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221/两代圣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优美的琴声在薄雾笼罩的百花谷中响起,即便不懂得音律,也会被这琴声陶醉。※菠$萝$小※说所有美好的音律都是由心而生,琴声即是心声,它代表着抚琴人此时此刻的心意,宁静恬和,却又有丝丝缕缕说不清的情愫。
  这是一座东西南三面环山的小山谷,谷中盛开着千姿佰艳的花朵,一条瀑布悬挂南面的山崖之上,阳光从天上倾洒而下,无数彩虹在水雾中若隐若现,宛若仙境。
  倾斜而下的瀑布沿着东面的山脚和花田边沿向北流出山谷,一架木质的水车吱吱呀呀将河水提到花田的水渠中。
  足有百亩大小的花田中央有一座八角亭台,琴声就是这里传出,引的彩蝶翩翩起舞。
  叮——
  琴弦突然断了一根,面带轻纱的女子眉头微蹙,略显心烦的起身,望着远处的瀑布出神。
  “圣女请恕罪。”
  面容姣好的青衣少女,脸色微白,她双手叠在腰间,紧行到主人的身后深拜。
  “青衣,这与你无关,我心静不宁。”白衣圣女揭开面纱,露出绝色的容颜,这瞬间百花谷的花也失了颜色,盛世此时若是在此,他一定会认出这位女子,她不是若离是谁。
  “圣女,族长传下话来,你随时可以去见上代圣女。”青衣没有起身。
  “起来吧。”云若离微微一笑,说到,“以后不用这般小心,你只当我是你的姐妹就好。”
  “青衣不敢。”青衣这才起身退到一边,虽然她们年纪相仿,但在圣女面前她无论如何也不敢僭越,要是让族长知道她与圣女姐妹相称,非把她挫骨扬灰不可,神族的圣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即便是被幽禁的上代圣女,族中也不敢有人妄言议论,十几年前,上代圣女刚回族时,一位族中长老指着上代圣女说她侮辱了圣女的名声,还没等他的话说完,族长就以雷霆手段将那位长老当场灭杀。族长说过即便圣女犯了大罪,除了她,谁敢亵渎圣女半句,杀无赦!这就是圣女的地位!
  青衣原本是个跳脱开朗的小姑娘,她今年也才十五岁,正是芳华年纪,可对她的主人还不了解,自从云若离被确立为神族新一代圣女之后,她消失了十四年,直到前不久她才回来加冕圣女冠,她这个侍女虽是十年前指定的,从未见过圣女的面,若是他们一起长大,一起修炼,她才不会拘谨。
  从圣女的琴声中她听出了一些别样的心思,圣女这是有喜欢的人了啊。青衣小心翼翼的在嘴角抿上一丝微笑,不知圣女的如意郎君是什么样的才俊,等厮混熟了,一定要帮圣女把把关。
  “走了,去见上一代的圣女。”云若离看着低头藏笑的青衣,“想什么呢,这么高兴。”
  “没,没什么。”青衣赶紧扶着盛若离出了凉亭,登上两只白鹿拉着的神撵飞空而去。
  “你可见过上任圣女”盛若离坐到青衣身边,伸手缠绕着从身旁飞过的云朵。
  “圣女峰有族长大人亲设的禁制,谁也进不去。也没人敢往圣女峰周边去啊,”青衣谨慎的看了看四周,说到,“这十几年连圣女峰这三个字都是忌讳,我有几个胆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圣女为什么去看望?”
  “我不想见她。”云若离说到,“只是我师父想我去见她,毕竟她是我的师姐,所以去见一下也无妨。我的这位师姐真会选地方,她在圣女峰上能欣赏瀑布和百花谷的风景,也不算寂寞了。”
  “可是没有自由啊。”青衣说到,“年复一年的看,再美的风景也会厌倦。”
  “我又何尝有自由。”云若离撩拨着神撵旁柔软的白云,“我更向往人间的世界,那里有很多有趣的人和故事,若不是师父催得紧,我才不愿意回来。”
  “神族不能没有圣女。”青衣认真的说到。
  “没想到圣女峰这么漂亮。”
  云若离望着皑皑白雪的圣女峰赞叹到,“谁能想到百花谷的上面封印着一座神山。”
  白鹿拉着神撵穿过水纹似的空间屏障,平稳的降落在雪山顶部一座宫殿前。
  “从这里望去,真的望不见百花谷和瀑布。”青衣失望的说到。
  “只要想看都可以看到。”云起落寞雍懒的娇容配上一袭锦缎抹胸宫装,让云若离的绝色容颜也失了三分颜色,“恭迎圣女。”
  “师姐不必客气。”云若离在青衣的搀扶下下了车,“师姐住的地方真是雅致。”
  “圣女谬赞了。”云起没有行礼,连个笑容也没有,说句恭迎圣女,她就算是给了面子,除了师父,她和女娲神族所有的人都有大仇,她自然不会对谁客气,若不是为了儿子的安全,当年根本不可能跟随师父回来。
  “师姐不请我去你的寝殿坐坐。”云若离并排站到云起身边,她挥手示意青衣退去,“你去百花谷等我。”
  云起冷眼看了看云若离,“此处风景不错,我在此看了十几年,体味出不少滋味,圣女也可以体味一下。”
  “你等的人不会来了。”云若离说到,“我前几日听醉酒的师父说的,他说那个人坠入了空间裂缝,很难存活,族中几位长老一直没有找到那个人的一丝痕迹。我想他是想借我告诉你这个事实。”
  “活着的总归会活着。”云起嘴角泛起一抹温情的笑意,“师父可还好?”
  “从下界回来之后,我也只见过他一次。”云若离说到,“他每日忙着酿酒炼丹,活的潇洒自在。”
  “你去过下界”云起莫名的紧张起来,莫不是我儿盛世的身份泄露,族长派她去……
  “我一直在下界历练,这次若不是族长逼着师父带我回来加冕,我才不想回来,人间比这死气沉沉的神族好的太多。”云若离笑着说到,“我还有个人间的名字呢,叫盛若离,师姐觉得好听吗?”
  云起心中狂澜惊起,盛若离!难道她这些年一直在盛家?这不可能,师父从没提起过她在盛家啊!
  “圣女,咱们进殿叙话,我对人间的见闻很好奇,不知圣女可否给我讲讲?”云起转身拉着云若离快步向宫殿内走去。
  云若离任由云起拉着,疑惑道她的手心里怎么全是汗,而且还在颤抖?虽说她们是名义上的同门师姐妹,可那也只是名义上,她早就逐出师门了好吧,连师父都不认她这个徒弟,作为新一代的圣女,她自然也不会承认他们的关系。云起,她只有一个身份,女娲神族的囚徒!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盛世神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