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诡异的无名山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湖泊中心出现了一个水泡,“咕噜咕噜……”水面向四周飘动,一个修长的异族男子缓缓升出水面。
  他的气息似乎不是很强盛,长了一个鱼头人身,全身布满了细密的银灰色鳞片。
  “万鳞鱼王!”凌助念道,“比狼王更加可怕的异族存在!”
  “吾乃这方圆千里共主,你一个小小的人类竟然敢在此兴风作浪!”鱼王踏着水面一步步走来。
  他伸出一只手,上面布满的银灰色鳞甲弹射而出,“簌簌簌!”
  数十道鳞甲一齐射向凌助,空气中发出整齐的气爆声!
  凌助挥出数刀,鳞甲被击落后竟然倒飞而回!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上面嵌着一片亮晶晶的鳞甲。
  “哼!”凌助运力,鳞甲被逼得一寸寸出来,此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缠着鳞甲往鱼王飞回去。
  木尊真气离体而出,挡住那鳞甲不让它往回飞,只听万鳞鱼王冷笑一声,那鱼鳞坚硬如铁,化作厉芒穿透了真气壁垒!
  “小子找死!”
  鱼王怒了,万道鳞甲齐发,大有将凌助射成筛子之势!
  只见他的头顶,一条巨大的银色鲤鱼悬挂着,那是鱼王的神通法相。
  凌助将重达数百斤的玄铁刀挥舞得上下翻飞,舞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刀影之墙,却有几片鳞甲仍然冲破玄铁刀气,射进了凌助的肉身里。
  “啊!”
  鳞片带有剧毒,在不断地侵蚀着凌助的护体真气,凌助只能分心压制住鳞甲之毒。
  这样一来,凌助根本不是鱼王的对手了,他本来经过连番苦战,此时已是变得十分虚弱,见鱼王如此强势,凌助扭头便走!
  “小子哪里跑!”鱼王腾空而起,变成一道黑云一般,往凌助跑的方向追去。
  “竟然穷追不舍!”
  凌助急速奔跑了一个小时,他没有朝入口跑,因为那里集结了等待着他的数百异族战士,他朝着另外一个方位拼命逃窜!
  “该死!”凌助咬牙,前方出现一座大山谷,可是这山崖又高又险峻,跳下去生死未卜。
  凌助回头,发现鱼王已经降临,身后数百战士也即将跟过来。
  “鱼王最少是小神通中期的修为,再加上几百灵境战士,用人海战术自己也吃不消。”凌助心想。
  最为重要的是,身体里那些鳞甲,一时之间不能全部逼出,毒素正在体内不断侵蚀。
  虽然这些毒素对于木尊真气来说,并不能起到毁灭性的效果,但是凌助目前处境之下却是无能分心应对。
  “跳吧,下去还有一线生机!”凌助非常果断,第一时间确定打不过就没必要去死磕。
  而且他并非盲目自信,跳下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是第五层木尊心法带给他的自信!
  凌助跳进了山谷中,鱼王震惊,挥手止住了身后数百追击而来的战士。
  “这里是……”一位鱼头族长老忌惮地说道,他有些拘谨地看了看鱼王。
  鱼王脸色阴沉无比,道:“这个人族小子必死!此处我们不能进去,里面有大杀机!”
  “走!”鱼王下令,所有战士们都开始撤退。
  鱼王看了这山谷两眼,目光停留在谷中一块墓碑上,眼神中流露出几分忌惮,忽然想起了某些往事,身子都有些微微发抖,转身连忙退走了。
  此次一战,狼头族几乎全族覆灭,就算有剩余族人也只有被其他异族吞并的下场,鱼人族也损失了诸多战士,若不是闭关修炼的鱼王亲自出手,很可能两族都要折落在此地。
  凌助这个名字也从此传开在这一片战域的土地上,只不过所有异族人都认为他已经必死无疑了!
  ……
  凌助悠悠地醒转,第一时间感觉全身阵痛。
  “啊……”他体内的鳞甲已经深入经脉附近,传来一股钻心的痛楚。
  凌助立马强忍剧痛盘膝而坐,集中精力运转木尊真气,一缕缕白烟在他头顶冒出来,过了许久,体内剧毒被绿色的纯净真气给逼出了体外。
  凌助闷哼一声,几块灰暗的鳞片从伤口里射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没入了一旁巨石之中不见踪影。
  “好霸道的鳞甲!”凌助心有余悸,“这是鱼王的天赋神通么?”
  凌助心想,这些异族虽然底层战力平庸,但是身为异族首领的王,每一个都极为可怕,特别是所谓的天赋神通,更是被上天眷顾所赐下的一般,简直可以与妖兽中一些存在相提并论了。
  “这是什么地方?”凌助站起身,仔细查看这处山谷。
  山谷上方飘荡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谷中到处是乱石礁,奇怪的是整个山谷里没有一棵树木。
  忽然凌助注意到那里有一座坟墓,走过去一看,这座坟墓竟然看上去刚刚堆砌不久,是一座新坟!
  坟墓上插着一块墓碑,上面没有字,只画了一个凶神恶煞的鬼脸!
  “好奇怪的地方!”凌助想要离开这山谷,寻找出去的道路。
  他在谷中四处走动,最后发现又来到了原地,这山谷似乎没有出去的通道。
  “只能爬上去了么?”凌助无奈,看着这高大险峻的陡壁,虽然爬上去极为困难,但他从前在影火宗后山可是干过很多次这样的事了。
  用玄铁刀辅助,凌助爬了许久,终于看到头顶上露出了悬崖边缘。
  “上来了!”凌助心喜,不过他心中很是谨慎小心,因为不知道异族有没有撤离干净。
  “什么?!”
  凌助突然觉得一股强大的气场从天而降,压在自己肩膀上动弹不得!
  这股巨力浩瀚强劲,纵然运转全部真气也不能与之相抗!
  眼看着上面就到崖顶了,这股虚无缥缈的大力却将凌助往山谷下方压!
  凌助咬牙切齿,将玄铁重刃深深地插进了崖壁,一块一块的巨石都纷纷往下坠落,终于,凌助抵抗不住这股庞大的力道,不甘心地重新跌落回山谷中!
  “啊!”
  凌助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
  这个山谷四面没有通道,往上硬爬极为艰难,好不容易要爬上去了,却又出现这种奇怪的大力,似乎不让自己离开这山谷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