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识海化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唉!这幻心境不来也罢!竟然说话不算数,罢了罢了……”凌助如同一个老头子一样摇头晃脑,叹息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唉!”惊鹤子摆摆手道,“好了好了,这一洞天算你过了!”
  “什么叫算我过了?”凌助无语,这师祖从头到尾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自己从前小时候在街边碰到的那种……无赖小混混!
  “小子!”惊鹤子突然叫住凌助。
  “嗯?”凌助好奇,为何这虚幻世界还不崩溃掉。
  接下来惊鹤子丢出一句话差点把凌助吓出心脏病!
  “你想不想当掌门?”
  “什么?!”凌助原地跳了起来,像猫被踩到尾巴了一样。
  别人问这话他只会当做是开玩笑,或者是这个人疯掉了,可眼前问这话的人可是影火宗最有话语权的祖师爷啊!
  “师祖,你想干嘛!我只想回到现实!”凌助都要哭了,今天快被这不靠谱的师祖给玩坏了!
  “你太弱了,还不够那个资格!”惊鹤子鄙夷地道。
  凌助翻白眼,我也没想要当掌门好么?
  “散了散了,出去吧!”惊鹤子一摆手,“去把你外面该干的事情都干完,然后来后山找我!”说完抬起一只脚踹向凌助。
  “师祖等等!”凌助连忙喊道。
  “还有什么事?快说,耽误我睡觉的功夫了!”惊鹤子不耐烦道,一只大脚停在了凌助面前几公分处。
  “你给我的那个是不是真正的落火术啊?”凌助问出了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疑问。
  惊鹤子露出了一个非常经典的表情,神秘地道:“你猜!”说完又想起什么似的,嘱咐道:“那第十二洞天你可千万不要去了,今天已经犯了大忌讳!我可是为了你好!”
  说完他一脚踹到凌助的屁股上,只见凌助被踹得像一个黑点般飞向远处山顶。
  “呼!”凌助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已经身处石室洞天中了。
  “凌助,成功通过第十一洞天,赐心魂力五千匹!”
  一时间,正在门口等凌助出来的董徵吓得赶紧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没听错吧?凌助他,他,他过了?”董徵胡乱地念道。
  “圣火堂第一人!真正的第一人了!听说只有一个人在这之前通过十口洞天,凌助这次连那人也甩在身后了!”
  这时候石室中只有他一人没有进洞天参加试炼,所以这一道通报的声音只有他一人听到。
  凑巧门外走进来一人,正是普须度,他准备来冲击一下那第九洞天,前段时间突然想到一个法子,来试试看有没有用。
  刚刚进来,听到董徵语无伦次地“过了过了”地念叨,普须度好奇地问:“董徵,你说什么过了?”
  “啊,普师兄!”他一时忘了称呼古灵二字,对普须度解释道:“凌助刚刚通过了第十一洞天,这可是已经超越了所有弟子了啊!”说完,董徵偷偷瞧了瞧普须度的反应。
  普须度只是愣了一下,马上又恢复了正常,轻轻地“噢”了一声,就进去试炼了。
  凌助这时候的遭遇颇为奇特,当海量心魂力从天而降到他身上时,他的识海沸腾了!
  “咕噜咕噜……”
  识海翻腾起无数个细微的水泡,一股又一股白气飘荡着,识海空间里一片模糊。
  只见那镇海凝霜也忍受不了识海中这种变化,在高温下想要逃离出识海,它慢慢浮出水面,却无法彻底离开这片区域,无形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将它镇压在了此刻,一时间动弹不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镇海凝霜一丝丝地被消融掉,流入了海水中融为一体,号称极致冰属性的镇海凝霜在凌助的识海中被迫融化,毫无抵抗之力!
  终于,凌助的识海中再无镇海凝霜的影子,海水的温度也慢慢地降了下来,一切都恢复正常。
  凌助內视自己的识海,发现八个月牙儿都已微微鼓起着,散发出温暖的黄色柔光。
  “吸收了五千匹心魂力,竟然没有进阶。”凌助皱眉。
  他却不知道在他识海中,原本藏于海水中央的镇海凝霜被悄然融化掉了,这一切凌助都未曾发觉。
  “看来并不会出现师祖所说的走火入魔现象。”凌助对自己的怪异接受能力相当有信心,识海中仿佛一个永远也装不满的小天地一般,便是再来同等量的心魂力,凌助相信也能吸收掉。
  “虽然没有进阶,但是感觉灵气变得更加浑厚了,相当于九段灵者的灵力。”凌助心想。
  在幻心境中获得了海量心魂力,将灵力凝聚得无比精纯浑厚之后,此时的凌助远远超过八段应有的灵力水平!
  凌助走出这一洞天,又迈入另外一个,此时完全不记得师祖叫他不要去闯下一个洞天的嘱托。
  待打坐入定以后,时空变幻,凌助来到了一个密封的金色空间里,金光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他努力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见金光中走出一位飘然出尘的道长,面带淡笑,似一位下凡的谪仙!
  凌助愣住,这不是师祖么?不过看起来似乎气质方面也差得太远了吧!
  “死小子!老夫叫你不要来闯你偏偏要来是吧?不懂得尊师重道的家伙!”惊鹤子一个大脚狠狠踹在凌助屁股上,把他直接踢出了虚幻世界!
  “师祖,你……”凌助欲哭无泪!
  回到现实中,凌助走出了洞天,心中带着遗憾,连第十二洞天考验是什么都不知道,都没有好好领教过,就被这不靠谱的老头子给踢出来了。
  “凌助!”董徵兴奋地向着凌助招手。
  “董师兄!”凌助走了过去,他觉得这董徵倒也不错,没有趁人之危拿走匿灵袋,而且还挺有情义的,尤其是挖个坑那么深,埋得那么严实!
  凌助想到这里,看着董徵的目光有些不善起来。
  “凌助,你怎么没死啊?”董徵一上来就问道。
  “……”凌助差点被气死!
  “董师兄!你很希望我去死是吧!”凌助恶狠狠地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