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选灵大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额,不是这个意思!”董徵不好意思地笑道,“当时我看你已经没有气了,所以把你给埋了,你不会怪我的吧!”
  “不怪,就是埋得也忒紧了,我花了老大的力气爬出来的!”凌助恨恨地道,搞的董徵一脸心虚。
  “对了,你中了镇海凝霜,怎么会没事?”董徵好奇问道,任谁也想不通这个问题,镇海凝霜号称灵境必杀,为何凌助是个例外?
  凌助眯着眼睛回忆当时的情形,缓缓说道:“那时候我陷入昏迷,仿佛是做了个梦似的,根本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只知道全身真气突然开始恢复流动,然后我就清醒了。”
  “师弟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董徵庆幸自己的眼光,这次赌对了人。
  “选灵大会三天后在圣火堂会议大厅举行,你到时候别忘了啊!”董徵忽然想起来,对凌助嘱咐。
  “选灵大会?”
  “嗯,重新选举五位古灵,其实是让我们挑战现任五古,胜者自动接过败者的古灵传承!所以叫做选灵大会!”董徵解释道。
  “挑战现任五古么?”凌助微笑道,眼中却是毫无笑意。
  “撒妄天……”凌助眼前仿佛浮现出那个高傲暴躁的光头青年男子,“是时候跟你做个了结了!”
  董徵眼前一亮,凌助终于要展示他的实力了吗?
  “凌助,你要为许小布报仇吗?”董徵声音有些发抖,是激动的发抖!
  “嗯,新仇旧恨一起算!”凌助耳边似乎又回响起许小布跳崖时歇斯底里般喊着的话!
  “凌助,我不会欠你的,我把命还给你!”
  凌助对于许小布没有一丝恨意,只有对撒妄天深刻的恨,若不是他根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不知道许小布跳崖自尽时,心中可是有过些许后悔?
  ……
  从幻心境出来后,凌助来到后山一座险峰之上,这里云雾缭绕,最适合修炼他这一套刀法。
  “画皮画骨画人心!”凌助轻轻念道,“好强的意念力啊!”
  轻轻闭上眼睛,感受着第三刀中的意境,凌助仿佛看到一个顶天立地的铮铮汉子,踏着无尽尸身血海,望着那铺满苍穹的血光,流下肝肠寸断的泪水!
  “这一刀,太残忍了!”凌助终于明白,画八刀第三刀是什么样的一刀!
  摄人心魄,毁其信念!
  一个修士若是被摧毁掉求道者的信念,那他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凌助不禁感叹,这画八刀的创始者实在是个天马行空的鬼才!每一刀都那么地不可思议,用各种手段方法击垮对手!
  刀气一出,如同作画!却在这谈笑挥洒丹青之间将敌人彻底覆灭!
  凌助练习刀法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天,他不停地出刀,收刀,重复着一个简单的动作,直到初步掌握这一式的真谛,凌助稍稍有些满意,便准备下山。
  “不知道师祖在这后山哪一座山峰上?”凌助下山途中暗自想道,此时后山群峰中一座极不起眼的矮小山峰上一座破茅屋里,惊鹤子突然打了个喷嚏,这一下把瞌睡彻底弄醒了。
  “嗯?老夫早已归隐江湖多年,是何人在惦记着!”惊鹤子谨慎小心地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又继续呼呼大睡。
  这一日,圣火堂所有弟子都集结在大厅,高层早已发出通知,在外游历的弟子也赶回宗门之中,闭关的弟子也纷纷结束了修炼。
  共计三十三位弟子,按照入堂时间先后依次排列坐下,凌助加入的时间最晚,排在最末尾的位置,差不多坐到了门口。
  只见这会议厅极大,正中央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擂台,比之证道殿的擂台还要大一些,大厅上首位置摆放着九张座椅!
  其中五张略矮一点的座位上分别坐着五位古灵传承者,另外四张大檀木太师椅上则是三位执法长老以及宗主云黎子。
  见人都到齐坐好了,年纪最老的一位执法长老站起身来,用洪亮的声音慢慢说道:“今日举行选灵大会,乃是为了宗门的未来着想,古灵,是宗门的珍宝,每一位古灵传承者都是门中最为杰出的弟子,但是为了公平竞争,每一位弟子今天都有机会获得古灵传承。”
  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底下一群弟子敬仰的表情中一一扫过,掠过在门口左右张望的凌助身上时,执法长老摇头苦笑一声!
  但他马上又咳嗽几下,恢复了庄严的表情,继续说道:“成为古灵的好处,想必大家也清楚,而一位足够优秀的传承者,甚至能够让古灵跟随其一同进化,这是宗门希望看到的!所以今天,必须是最优秀的弟子才有这个资格成为新的古灵!”
  说完之后,他便扶着椅子坐了下去,闭目养神起来。
  掌教云黎子默许地点了点头,另一名执法长老宣布道:“大会持续时间不限!比试先后顺序不限!使用武器法宝不限!任何人可以自由挑选他们五个其中一人挑战,但不可进行车轮战!”
  执法长老冷冷地看了一下弟子们,道:“可以开始了!”
  一时间下面弟子们都面面相觑,没有人先出声,之前没有开口过的执法长老冷冷道:“怎么?这一届的人这么没胆么?怕他们五个怕成这样?”
  他瞟了瞟五个古灵,五人都是正襟危坐面无表情。
  “我先来!”一人站起来喊道,凌助看了过去,发现这人是许久未见的刁四喜,看起来似乎修为比之前精进了许多。
  “赤师兄!请指教!”刁四喜对一个满头红发的青年男子拱手道。
  “这个是五灵中最孤僻的赤木童,据说实力是个谜,但我估计应该没有撒妄天强。”董徵不知何时悄悄来到了凌助身边。
  “噢,这刁四喜看起来修为精进了许多。”凌助说道。
  “不,你有所不知,这刁四喜所修功法就是赤木童所传授的,他们之间既是师兄弟,也是师徒一般。”董徵神秘地道。
  “啊?那他还去挑战赤木童?”凌助不解。
  “这两个有点相像,都是那种武痴一般的人,对修炼有着近乎痴狂的着迷!刁四喜一直以打败赤木童为目标而疯狂修炼!”董徵耐心解释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