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253/供养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盛世慷慨的拿出两颗无痕丹给寻金鼠和噬金鼠分别喂下。
  半个时辰之后,寻金鼠和噬金鼠二人恢复如初,凝固的地面在木清清一掌之下破碎松动。
  “主人。”寻金鼠拉着倔强的噬金鼠跪倒在地,“我二人誓为主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不相信宣誓。”盛世手指在空中刻画出两份灵兽契约,“这是灵兽契约,相比誓言,我更相信有约束的契约精神,你们可以选择接受,也可以选择离去。”
  寻金鼠毫不犹豫的将一份契约吸入神魂中,噬金鼠犹豫不决,他想离开,当他看到木清清手中的剑微微举起时,他立刻抓起那份契约拍入眉心。
  “算你们识相。”木清清说完连人带剑一起消失。
  “主人,你是不是也是为了老主人的传承来的。”寻金鼠说到,“这两天我们兄弟可是看了不少热闹,这些人都是徒劳,累死他们也找不到老主人的传承。”
  “传承不会在你们手里吧!”盛世说到,“的确,放在你们手里更安全。”
  “我们也不知道传承在哪里。”噬金鼠说到,“我曾怀疑这龙墓里根本没有传承。”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寻金鼠说到,“这座龙墓也许是老主人的一个障眼法,因为你们不是第一批进来的,这座龙墓每隔几百年就会虚弱一阵,然后无数少年天才进来寻找机缘,不过好像我没见过有人活着出去。”
  “此话当真?”盛世心中一紧,若真是如此,这龙墓是一个阴谋,只是它吸引这么多武者来此做什么?
  “主墓只有阵法虚弱的时候才会打开。”寻金鼠说到,“我们两个无法进入主墓,但我却能感应到主墓之中的确没有什么灵宝,倒是死亡气息浓厚。”
  “你是说进入主墓的人一个都没出来过?”盛世更加疑惑,看来要想知道龙墓的秘密一定要进入主墓探个究竟。
  “千真万确。”噬金鼠说到,“而且每次龙墓开启,进来的人都不一样。”
  “废话。”盛世笑到,“要事一样才奇怪了。”
  “我是说人种不一样。”噬金鼠一副鄙视的模样,“我记得以前来过的有妖人族,有精灵族,海族,好像还有魔族,至于像主人的人族,好像是第一次。”
  盛世将龙墓出现的前因后果仔细的想了想,先是秦可儿被青龙所伤,然后一个散修无意间采摘到一颗龙涎果,再然后他用龙涎果治好了秦可儿的伤,青龙的消息被灵老看破,他自以为瞒得严实,岂不知秦可儿的伤曾经闹得沸沸扬扬,以秦家的实力,肯定找过无数人医治,秦可儿的描述虽然模糊,但还是会有人猜测到青龙身上,再然后,青龙进入龙墓的消息一下被多个大势力掌握
  尼玛,现在想来这是个一环扣一环的无数个巧合建立起来的陷阱,目的是这些进入龙墓的武者。
  “你们的老主人到底是谁?”盛世突然问到,他甚至控制了寻金鼠和噬金鼠的魂印,一旦现他们两个敢说谎,他会立刻将魂印引爆。
  “主人饶命。”寻金鼠和噬金鼠吓的瑟瑟抖。
  “说实话,否则死!”盛世阴沉沉的说到,“这是检验你们忠心的时刻。”
  “主人我来说。”寻金鼠拦下噬金鼠,他知道这位哥哥有些怨气未消,万一他说错话,尼玛,他兄弟二人立刻挺尸,“我们两个虽然跟随老主人多年,但我们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叫供养者,这座龙墓的确是老主人的陵墓,他建造陵墓时很开心,一点也没有对死亡的惧怕或者担忧,等陵墓建好之时,老主人不忍杀我们两个,解除了契约,让我们在主墓之外生活,不得靠近主墓一步,否则会死无葬身之地。也不知是几百或几千年前,我们两个算计了一个精灵族的丹师,确认了老主人给我们两个的是真正的化形丹,而不是毒药,这才化形成人,生活在这片树林地下,要不是嗅到主人的飞艇是个稀罕的灵宝,我们二人也不会算计主人你。”
  “供养者?”盛世确定寻金鼠所说的都是实话,只是他搞不懂什么是供养者,难道这龙墓的主人是在以自身供养什么东西?
  青龙!盛世脑海内灵光闪现,如果供养者青龙族的青龙饲者,那这一切都解释的通了。他在识海内翻出驭灵篇,找到青龙的介绍,神兽青龙分为化生,胎生,卵生三者,化生者为蛟类或含有青龙龙族血脉的灵兽突破桎梏飞升而来,胎生者青龙族传承,卵生者,极为罕见且化生之途需要大量灵力,非供养者以血祭之法不可孵化!
  “主墓是供养青龙的血祭之阵。”盛世正色说到,“你们的老主人对你们的确不错,你们若是不听劝告进入主墓,都会化为青龙的养料。
  放心,跟着我,你们一样不会受到虐待,我是二阶丹师,至少不会缺了你们的丹药。”
  “谢主人赏赐。”寻金鼠和噬金鼠看着手中的丹药两眼放光。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我的朋友都奔着主墓去了,我要救他们。”
  “主人,前方二十里外就是主墓入口,而这座上是毕竟之路。我们可以在这里等他们。”噬金鼠说到,“主人可有办法联络你的朋友。”
  “你们到山顶清理一块空地出来,我信号引他们来此。”
  寻金鼠和噬金鼠领命,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们就在山顶清理出一个方圆几十丈的空地。
  啾!啪!
  盛世将圣武学院的信号弹射之后,又引了一颗天山宗的信号弹。
  “我们怎么办?”孙旭看着即将开启的主墓,犹豫不决的看着风行客。
  “肯定是盛世!”风行客看着先后绽放的两颗信号弹,决然转身,“走,去救他!”
  “静兰师姐你看,是我们天山宗的信号弹!”月之来拉着她身边的绝色女子说到,“会不会是明秋师妹,她失踪一天了。”
  “去看看。”静兰和月之踏上灵鹤飞向信号升起的地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