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以力破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我们要什么时候出发?”凌助问。
  孙阳答道:“根据军令,从下令之日起最多不能超过三天就要启程。”
  “三天……”凌助道:“好,你清点好军中兵士,把后勤保障好,三天之后我们立即动身!”
  孙阳领命,他心中暗暗想道,其他千夫长都唯恐避之不及,这凌助却迫不及待想去乱骨战场,真是太年轻啊!
  凌助带着两个卫兵去到其他营地,一个卫兵在他耳边道:“大人,您要找的人就在这里,此处属于呼麦大人管制。”
  凌助点点头,他已了解清楚,青翎被分配到这呼麦手下当了一个伍长。
  呼麦是资历最老的千夫长,脾气也是最火爆的,凌助表明来意后,他直截了当地道:“不换!”
  凌助皱了皱眉头,道:“呼大人,青翎与我乃是好友,还请行个方便,我同样以我军中一名四段伍长交换,如何?”
  “另外,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怎样?”凌助已经足够客气了。
  可是这呼麦似乎铁了心不想放走青翎,他冷笑道:“这个伍长是我选定的好苗子,这么年轻的四段,你那个能比得上吗?”
  大藏军中,谁手下的兵越多越强,带兵的将领就越有话语权,所以一般将领都不愿意放那种极具潜力的下属去别的营中。
  凌助笑了,眼中却毫无笑意,他说道:“呼大人,这个青翎可是我的兄弟。”
  “是你兄弟便如何?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来老子手上抢人?!”呼麦双手在案桌上用力一拍,一双虎眼怒气十足地瞪着凌助!
  两人身边兵士都紧张地看着自家大人对峙,心中忐忑不安!
  凌助直接登上千夫长之位的事,早就惹得其他几名老千夫长不满了,他们熬了许多年,立下赫赫战功才有今日地位,而凌助刚刚进来就与他们平起平坐,怪不得心中会积累怨气。
  凌助冷笑一声,站起身往外走,一边说道:“这个人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我现在就去向军主大人要人,以他老人家对我的器重,你猜他答不答应我?”
  “哈哈!”凌助边走边笑,似乎在嘲笑着呼麦不通时势,那呼麦一张粗糙的大脸上变得渐渐狰狞起来!
  “给老子站住!”呼麦用力一喝!
  “嗯?”凌助走到大营门口,停住了脚步,他只感觉到身后一道劲风朝自己快速袭来!
  “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和老子平起平坐!”呼麦咬牙切齿道,手中长刀似一道流星下凡,带着丝丝火星朝着凌助背后落下!
  刀擦着凌助面颊而过,呼麦回头又是一刀横削凌助脖颈!
  凌助心中动了真火,这呼麦竟然对他用出了杀招,一个不好自己真有可能丧命!
  “给脸不要脸!”凌助冷哼一声,指尖朝着呼麦虚空一指点出,一张虚无大网把呼麦罩住,正是力之极致画卷!
  “开!”呼麦怒喝,大刀化出数道真气之光,从大网中四面八方地钻了出来。
  “砰砰砰砰砰!”凌助不给他反应的机会,闪身上前,瞬间攻出十八掌!
  呼麦被凌助近身缠斗,大刀使不出力来,心中暗自叫苦,他与凌助一一对掌,面色越来越惊讶!
  此时,营地上很多双眼睛都在看着热闹,凌助与呼麦从营帐内打到校场上,两名千夫长对决可是极少能看到的!
  呼麦越打越觉得凌助的真气无比地磅礴,好像从不会变弱,永远也用不完似的,这样打下去自己必败无疑!
  “这个凌助难道也是十段?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十段灵者!就算是十段,为何我赢不了他!?”呼麦恼怒不已。
  “怒海沉啸!”
  呼麦将大刀用力插入水泥地面中,双手化成一个交叉状,只见湛蓝色的真气从他的身体里疯狂地涌出,在空中波动起伏着,远看就像一道大海中的怒波海啸!
  此时校场上的对决惊动了隔壁几个营地,几名千夫长都已来到这里,诧异地看着二人的对决。
  人群中,紫天罗赫然也在列,他的心情复杂之极!
  “呼麦是千夫长中最强的,比我也不会弱,这凌助竟然不落下风!”
  “这次进去以后一定要让你死!”
  紫天罗对凌助起了必杀之心,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呼麦的绝招“怒海沉啸”已经施展而出,一道震荡着的蓝色水幕铺天盖地落下,此时校场上竟然下起了一阵细雨!
  “好强!”
  “这呼麦,估计一只脚都踏入神通领域了吧?”
  几个千夫长都议论纷纷,紫天罗脸色越来越阴沉,都快滴出水来了!
  凌助看着这满天碧蓝的水幕,冷冷一笑。
  “这种秘法愚蠢至极!看似气势强大,却将真气之力完全分散,华而不实!看我以力破你的法!”
  玄铁重刃忽然出现在凌助手中,他眼中涌现出一股勇往直前的惊天之意!
  “破!”
  凌助重重地向着碧蓝色的庞大水幕挥刀一斩!招式简单至极,体内十道月牙儿疯狂地输送着近乎爆满的木尊真气!
  那是十段领域内再无第二的最浑厚真气!
  看着凌助这简简单单一刀,校场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刺啦!”
  巨大的水幕仿佛一块布料一般,被刚烈的刀气从中直直地割开成了两半!
  随后,水幕猛烈地震动起来,散作了一团硕大的凌乱真气,呼麦脸色苍白,猛地吐出一口血!
  凌助收刀,朝着呼麦说道:“看来我不用到军主大人那里去请求了。”
  说完,凌助在一干人等震惊无比的目光注视下,拖着数百斤的大刀离开了校场。
  紫天罗手指甲都抠进肉里去了,他心中恨意狂升!这把玄铁刀本来是属于他的,如今看到这刀威力竟然如此厉害,他甚至后悔当初对凌助太过谨慎小心!
  回到自己的营地里,不一会儿,青翎就走了进来。
  “师兄,听说你刚刚跟我们千夫长动手了?”青翎进来就问。
  “嗯!”凌助笑道,“我打算上乱骨战场,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