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218/一步一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想必净道心的试炼已经开始。”魏长空望一眼城主府方向,笑眯眯的放下茶杯,“新茶的香味已经淡了,徒儿,你想不想去试试?”
  “晚了。”盛世笑着说到,“我再换壶新茶。”
  “此时正好。”魏长空沾一滴茶水,弹向盛世的没心,“静心,为师送你过去。”
  盛世一阵飘忽,等他再睁开眼时,已经出现在山下的石阶旁。
  程大伟感受到灵力波动,正要出手之时,他看着突然出现的盛世,面色微寒,“你来此作甚。”
  话出口之后,他就感知到一道最熟悉的神念,他没有想到恩师会在此时此地出现,他再次看向盛世,惊讶的说了句,“师弟?”
  一切都不用再解释,他和孟莉莉四人关系亲密,不是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同事,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四人有一个共同的老师,师父曾经对他们说过,他们四人是他此生仅有的弟子,可现在怎么又多了一个师弟?
  “老师让我来净道心。”盛世不在看程大伟,“规则我都懂。”
  “你不是放弃了?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唐婉兴奋的拉住盛世的胳膊,感觉到其余人的目光有异之后,赶紧松了手,但她却是没有闲下来,“快说说,你是怎么回事?一定走后门了,没想到你关系这么硬。”
  “我要是告诉你,圣武学院的魏副院长是我老师,你信不信?”盛世笑着说到。
  “太能信了。”唐婉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怪不得你敢这么嚣张,原来是院长的弟子,如此来说你的确不用参加招生比试,不过我很纳闷,你明明可以拼师尊,为什么要这么倔强的凭能力呢。”
  “能做院长大人的弟子,你以为他实力会弱!”蓝生亮说到,“他在第一轮弃权是在给我们机会,不然我们一定会被淘汰,反正我不是他的对手。”
  “我也不是。”月明州一脸轻松的说到,他对盛世的怨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院长大人的弟子,这是他们这些世家子弟没法比的,十万灵石花的一点不亏,幸亏恩怨已经了结,不然谋杀圣武学院副院长的弟子这个罪名,足够让他的家族除名。
  “有后台就是要嚣张。”上官云海止住脚步,“我们在归云城见过,你和我叔叔成了莫逆之交,按理来我小你一辈,但我只认强者,不认亲戚。”
  “我们还是平辈论交情的好,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多一位大侄子。”盛世说到。
  “再废话全部淘汰。”程大伟冷着脸,他想和自己的小师弟聊聊,可此时实在不变,从收到师尊的神念之后,他回想了一下盛世的所有行为,高调,嚣张,目中无人这些另他反感的品质都成了这个小师弟的有点,谁让他是自己的小师弟呢,他此时觉得这个小师弟还是有些不够霸道,不能提现出他们师门的骄傲,若是换成他,当日那个南海宗的交流生不能只断一臂了事。
  “我来打个头阵,试试这台阶有什么猫腻。”慕容云海冲着众人一抱拳,向台阶踏去。
  慕容云海说的很是豪迈,甚至有些看不起这些台阶,可他在行动上却是谨慎,一杆神州军队标配的长枪被他握在手中,先前的不屑转换成一丝凝重,他是从北疆战场上活着回来的少年,战斗是他的本能。
  “杀!”
  慕容云海大吼一声,在他的脚落在白玉石阶之时,他怒吼着刺出一枪,凛冽的杀气中透着浓重的血腥气。
  “净道心练的是心。”唐婉说到,“慕容云海刺出的一枪是必杀技,虽然我们看不见他遇到了什么,但那一定是他心中的恐惧,各位,我们还是好好想想自己心中的恐惧吧,这事谁也帮不了谁,只能靠自己强大的内心去战胜恐惧。”
  慕容云海望着血色的天空,空气中到处都是血腥的气味,地面上尸横遍野,血流漂橹,他手中长枪上还滴着敌人的血液,在他的面前是一座关隘,一百阶血红的石阶咕咕的留着血液,他的战友全部战死,只剩他一个人冲到这里,他的一只脚已经踏上石阶,他要冲杀上去,杀光这些半人半魔的敌人,夺下这座关隘,为了死去的兄弟报仇。
  慕容云海踏上第二阶台阶,一个手持狼牙棒,口嚼着半只人类手臂的半魔人挡在他的面前,从他牙缝间流落的血水和血肉低落在他强壮的胸膛上,干涩瘆人的腔调从他泛着腥臭的口中发出,“人类,我要吃了你。”
  慕容云海轻蔑的一笑,这种话语他已经听过很多次,凡事对他说过这种话的半魔人都死在了他的枪下。
  巨大的狼牙棒从天而降,带着他同袍的血水兜头向他袭来。
  “死!”慕容云海双手紧握长枪,无视向他袭来的狼牙棒,长枪带着仇恨从半魔人的下颚刺入,森寒的枪尖从他的天灵盖直透而出,半魔人连一丝惨叫都没有发出,巨大的体形轰然咋开,溅射了慕容云海一身的血色。
  慕容云海抹掉脸上的血水,又踏上一步,然后又是必杀一枪。
  ……
  当慕容云海两只脚都落在第九十九阶石阶之上时,他破烂不堪的玄色衣衫再也藏不住血,半魔人的血混着他的血顺着衣衫流淌,他的左肩向下耷拉着,显然已经废掉,他一只手紧握着弯曲的铁枪,平静的望着前方,剧烈起伏的胸膛掩盖着他的痛苦。
  “这也太惨了,换成我早撑不住了。”唐婉心悸的说到,“最后一阶,不知道他能不能挺住。”
  “这小子上过真正的战场!”蓝生亮惊讶的说到,“我一直以为他是躺在叔叔的功劳簿成长起来的,和我们一样都是纨绔子弟,没想到啊,佩服,佩服!”
  “他是在北疆的战斗中晋级先天境的,这些年一直在猎杀半魔人。”盛世唏嘘道,“这种对手我都有些害怕。”
  “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唐婉问到。
  “我和他叔叔是至交,你不会忘了吧。”盛世笑到,“若是论起辈分,我还是他的长辈。”
  “切!”唐婉不屑的说到,“你只会占人便宜。”
  “有内涵呦!”蓝生亮坏笑着说道。
  唐婉正要发作,只听得慕容云海一声怒吼,他的外袍被鼓荡的灵力震碎,露出伤痕累累的脊背,他背上的伤都是陈年旧伤,每一道虬结的伤痕都代表他曾经的荣耀。
  他抬起脚,狠狠的踏上最后一阶石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