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257/主墓开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秋师妹没有找到?”
  看到走出怨灵沼泽的只有盛世和寻金鼠后,月之失望至极,如果明秋师妹陨落,她和静兰师姐二人只能自戕谢罪了,“师尊给的护身符启动,明秋师妹怎么会没有找到,不行,我要进去寻找师妹。”
  “明秋已经找到了。”盛世安抚激动的月之和静兰,“她受了重伤,我把她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你们不必担心。”
  “我们想见见师妹。”静兰略露怀疑,这龙墓之中哪有安全的地方,何况你从进怨灵沼泽到出来,一共也没花费多少时间,你说把她送走,送到哪里去了?总要告诉我们一声,不,是要让我们见上一面,确定她的安全。
  “不方便。”盛世直接拒绝,混沌空间是他的秘密,不能谁说想进谁进,搞得人尽皆知,那还叫什么秘密,万一泄露出去,他一个先天境的小修者,身怀一个世界体系,拿他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呵呵,放你们进去容易,想出来恐怕就由不得你们了,若是你们答应做我的奴隶,这个还可以商量商量。
  “你必须交出明秋师妹。”静兰刷的一声抽出长剑,大有一言不合,即刻动手的气势。
  “哼!”盛世冷哼一声,凛冽的杀伐气息透体而出,“天山宗的人都是这么跋扈吗?上官明秋是我的未婚妻,我说不让见就不能见,莫说是你们,即便是你们师尊来了,我也是这个态度。我敬你们是明秋的师姐,但也不要忘了你们天山宗给我的羞辱,若是你们忘记了,我不介意提醒你们一下,但你们最好不要动手,否则,别怪我辣手无情,我想杀你们两个易如反掌。”
  “大哥,谁敢动我们主人一下,撕碎了他。”寻金鼠尖声叫到,“真当我们兄弟二人是摆设不成。”
  噬金鼠无声的挡在盛世面前,他手上的尖刺冒出,闪着摄人心魄的寒光。
  静兰气的脸色苍白,手中的剑一时不知该放下还是端起,这个盛世太强横无礼,连师尊也不放在眼里,她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师姐,盛世师弟是自己人,哪有拿剑杀自家人的。”月之按下静兰的剑,“明秋师妹是盛世师弟的未婚妻,师妹在他那里自然安全的很,我们不要伤了和气,将来明秋师妹会难做的。”
  “哼!”静兰冷哼一声,气呼呼的收剑。
  “盛世师弟往事重提是要和我们划清界线吗?”月之说到,“当日之事我们天山宗纵然考虑不周,让你的颜面尽失,但那不是我们的本意,是宇成师兄自作主张,他现在还在山门面壁思过,用十年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
  若说你没忘记那日的羞辱,我们天山宗也没有忘记,你师尊打落我们师尊一个大境界,还许诺三年之约重上天山宗,难道这不是大羞辱?不要以为你的传承有气节,我们天山宗的人也不是好欺负的,我站在这里,你要打就打,要杀就杀,我绝不还手。
  明秋师妹是我们天山宗的天之骄女,她对你的维护之情连师尊的养育教导之恩都能抵抗,你赢了!我们天山宗认下这份婚约,不是怕你和你的师尊,而是为了维护明秋师妹的名声,这世间有什么好怕的,无外乎一个死字,先贤曾说过,我不惧死奈何以死惧之。
  此时的盛家和天山宗是唇齿之盟,你盛家的盛若离,盛天,盛远现在都是天山宗长老的亲传弟子,试问,我们天山宗那点对你不住?你动不动要雪耻,你雪的哪门子耻辱,等你来天山宗寻仇,我就让他们三个和你斗一斗,看你能拿他们怎么样!”
  盛世登时无语,尼玛,这月之看着一副人蓄无害的娇弱样子,怎么说起话来一套一套,还专门往你心坎里扎,若是真有那一天,还搞个鸡毛啊搞,他总不能把自家人羞辱折煞了吧。最紧要的是,他和上官明秋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他想赖也赖不掉的,唉,现在想想,两年后的天山宗之旅,一波三折啊,他这个姑爷的下场是可以预见的。
  “逞什么能,显着你们能耐了是咋的,狗眼看人低的玩意,不知道月之师姐和静兰师姐是自己人啊,滚一边去。”盛世扒拉开挡在身前的寻金鼠兄弟二人,陪着笑脸说到,“月之师姐不要动怒,都是师弟我不知好歹,你看这事闹得,我也是为了明秋好,她刚受了重伤,我给了处理了伤口,服了丹药,她需要绝对的安静。至于她在哪里,这是我的秘密,还请二位师姐见谅。”
  “你刚才若是这个态度不就结了。”月之忍着笑意说到,“我知道你是二品丹师,你看静兰师姐还在生气,你懂的。”
  “我懂。”盛世取出两个玉瓶,“这是二品无痕丹,养颜美容改善睡眠,还能去腐生肌,功能强大,还请二位师姐笑纳!”
  ……
  寻金鼠和噬金鼠无奈的对视一眼,他们这是跟了个什么主子啊,明明人家要杀你,我们兄弟二人护主在前,你特么还骂我们逞能,话说杀阴煞七鬼的时候你怎么不嫌弃我们,进怨灵沼泽的时候你们不嫌弃?两位美女一发怒,你特么立刻怂了,又点头又哈要,又送丹药的,尼玛,我们是不是生错性别了?
  ……
  风行客等人瞬间石化,刚才的豪情呢,不是说好辣手摧花吗?怎么画风突变的让人接受不了呢?
  ……
  轰隆!
  “不好!主墓开启了。”风行客大喊一声,“走,我们要阻止他们进入主墓。”
  猎龙小队向着主墓的方向疾驰而去。
  主墓修建的一点陵墓的样子也看不出,它更像是一座巍峨的宫殿。
  一座石桥横在一条十丈宽的河流之上,河中中的水很浅很清,以至于光华的鹅卵石都散发璀璨的光芒,给这座石桥增添不少的神圣感。
  过了石桥,就是一色的白玉石阶,直接通往半山处的主墓。
  沉闷的轰隆声中,那座巍峨宫殿的大门缓缓的打开,浓郁的天地灵气和宝物的豪光从大门内喷涌而出。
  石桥边聚集着几十位修者,他们眼中的贪婪之色大盛,恨不得第一个冲过石桥,一路飞驰进主墓之中。
  他们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贪婪是人的本性,但谨慎是人的本能,宝物就在那里,随时都可以进去强夺,问题是他们谁也不愿做第一个,鬼知道这石桥有没有异样,谁特么又能保证过了石桥就没有要命的机关?等,总有耐不住诱惑的打头阵,何况宝物的归属从来不是按顺序分配的。
  “大家千万不要进入主墓。”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