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252/噬金鼠的牙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们是自由之身,没有主人。”寻金鼠勉强镇静下来,那团火焰太恐怖,他敏锐的判断力只是一眼就已经断定,若是被这火焰附身,肉体和神魂顷刻间化为乌有。
  “还敢说谎!”盛世说到,“只有武者豢养的寻金鼠和噬金鼠才会进化,你们的本体和普通的老鼠没什么区别,只是寻金鼠对有灵之物的感应强烈,能轻松的寻找到隐藏的宝贝,而噬金鼠天生一副好牙口,能遁地穿墙,连传说中的金刚玉都能咬动,是寻金鼠的好搭档,你说你们没有主人,你们是怎么进化成灵兽的,又怎么化形成人,巧合?你们难道忘了,野生的寻金鼠和噬金鼠是敌人,寻金鼠找到的宝贝大多被跟踪的噬金鼠抢走,你们能成为朋友?笑话!”
  “你怎么对我们这么了解?”噬金鼠无奈的说到,“算了,我们兄弟认栽了,都怪我们贪图享受,不思进去,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是一阶灵兽,若是听从主人的话,何止如此,被一个先天七层的武者吊打,若是主人知道,他一定会气的诈尸。”
  “你们不会是龙墓主人的灵兽吧。”盛世笑到,“这有点扯淡,你们怎么可能活这么久?”
  “孤陋寡闻。”寻金鼠不屑的说到,“你这么了解我们,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有悠久的寿命,何况我们是灵兽,只要灵力不灭,我们可以永久存在。”
  “那你们真还没够笨的,活了这么久连二阶灵兽也不是。”盛世笑到。
  “进阶需要大量的资源,可我们的资源得用来续命,万一晋级失败,不是浪费生命吗。你这人类真是够笨的。”寻金鼠耸耸尖尖的长耳朵,“何况我们还有任务,主人帮我们化形,让我兄弟二人在这里看守龙墓,我们兄弟自当尽职尽责,修炼的事情有主人的命令重要吗?白痴。”
  “你们有点高傲啊,到现在你们还没搞清自己的处境,敢骂我,呵呵,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大哥大哥,我们错了。”寻金鼠和噬金鼠连忙认错,眼前的这个人类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刚刚我们不是聊的很愉快?话说你能把火焰收了吗,你看我们两个是能逃走的样子吗?
  “哇!那里有宝贝!”寻金鼠指着盛世背后突然兴奋的说到,“我感觉那是一件上品灵器。”
  “绝对是!”噬金鼠一副贪婪的表情。
  “呵呵!”盛世冷笑到,“继续!”
  “你怎么不上当?”寻金鼠无奈的说到,“人类不是都对突如其来的消息好奇吗?哪怕你回头看一眼呢!”
  “我一回头,你们不就溜了?”盛世手中的星辰剑在他二人面前晃来晃去。
  “你小心点,这剑很锋利的。”噬金鼠说着,喀的一口要住星辰剑。
  “我咬,我咬喀”噬金鼠脸都憋红了,不能再咬下去,再咬下去牙都崩了,“这什么材质?上品灵器我都拿来当零食,这怎么咬不动!”
  “你慢慢来。”盛世松了手,任由噬金鼠抱着星辰剑不停的换着角度,从剑尖一直试验到剑柄。
  “你要倒霉了。”盛世抱着手笑呵呵的说到,“我这把剑可是有个傲娇的剑灵的。”
  “把你的张嘴拿开!”木清清突然出现,恶狠狠的瞪着噬金鼠。
  啪!
  噬金鼠的表情一僵,双手一抖,星辰剑掉落到地上。
  “先天境的剑灵,哈哈哈”寻金鼠看着木清清大笑起来,“小姑娘,你是来搞笑的吗?”
  啪!啪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寻金鼠再也笑不起来,他的脸肿的老高,想求饶,却是张不开嘴,嘴角的血不停的往外流。
  “你是个疯子!”噬金鼠瞪着木清清,“有种对我来,放开我弟弟。”
  “好啊。”木清清活动下手掌,“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你有几颗牙?”
  噬金鼠莫名的感到一阵冰寒,他喉头咕嘟一下,双手快的遮住脸。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
  “让你躲过去,姑奶奶不白混了。”木清清得意的看着噬金鼠微微肿起的半边脸,有些诧异,“你的脸皮这么厚?竟然没打掉你的牙?”
  “哼哼”噬金鼠笑着吐出一口鲜血,“想打掉我的牙,你还得修炼几年。”
  “姑奶奶还不信了。”木清清左右开弓,无论噬金鼠怎么遮挡躲避,木清清的巴掌都精准的打在他的脸上。
  “我啪去啪啪”
  “咦,你的牙真够硬!”
  啪啪啪!
  噬金鼠的脸慢慢的开始变形
  “大哥,你求饶吧,我知道你抗打,可这位姑奶奶手上的力道太重了!”寻金鼠胆颤心惊的劝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啪啪啪!
  “停停停!”噬金鼠含混不清的喊到,“姑奶奶手下留情!”
  “不打掉你的牙,姑奶奶不会停手。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木清清没好气的说到。
  “人类,你快让这位姑奶奶停手,再打下去,我大哥连命也没了。”寻金鼠哀求到,“只要你让她住手,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不,我们兄弟认你为主,余生供你驱使,为你寻尽天下至宝。”
  “咳咳。”盛世清清嗓子,斟酌着说到,“那个木清清,请你住手。”
  木清清回头瞪着盛世,“你敢命令我?还是你也想体验一下?”
  “我是在请求你住手,你别乱来,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盛世往后退了一步,“我觉得噬金鼠有话想说,他好几次想张口,都被你打回去了,给人家个机会吧。”
  木清清甩甩手,“有话快说,别浪费姑奶奶的时间。”
  噬金鼠被打的眼冒金星,神魂不稳,他见木清清停手,终于有机会说话,“赌了了”
  “说人话,嘴漏风咋的。”盛世说到。
  “额”噬金鼠活动一下猪头般的脑袋,理理混乱的思绪,哇的吐出一口浓稠的血液,他伸手清开那摊血液,从中取出一个牙套似的物体,委屈的说到,“牙!我的牙!我的牙套!”
  噬金鼠把牙套擦拭一番嵌入口中,可怜兮兮的说到,“姑奶奶,你打死我也打不掉我的牙啊,我戴假牙很多年了。”
  盛世
  木清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