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260/一个人的全世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帮忙。”王老虎抱着月之,嗤笑到,“真是一群废物!”
  “有劳王公子照料月之师妹。”风行客没有追问他为何会和盛世联手,看这情形他们似乎早就商量过,不过你们不是生死大仇么?王家覆灭在盛家手里,两家的少主竟然还能平静的对话?
  淡金色的龙血在地面上一寸悬浮着,它生而高贵,不坠凡尘,只会将血液里的所有精华归还于天道。
  “收集龙血,青龙了受伤,我们追,盛世学弟需要帮手。”风行客用特制的玉瓶收集起地上的三滴龙血交到静兰手中说到,“静兰师妹留下。”
  静兰接过玉瓶收入灵戒中,“各位小心。”
  “王家的余孽,竟然敢如此无礼。”李忠等自己走的远了,才不忿的指责王老虎,“感骂我们是废物,你特么牛逼,怎么不杀了盛世报仇。”
  “若不是担心盛学弟安慰,小爷分分钟教他做人。”陈晨义愤填膺,他们是圣武学院的天才学生,竟然被人指着鼻子骂了废物,而他们却没有当场反驳,这特么怎么说都是承认了自己是废物。
  “你现在可以可以回去。”风行客冷笑道,“你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骂我们是废物有错吗?我这几人都敢说自己能里面破开血迹大阵,还能重伤青龙?韩轩和孔涛那两个倒是在,不一样没能走出来。技不如人,不要随意妄言。”
  “我特么发个牢骚还不行了。”李忠说到。
  “随便。”风行客看了他一眼,陡然加快速度飞奔,几息之间就和他们拉开距离。
  “这就被嫌弃了。”李忠自嘲到,“老子要第一个突破神基境,你等着,到时候小爷再教训你。”
  ……
  青龙从空间通道里出来,他的伤势严重,血液流逝速度加快,再不停下疗伤,他会失血过多休克,不能再进入空间隧道,否则真的可能耗尽灵力。
  “尼玛,魔族太子的刀怎么这么诡异。”青龙一口龙息吐在右臂伤口之上,滋滋的黑色魔气从血肉中咕咕的冒出,龙息耗尽,伤口处的血肉还没有愈合的现象,他再次吐出一口龙息,看着魔气再次冒出……
  青龙心中对王老虎的怨恨几乎爆棚,那个人族丹师的剑虽然刺穿了他的手掌,可他只用舌头舔了舔,现在伤口已经愈合,凭借龙族强大的肉身自愈力量,等不到日落,他的手掌就会看不出一丝伤痕。但是右臂上的伤口到现在还在流血,魔族真是可怕的存在!
  当青龙第三次吐出的龙息耗尽之时,右臂上的伤口终于不再有魔气冒出,但是伤口依然没有愈合的迹象。
  青龙看着远远追来的盛世,没有打算和这个人类决死一战,他现在必须尽快的飞到孤岛之上,只有这样他才能暂时的安全。
  “你是来杀我的?”青龙从衣袍上撕扯下一块布料将右臂伤口缠裹起来,“我讨厌化成人形的样子。”
  “你的伤很难愈合。我知道王老虎那个人的手段,你应该庆幸来的是我,而不是他,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你认为死了的你是龙还是人有什么区别?”盛世笑到,“我可以帮你。”
  “他想奴役我。”青龙不屑的说到,“我天生神兽,他有什么资格奴役我,龙爷就是死也不会被人奴役。你也想奴役我?不自量力的人类!你不怕我吃了你!”
  “呵呵呵,你现在的实力已经跌落到一阶巅峰了吧,所以你吃不了我。”盛世说到,“王老虎肯定对你用了秘术,要不然你和我浪费什么时间。”
  “你是个聪明的人类。你身上有丹师的气息,你是丹师?”
  “如假包换的二品丹师,我能解决你的痛苦,包括你右臂上的伤。”
  “你的条件?”
  “我需要一个伙伴。”盛世真诚的说到,“一个真正的兄弟。”
  “你还是想奴役我,狂妄自大的人类,你以为龙爷掉了境界就杀不了你了。”青龙暴怒,突然化作一条十丈长的龙身,对着盛世发出一声巨吼!
  盛世瞬间暴退,躲避开青龙喷出的风暴,而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寻金鼠和噬金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他们直接被风暴卷上天空,伴随着惨叫声消失,不知落到何处。
  青龙没有继续发动攻击,转头钻入云层消失不见。
  “这就跑了?我话还没说完呢。看来咱们两个得单独聊聊。”盛世拍拍身上的灰尘,从灵戒中取出飞艇,向着孤岛飞去。
  ……
  静兰控制灵鹤降落到吃早餐的山头,这里是他们早晨精心准备的基地,炊具米粮一应俱全,连简易的帐篷都搭建完成。
  王老虎抱着月之从鹤背上下来,他将月之放到静兰铺好的裘皮床上,“麻烦静兰仙子烧些开水,她的伤需要切开皮肉,放出体内的瘀血。”
  “还需要我做什么?”静兰问到,“我这里有不少的疗伤丹药,能否先行给师妹服下?”
  “你若是想他死的快些,倒是可以喂她丹药。”王老虎说着要撕开月之胸前的衣服。
  “住手!”静兰大惊失色,手中长剑突然驾到王老虎脖子上,“你怎么能这么对代我师妹,天山宗的女弟子个个冰清玉洁,岂容你亵渎!”
  “你若是能救她,你来。”王老虎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他将静兰的剑拨打一边,一掌将静兰震的连连后退,脸色冰寒的说到,“按我说的去做,再敢耽误我,若是救不活她,我要你陪葬。”
  静兰神色一怔,她知道此时再纠缠下去,只会让师妹的伤更加严重,既然王老虎可以救人,她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何况她刚才只是施展天山宗的问心秘法试探王老虎的真实心意,只是她没有想到,月之的性命竟然对这个王老虎这么重要!王家和天山宗没有交情,如果非说有,那就是天山宗曾帮助过盛家灭掉王家!这是仇恨,不是交情,按理说他王老虎恨不得天山宗的人死才对,可他的心里对月之没有恨,甚至是满满的担忧!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王老虎和月之有过交集?然后像话本里说的王老虎对月之一见钟情?
  “愣着干什么!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王老虎冷冷的说到,“不要考验我的耐心,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性命能比她重要!为了她,我可以不惜屠尽整个世界,如果整个世界只剩我和她,那她就是我的全世界!”
  静兰脸色羞红的跑去烧水,这个男人的誓言真让人感动,月之师妹一直羡慕上官明秋对盛世的感情,现在好了,突然出现一个英俊少年王老虎对月之表白,虽然月之还在昏迷,不一定能听到这些话,但是她听到了,等月之伤好之后,她一定会告诉月之,你不用再羡慕上官明秋,这世上有一个少年对你说出了最感人的情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