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惊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助想了想,回答:“以前我还不觉得,现在想起来,大叔还是挺厉害的!”
  “噢?”董徵来了兴趣,拉着凌助道:“你天资这么好,估计也是你那大叔调教得好吧!”
  “天资还能调教么?”凌助无奈地看着这位说话不靠谱的师兄,白着眼道:“我从小就对修炼没有什么兴趣,这倒是真的,大叔也没逼我做些什么,只是教了我一些武技。”
  凌助回想起来小时候,被大叔逼着学东西的日子,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武技,分明都是上乘的功法啊!
  大叔,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如此神秘!
  自从在幻心境做了个梦之后,凌助心中对于大叔的猜测就没有停止过,他冥冥中有种直觉,大叔身上肯定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董徵没有再纠结大叔的事情,又改问道:“师弟,你有没有兴趣冲击古灵之位?”
  “暂时没有太大的兴趣。”凌助说完一笑,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对了,这古灵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是五位?”
  “额,你不知道古灵?”董徵怪异地看着凌助。
  “也没人跟我说啊!”凌助苦笑道。
  “好吧!”董徵认真想了想,缓缓说来:“古灵,是对五个弟子的称呼,其实也是对他们身上神秘传承的称呼!据说他们五个的天赋最初在所有弟子中是最高的,故而门中将五个古老的传承之灵交给他们融合,他们得到古灵之后,实力大增!”
  “传承之灵?那是什么?”凌助问道。
  “传承之灵就是传承之灵,出自一些古老的禁地中,你可以理解为活着的古代灵体,这些传承之灵没有神智,甚至没有本能反应,但是融合之后,却能让人迅速提高各方面实力,所以圣火堂弟子人人都想成为古灵!”
  “但是却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资格。”凌助若有所思道。
  “嗯,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古灵传承人选拔比试,由其余弟子向古灵挑战,胜者可以获得古灵的融合,而败者自动将古灵从身体中剥离出来,那时修为也将下降,身心都要受很大痛苦!”
  “真惨!”凌助可以想象得到。
  “是啊!但是成为古灵后实力比一般圣火堂弟子都要强上一大截,又岂是这么容易被击败的,现任五古可是霸占了非常久的时间了。”董徵说道。
  “哎对了!你那黄雨大师兄就是有资格挑战古灵的其中一个。”董徵继续补充说道。
  “黄雨师兄……”凌助从进门起这么久还从未见过这位大师兄,“他想成为古灵么?”
  “没有人不想继承古灵,那意味着强大。”董徵一脸的向往道。
  陪着凌助坐了许久,董徵说该要上山了,凌助便起身,遥遥地看了远处山峰间的云雾一眼,准备回影火宗复命。
  凌助转身看着高耸入云的影火宗,心中感慨万千,正在这时,他注意到董徵的脸色变得煞白!
  “小布!你做什么?!”董徵吓得声音都颤抖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凌助只觉得有一团黏糊糊的东西趴到了自己身上,然后这团液体慢慢散开,向皮肤中浸透进去。
  许小布一脸绝望地看着凌助,歇斯底里地喊道:“不要怪我!师弟你不要怪我!我也是被逼的!”
  凌助低头看了一眼身上四处流动着的晶莹剔透之光,心中惨然!他旋即感到全身如坠冰窟,一股刺入灵魂里的寒气从身体里每一个角落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
  “镇海凝霜!”凌助艰难地吐出这四个字。
  董徵发疯一般地一掌将许小布击倒在地,许小布痛苦地咳出几大口血,显然董徵这一下已经动了真气。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凌助跟你有仇吗?”董徵喝问道,他一脸的愤怒,同时又有几分歉意,若不是他带凌助出来,凌助也不会遭受到这种痛苦。
  董徵一眼就看出来,许小布趁凌助转身之时打在他身上的正是那日在拍卖会上出现的镇海凝霜!
  灵境修士沾惹上此物,全身血液会瞬间被冻结,然后每一丝灵气都会被凝固住,意识渐渐消散,最后整个人成为一团冰粉,可以说是痛苦至极!
  “我也不想!是撒妄天逼我的!”许小布疯魔了一般叫喊道,“我欠他一条命,曾许下道心誓言为他做任何一件事,我是被逼的!”
  “凌助,你不要怪我!我不会欠你的!”许小布双眼血红的看着全身慢慢变得雪白的凌助。
  凌助此时已经无法说话,感觉到意识正在慢慢变得模糊不清,他艰难地动了动手指,拼命调动身体里最后的一丝灵气。
  “落~火~术!”凌助想要召唤出一团火焰,不等灵气变化之时,那唯一的一丝气息也被冻住。
  凌助体内识海发生了大震动!七个高悬的月牙儿此时变得无比透明,滴落着一颗颗亮晶晶的冰霜高高挂着,一动也不动,那原本发光的识海也变得一片死寂!
  “我,要死了吗?”凌助最后的意识想道,他的眼前浮现出的第一个人就是大叔,大叔承诺过一年以后会来接他,想必到时候看到我不在人世了他会很伤心吧!
  还有那一片梦中的桃花林,那抱着幼儿时期凌助的中年男子,这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现实,我还有机会去探寻那被埋葬的真相吗?
  凌助依稀看到董徵一把攥住许小布的衣领,喝问道:“你哪里来的镇海凝霜?!”
  只听许小布惨然道:“撒妄天给我一物,对于商原家族来说比镇海凝霜更重要,我用它来进行交换。”
  “你个笨蛋!”董徵猛地一拳又将许小布击打在地,“撒妄天真是个卑鄙小人!怕凌助夺了他的古灵之位,竟然使这种下流手段!”
  许小布擦了擦嘴角鲜红的血,摇头道:“你不懂的,违背道心誓言是多么可怕的事!那跟死也没什么区别!”
  忽然他又对着快要昏迷的凌助说道:“凌助,不要恨我!我说过我不会欠你的!我把命还给你!”
  说完,许小布从地上跳起来,转身跃进了悬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