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惊鹤子之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经过一阵意识的恍惚,凌助感觉身子突然一轻,掉落下地面,还好他一个灵活的翻滚,才没有压到怀里的小兔子。
  “唧唧!”兔子不满抗议着。
  “哈哈,对不起啊,我还是第一次从灵界出来,差点出丑。”
  凌助来到一座山峰上,这里有一个隐蔽在树干后的洞穴,是惊鹤子最常待的一个地方。
  “师祖!”果然,惊鹤子回来了,凌助看到他正在悠闲悠哉地喝酒吃肉。
  “你小子这几天到哪里偷懒去了?老实交代!”惊鹤子漫不经心地道,一边塞进去一大口五花肉,然后咕噜噜灌下一口上好的陈年花雕!
  “真会享受啊!”凌助看着惊鹤子这般吃相,心中不由腹诽道。
  “我可没有偷懒,”凌助笑道,“我保证师祖你这次一定会好好感谢我的!”
  “噢?”惊鹤子极度怀疑地道,“感谢你?你小子吃我的住我的,还要我谢谢你?!”说完瞪着眼睛看凌助。
  “你看这是什么?”凌助鬼头鬼脑地笑着从怀里抱出兔子,高高举起,完全不管兔子高声抗议。
  “嗯?卯夜星君!”惊鹤子大吃一惊,口中的五花肉也掉了出来。
  “你小子怎么弄到的?”惊鹤子凑了过来,一脸坏笑问道。
  兔子吓得连连蹬腿,尖叫声刺耳!
  “师祖,你认真点!这是灵兽,和我关系很好的,你看你都吓到它了!”凌助不满说道。
  “别怕别怕,你也是有灵智的了,应该看得出,老夫乃正派得道高人,不会害你的!”惊鹤子一脸的正直之色!
  凌助一个白眼!认真说道:“师祖,它可是答应了从今天起开始跟着你,你要保护好它啊。”
  “臭小子,还用你说!”惊鹤子伸出手,尽量温柔地把兔子拉了过来。
  兔子一脸的嫌弃,强行忍住了。没办法,谁叫答应了凌助的请求呢!这些温柔的灵兽可是最注重信用了!
  “你从现在起自己慢慢修炼吧,有什么不懂的不要来问我,我要好好闭关了!”惊鹤子抱着兔子就开始研究起来。
  凌助一脸的无奈,摊上这么一位师祖真叫人丢脸啊!
  凌助就这样日日夜夜地待在后山,每天吸取灵气,转眼间,凌助来到影火宗已经整整一年时间了,他并没有成为一个神通境界修士,但是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进阶。
  凌助相信,自己目前在灵者境界的积累已经无比雄厚了,应该没有几个人像自己这般隐忍着不突破。
  “一年了,大叔会来了么?”凌助目中露出追忆之色。
  他打算去跟惊鹤子打个招呼再走出后山,这么长时间没去院子那边有点想念了。
  “师祖!”凌助来到了洞穴中。
  看到盘膝静坐着的惊鹤子时,他吓了一大跳!
  “师祖,你……”凌助不敢置信。
  只见惊鹤子此时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将死之人,满头白发苍苍,一脸的皱纹密密麻麻像枯树老皮,凌助清楚地感知到,惊鹤子身上的真灵气息在一点点地消散着。
  “傻小子,”惊鹤子睁开眼睛,笑道,“被师祖这副样子吓到啦?”
  “师祖,你这是……那卯夜星君呢?”凌助问道。
  “我已经放它回去了,终归是无用功啊,生死有命!”惊鹤子感慨道。
  凌助只感觉胸膛像堵住了一般,道:“师祖不要放弃啊,你这么高的修为,一定能一直活下去的!”
  “哈哈,修为高就不用死么?我原本还可以活个十年半载的,但是现在,我冲击死关失败,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坐化了。”
  惊鹤子此时神情恬淡,语气很温和,一点也不畏惧将来的死亡。
  凌助的眼眶已经红了,一丝丝湿润的泪水渗了出来,“师祖……”他的声音都有些许沙哑了。
  “好孩子,不要这个样子!”惊鹤子看着凌助这般伤心难受的模样,心中感到安慰,看来自己没有白疼这个孩子啊!
  “在我将死之前,有一样东西想交给你!”惊鹤子掏出一把黑色的钥匙。
  “这是我曾经在大陆游历之时偶然得到的,原本我也以为只是一件普通的法器,但我发现,即使用我全盛时期的道术也不能摧毁此物!”
  “我有一种模糊的直觉,此物必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惊鹤子认认真真地道:“不过我一直没能找出其中的秘密,将来你要闯荡大陆的话,替我将这个法器的秘密给找出来吧,也算还我一个心愿了!”
  凌助接过钥匙,放进了匿灵袋里,他跪下了,略带哭泣的声音说道:“我凌助从小是个孤儿,得影火宗授业大恩,更是有幸得到师祖您的指点教诲,将来凌助一定好好回报影火宗,报答师祖的大恩!”
  惊鹤子笑了,非常满意地看着凌助,道:“你是我惊鹤道人这一生教过的最满意的弟子,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往日见到过的那些风华绝代之人的影子,我几乎都没有什么可以交给你的!”
  “记住!道心坚定,保持初心!不可被邪魅魍魉遮蔽了眼睛,将来一旦强大了,要记得为我人族造福!”
  “是!凌助记下了!”凌助哭泣着,重重磕了几个响头!
  待他抬头之时,惊鹤子已经坐化,真灵完全消散了,彻底没有了生命气息。
  他脸上仍然是保持着一副安静恬淡的神态,如同一位凡间普通的耄耋老人。
  “师祖……”凌助悲痛万分!
  ………………
  惊鹤子去了,凌助守了三天,将惊鹤子的遗体好好地安葬了。
  他离开了后山,来到院里,向师父田笠道别。
  田笠看着这位弟子,心中也是感慨颇多,“去吧!好好地闯一番,师父为你感到骄傲!”
  罗非很是感性,忍不住流泪了,与凌助好好地谈了很多。
  奇怪的是,凌助没有见到青翎。
  他又去了掌门所在之处,找到云黎子,向他感知了惊鹤子的死讯。
  云黎子仰天长叹一声,悲切地道:“师叔一生大风大浪,最终得以寿终正寝了,也算是一种最好的归宿!”
  凌助说道:“掌门,我想要下山,去大陆上历练一番。”
  云黎子静静地看着他,知道这个念头无法打消,他说道:“好,不过你大叔若是来接你了怎么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