教训你。”
  “真是女子外向,这还没过门就不要弟弟了。”上官明毫不客气的坐到桌前,捏起一颗葡萄放入口中,“嗯,这味道真是不错,吃着水果,听着小曲儿,佳人相伴,赏秦河沿岸风光,这才是人生乐趣啊。”
  “那你们小两口慢慢享用。”上官明秋说完飞身跃下船去。
  “老大,姐姐,我没有要赶你们走的意思啊。”上官明说到,“我和秦可儿是名正言顺的,既有媒妁之言也有父母之命,另外我们也是自由恋爱啊,你们不用回避的,我又不嫌电灯泡亮。”
  “你脸皮比秦城城墙还厚。”盛世笑着说到。
  “老大,这话你说了可不是一次了。”上官明贱笑到,“若是真较量起来,这城墙还真承受不住,我用脸还真能撞出个洞来,你信不信?”
  “不管盛世信不信,姐是一定信你的。”上官明秋掩嘴笑道,“可儿妹子,你小心被她带坏了。”
  “姐姐放心,我一定会的。”秦可儿娇笑到,“我是夫唱妇随的,只是不知道姐姐是什么样的人啊?”
  “唉,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原来我还不信,现在我是真信了。”上官明秋叹口气说到。
  “赶紧开船,离我远点!”盛世无奈的喊到,“日落之时再此等候,我们要上船饮酒赏月的。”
  “那可不一定,看我心情吧。”上官明摆手告别,半搂着秦可儿离岸而去。
  “你怎么也下来了?”盛世说到。
  “那你是为什么?”上官明秋笑盈盈的问到。
  “有上官明在的地方你别想清净,这小子很是烦人。”盛世说到。
  “我比你更了解他啊。”上官明秋说到,“我们去坊市转转。”
  盛世头前带路,上官明秋心花怒放的跟在他的背后。
  此刻,她思念了十年的少年已经长大成人,虽然他还略显稚嫩,也不够威武雄壮,但她坚信,她眼前的那个少年已经成长为真正的男子汉,可以为她挡风遮雨。
  盛世和上官明秋这对俊男靓女在人流如梭的坊市之中,也是异常的扎眼。经过昨日的盛王之战,秦城的人哪个不认识盛家的少族长和天山宗的上官明秋。再说,天山宗的高调退亲也让秦城的吃瓜群众们很是热烈的讨论过,他们甚至在赌坊中很是豪赌了一把啊。输的快要投河自尽的浪子们恨了盛世和上官明秋这对鸳鸯很久,现在想起也是心中隐隐作痛啊。但是赌徒们依旧热衷于赌博,赌场如战场,有输就有赢啊。
  于是,盛王之战的输赢一下成了昨日赌坊的热门,只是这次无论是赌坊还是赌客都异常的谨慎,赔率很温和,下注的更是温柔,他们都怕秋后算账啊。无论谁赢,只要你开的赔率让对方感到不爽,这特么就是生死门槛啊,赌客们也怕下注的名单被关注啊。这种思维下导致的后果是,无论谁赢大家都是喜笑颜开啊,他们谁都没有得罪,胜负本就是五五开不是,他们两家都买就是。
  “少坊主好。”
  “上官仙子好。”
  ……
  盛世和上官明秋就这么被关注注着在坊市中闲逛。
  好事之徒永远不缺少谈资,就像是赌徒永远不缺赌局一样。
  赌坊之中很快就开出奇葩赌盘,盛世和上官明秋会不会牵手。赌注最大一个金币,最少一个铜板,赔率为零。所有赌金用来买一件礼物送给这对情侣。
  下注者蜂拥而至,赌坊忙的不亦乐乎,对于这赌局根本没有输赢,有的只是他们享受赌局的谈资和所有参与者对这情人的祝福。
  原本拥挤的坊市一下变得不在拥挤,所有看见盛世和上官明秋的人也不在客气的打招呼,他们都下意识的看一眼那两人的距离,以此判断他们的手会不会牵在一起。
  秦家的百宝阁一夜之间就在盛家坊市最热闹的地段开业,秦河另一边的王家坊市正在盛春秋的监督之下整理和改造,不出十日,原来的王家坊市和盛家坊市就会跨越秦河连在一起,变成一个全新的盛家坊市。
  “秦城主的速度真是了不得,一夜之间,百宝阁竟然一切就绪开业迎宾,只是不知道都有些什么宝贝。”盛世说到,“不如我们进去看看?”
  “好啊。”上官明秋说到,“我早听闻秦家的拍卖行什么奇珍异宝都能淘到,这百宝阁定是不凡。”
  “公子请。”
  “仙子请。”
  秦家的迎宾侍女恭敬热情的招呼到。
  “原来是盛公子和上官仙子驾到,有失远迎。”秦昊笑着说都到,“快请快请。”
  “秦伯父客气。”盛世说到。
  “叨扰秦伯父了。”上官明秋说到。
  秦昊哈哈大笑,他对盛世的称呼很是满意,城主和伯父可是有着巨大的差别,一个客套的官话,一个则是自家人的尊称。
  “一楼都是些普通之物,怕是入不了二位的法眼,”秦昊说到,“你们二人去二楼转一下,看上什么直接取走,就当是我这个做伯父的一点心意。我就不陪二位了,免得尴尬。”
  盛世和上官明秋又跟秦昊客套寒暄一番,二人这才转上二楼。
  二楼优雅的环境和精致的布局甚是让人舒心,一楼的吵闹竟是一点也听不到,这显然是特意布置了隔音的阵法。
  “这串鲛珠相当不错,”盛世说到。
  “公子真是好眼力。”美女侍者取出鲛珠项链说到,“这是南海鲛人泪滴所化,甚是珍贵,南海鲛人本就稀有,鲛人泪滴更是不可多得,这串项链足有十颗鲛珠制成,足见这它的稀有程度。稀有还只是其一,最主要的是鲛珠的功用堪称神奇,不仅能美容延年益寿,还能提高武者对灵力的感知和操控力,对先天境武者的作用更是显著,不仅沉心静气,更能机运常伴,令修炼事半功倍。公子,我说这么多都是它本身的作用,最重要一点我还没说,那就是它与这位仙子简直是绝配,有了它,这位仙子的美貌气质将更上一层楼。”
  “买了买了。”盛世笑着说到,“美女,报价吧。”
  “一万灵石。”美女说到。
  “嘶,”盛世倒吸口凉气,这价格也太高了,他看一眼满脸惊喜的上官明秋,心中暗暗叫苦,他现在虽说有些灵石,但一万灵石他是真那不出啊,“那个美女,不知能不能优惠些?”
  “公子这是成本价,实在优惠不得。”侍女为难的说到。
  “哼!穷鬼,没钱还学人泡妞。”一位身着金色锦袍雍容华贵的少年鄙视的说到,“拿不出灵石就给小爷滚一边去,这鲛珠小爷我要了。”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