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255/伊人可安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风行客等人打扫完战场,加入到早餐的队伍,似乎阴煞宗七鬼被秒杀,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若是跑掉一个那才是不可原谅。
  “我们必须想办法离开龙墓。”盛世给众人说完自己的推断之后加上这一句。
  “魏副院长说过,只有传承被人取走之后,龙墓的禁制才能消失。”风行客吃掉一碗灵米饭,起身又从瓦罐中盛了一碗,“盛学弟做饭的水平很好,以后再去别处探险,一定得叫上你。”
  “能活着出去再说吧。”李忠翻个白眼,“按目前的情况看,我们绝对是吃一顿少一顿,再来一碗!”
  “我很担心明秋师妹。”月之说到,“我们天山宗弟子只有我们三个人进来,现在明秋师妹失踪,这可怎么办?”
  “不会吧,你们天山宗那么多天才,为何只让你们三个进来。”曹亚军惊叹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天山宗没人呢。”
  “三师叔说龙墓情况不明,为了以防万一,不能一下进来太多弟子。”静兰说到,“本来我们三人不是最佳人选,可是不知明秋师妹怎么说服三师叔的,最终让我们三个进来,其余的师兄妹都在外等候。”
  “你三师叔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风行客说到,“她竟然能提前预知结果。”
  “三师叔精通易数。”月之说到,“只是她也看不透,只能推算出此行虽有大风险,但也有很大的变数。”
  “看来盛世学弟就是那个变数。”李忠说到,“盛学弟,说说的看法。”
  “主墓我们是绝对不能进去的,一旦供养者的阵法激活,必死无疑。据我判断,主墓的血阵是为了孵化青龙而设,如今青龙已经是二阶灵兽,它为何还要引诱我们进来?”盛世说到。
  “修者是高级的灵兽大补之物,就像是人族喜欢吃丹药进阶一样。”寻金鼠说到,“龙族善淫喜食人,这是它的本性,何况它是靠供养者的血肉成长的。”
  “既然传承是个陷阱,那我们想要出去只有一个办法,那是干掉青龙。”风行客说到,“如果我所料不错,盛世学弟是奔着青龙来的,作为一个驭兽师,神兽是最大的诱惑。”
  “不错,只要我们俩手制服或重伤青龙,我就有办法收服它。”盛世说到,“问题是,在二阶灵兽面前我们有多大的胜算。这是它的主场。”
  “先不讲胜算如何,我们从现在起就是猎龙小队。”李忠豪情万丈的说到,“如果活着出去,将来我可以风骚的告诉我的后背,你老子当年可是猎杀过神龙的存在,哈哈……”
  “万一死了呢!”陈晨说到,“我是不是得给你立个碑,上面写龙粪之墓?还是别的?”
  “你大爷的。”李忠笑着打了陈晨一拳,“活着干死了算,老子死了你爱写什么写什么,不过说的好像你能活着似的。”
  “死人是肯定的。”盛世说到,“不想干的我不勉强,现在我们最紧要的是要找到上官明秋。”
  “那就开工吧。”李忠说到,“要是连找你未婚妻都找不到,我们这个屠龙小队也可以解散了。”
  盛世取出一柄通明如冰的小剑,“寻金鼠,这是上官明秋送我的灵剑,你能根据这剑上残留的灵力气息,找到剑的主人吗?”
  “主人,这剑上的气息不是你的吗?”寻金鼠嗅了嗅灵剑,对着盛世翻个白眼。
  “你欠打不是?”盛世面色为冷,“这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这剑上确实有主人的气息啊。”寻金鼠略显委屈的说到,“不过还有一个女子的气息,哇,主人,她长的好漂亮,真是国色天香,美若天仙,主人,还没得手啊?啧啧,真是可惜……”
  “正经点。”盛世脸上有点挂不住,“你只记住她的气息就是,哪来的这么多废话,再敢乱说,小心割了你的舌头下酒。”
  “嗯嗯!”寻金鼠不停的点头,不在多说一个字。
  “师妹竟然将师尊赐予她的万年冰玉剑送给他了。”静兰心中很是震惊,这柄万年冰玉剑是师尊芙蓉仙子最得意的炼器之作,当年师尊为了炼制这柄剑呕尽心血,耗费了十年的心神才炼制成功,师尊曾言,此剑可做为天山宗的镇山之宝。没想到师妹将它给了盛世,由此可见,这个少年在师妹心中的分量有多重,细想当日师妹宁愿违背师命也要维护那份婚约,不是她眼光独特看出了盛世的潜龙之资,而是她真心的爱着这个少年,幸好他没有让天山宗的所有人失望,不然真不知道明秋会惹出什么惊天的大事来,尽管心中震惊,她说的话也只有师妹月之一个人才能听见。
  “师姐,这有什么奇怪的。明秋师妹的心早就长在眼前的这个人身上了,幸好他还算有良心,没有辜负明秋师妹的痴心,知道担心师妹的安慰。”月之低声说道,“你说那个三年之约会是皆大欢喜吗?”
  “你担心什么呢,没看见咱们的宗门至宝都落人家手里了。”
  ……
  灰雾笼罩的沼泽里,浓郁的死气让人看不见生的希望,咕嘟咕嘟的气泡从黑色的水泡里冒出,仿佛有什么可怕的生物要破开烂糟糟的污泥和尸骨而出,这里没有植物,没后生命,有的只是枯树,枯骨和泛着腐臭味的烂泥。
  啪!
  一朵绚丽的烟火在灰雾之下绽放,然后落入沼泽中归于沉寂。
  上官明秋疲惫不堪的坐在一颗枯树之下,眼中满是凌厉的杀意,求救的烟火除了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看到。
  衣衫上的血迹还没有干涸,她知道胸口处的那道伤痕几乎险些刺破她的心脏,灵戒内的止血丹已经用尽,连恢复灵气的丹药也所剩无几,她没有办法让伤口愈合,先前她处理伤口时已经确认伤口溃烂,毒素已经开始慢慢的向体内扩散,如此下去,不出三天,她就会心脉枯竭而亡。
  上官明秋封住心脉处的两处大穴,这样可以有效的延缓疼痛和毒素扩散,她挣扎着站起来,必须尽快的走出去,谁知道那怪物什么时间恢复过来,然后卷土重来。
  她看着沼泽里翻滚越来越快的气泡,手中灵剑光芒四射,恐怖的一剑击出之后,她迅速的飞身后退。
  轰!
  “桀桀!小女娃,我感觉到你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不如你乖乖的放弃抵抗,让我吞噬了你的血肉。”
  一个不足三尺高的黑色骷髅从灵力爆炸的中心怪笑着飞出,他身上的黑色骨骼如同黑色的玉石,骷髅中一团浓郁的黑色火焰不停的跳动,手中的一柄黑色骨剑仿佛和手骨连接在一起。
  “痴心妄想。”上官明秋平静的说到,“我能伤你,就能杀了你。”
  “桀桀,我是黑暗里永生的火焰,没有人可以杀死我。”骷髅晃动着脑袋,“可惜你的天凤血脉还没用觉醒,不然你会更美味,桀桀……”
  “受死!”上官明秋冷喝一声,她想再次发动进攻,可随着体内灵力运行的受阻,哇的喷出一口污血,体内灵力一瞬间不受控制的紊乱起来,她竟然无力再战。
  “女娃儿,是不是连剑也快拿不动了,你的血液已经被我的黑暗业火污染,不用我动手,你也撑不下去了。”骷髅得意的笑到,“如果你愿意拼一把,我可以告诉你激活天凤血脉的方法,那时你以全盛之力和我战一场,胜了,你可以杀我报仇,败了,桀桀……我享用一顿美味佳肴。”
  “是吗?”上官明秋扯下挂在脖子上的玉佩,脸上笑意渐盛,她强忍着剧痛捏碎了玉佩!
  一道绚烂的光华从玉佩中迸发而出,仿佛是明亮的阳光突然刺破黑暗,又如绚丽的烟火在黑夜里绽放……
  那是漫天的雪花飞舞,那是凌厉的剑光杀伐,那是王者的无上荣耀,那是俾睨天下的气势……
  那其实只是一剑,仙王的一剑,它高贵桀骜,它斩天灭地……
  啊!
  黑色骷髅一头扎进沼泽之中,他必须拼尽全力的遁走,因为那力量足以毁灭它的存在。
  灰雾被斩开一道裂缝,地面上的枯树,枯骨,污泥被一剑斩的不复存在……
  上官明秋的身体如同一片枯叶在空中飞舞,飘落……
  ……
  “主人,女主人的气息在这里消失。”寻金鼠看着眼前的灰雾沼泽,“这是怨灵沼泽,如果女主人真在这里面,怕是凶多吉少。”
  “我们进去寻她。”月之急切的往里走去。
  噬金鼠一把拉住她,“怨灵沼泽一旦进入,根本走不出来,这是龙墓里所有亡灵的地盘,怨气极重,我们兄弟从来不敢进去。”
  “主人,你的火焰因该不怕这怨灵沼泽。”寻金鼠说到,“要不你试试?至于其他人还是不要进去,不然等救出女主人,你还要再救他们。”
  “我们这是被无视了吗?”李忠笑着说到。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风行客说到,“难道你感觉不出这灰雾的厉害?寻金鼠说的没错,我们进去只能当累赘。”
  “所有人在外面等着,我不发信号,你们绝对不可以贸然进入。”盛世说完只身进入怨灵沼泽。
  “主人等等我。没有我你会迷路的。”寻金鼠犹豫一下,跟着盛世一起踏入灰雾。
  “你还能感应到上官明秋的气息吗?”盛世周身的火焰让灰雾纷纷退避三舍,几息之间,他们周围三丈之内成了黑暗的禁区。
  “女主人的气息越来越强烈,她应该就在前面。”寻金鼠嗅探一番之后,快速的修正方向向前走去。
  ……
  “不要!”
  盛世看到上官明秋捏碎玉佩之时,想要制止她的冲动,但他的声音被恐怖的一剑斩碎。
  盛世捉住寻金鼠瞬间躲进混沌空间,等他们再出来时,上官明秋正如同一片浮萍般在空中飘飞。
  “我终于等到你了。”上官明秋在盛世的怀里说完这句话后,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盛世抱着上官明秋,看了一眼黑色骷髅消失的地方,瞬间进入混沌空间。
  他把上官明秋放到阿娇的床榻之上,取出一颗二品培元丹在寻金鼠递过的碗里化开,小心翼翼的给她喂服。
  寻金鼠识趣的退出房间,他知道主人接下来要给她疗伤,自己在这呆着不和事宜啊,万一看到了不该看的,搞不好会被灭口的。
  盛世关好房门,伸手正要揭开上官明秋的衣衫,突然脸色一红,她的伤口在胸部,虽然他们有婚约,可……
  “木清清,你出来。”
  “我出来也帮不上忙。”木清清出现在房间内,她看着床榻上的上官明秋,“你小子艳福不浅,真是个美人儿。”
  “请你帮她处理下伤口。”
  “我真的帮不了,我是剑灵,除了会杀人之外不会别的,你要是想让这美人死的快些,我倒是可以帮忙。你是丹师,治病救人是你的职责,”木清清把上官明秋的上衣脱掉,然后把敏感部位遮挡,只露出伤口的位置,“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再见。”
  盛世想让木清清留下,至少有她在场,等上官明秋醒来时不会太尴尬,可是木清清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带上木门时还不忘说一句,“我去给她煮点粥。”
  盛世不在扭捏,现在是治病救人,想那多不好,唉……确实很香艳啊……我……静心!
  盛世的手轻触到上官明秋的胸口时,他突然发现上官明秋惨白的脸升起两朵红晕,“你醒了?”
  上官明秋没有回答,只是脸更红了。
  顾不了那么多了!
  盛世不在看上官明秋的脸,他用冰玉剑将伤口周围的腐肉去掉,然后灵识探入伤口深处,控制着细如发丝的火焰将心脉附近的毒素一一烧除干净,之后将骨刺清理出来,取出一颗接骨丹用手碾碎,撒在接好的断骨处,等骨缝渐渐愈合之后,在她胸前的外伤出敷上一颗碾碎的无痕丹。
  “木清清,进来包扎。”盛世尝试用神识联络木清清,她明明在房间外,却是根本不回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