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远古魔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可惜!”凌助叹息,“那枚蛋若是日后孵化的话,必定是了不得的妖兽!”
  “算了吧小子!其实这也未必不是好事!”猴子砸吧嘴道。
  “为啥?”凌助郁闷道。
  “还没孵化就有这样强大的气息,你以为你能驾驭得了它吗?而且将来要是它的父母找来了,若是什么天性凶残的妖兽的话,你就死翘翘了!”猴子认真说道,尽管凌助心里还是觉得挺遗憾的。
  “走,去这丛林里看看!”猴子提议道,二人一起走进这片复杂的茂密树林中。
  这里的树木都长得很奇怪,丛林中连一条路都没有,而且猴子认出了此地许多植物都是含有剧毒的!凌助二人披荆斩棘,行进得颇为艰难。
  “小心!”猴子突然大叫,只见树林中射出一排密密麻麻的箭羽,每一根上面都冒着黯淡的光芒,竟然都是附带了真气在上面!
  凌助身法极快,将这些如雨点般撒下来的箭羽纷纷躲过,正准备说话时,发现猴子那边的情况更为危急!
  猴子所站之处周围树木急剧变换着位置,似乎重新排列组合成某种阵法,要将猴子困死在其中!
  “碎!”猴子舞动铁棒,狠狠地砸向其中一棵树干上,它相信即便是精钢铸成的树,也要被它坚硬无比的铁棒给一下砸断!
  “当!”树干毫发无损,猴子的手臂却被震得发麻!
  猴子怪叫道:“竟然是蒲金树!小子,我们也太倒霉了!”
  凌助看着身处阵法中的猴子,想要上去帮忙,他问道:“候兄,这蒲金树是什么?”
  “远古魔树啊!据说被你们人族一位法力通天者给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了,怎么会再出现在这个鬼地方!”猴子的声音激动了起来!
  “那我们怎么办?”凌助焦急无比,他用全部的木尊真气砍下一刀,也无法撼动这蒲金树分毫!
  “小子,别做无用功的事了,你那玄铁刀还没有我的棒子硬,怎么可能砍得动这蒲金树!”猴子看着不断变换着方位的蒲金树阵,无奈地道。
  “唉,候兄,要么你直接破开修为压制吧?”凌助相信以猴子的真正实力,要逃出去还是不难的。
  “不行!”猴子断然拒绝了凌助的提议,“本大爷可是费尽力气才将修为暂时压制了下来,你以为这很容易啊!”
  “而且本大爷一旦放开修为,这天角世界将会直接崩塌溃散,到时候这里所有人都要被空间碎片分裂致死,包括你我!”
  猴子的话让凌助心里一阵烦躁,难道这蒲金树真的要将自己困死在此地了吗?
  “小子,给本大爷点时间,这阵法好像没有多大的杀机,待本大爷好好研究一番,再想法子破开它!”
  凌助诧异,这猴赛雷竟然还懂得阵法之道?
  过了一会儿,猴子眉头紧紧皱起,它有些不耐烦地道:“这什么鬼阵法!竟然没有任何规律!日你个仙人板板喔!”
  凌助满头冷汗!他现在很怀疑猴子对于阵法之道的专业性!
  “小子!你那什么眼神?!是不是怀疑本大爷的能力啊?”猴子不怀好意地瞪着凌助道。
  “没有呢候兄!你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出去吧!”凌助苦笑道。
  “干嘛要出去啊,本大爷觉得这里挺好的!”猴子看着一脸黑线的凌助,自顾自地说道,“起码这里山清水秀,而且挺安静的!哎哟……”
  猴子忽然发出一声痛叫,凌助大吃一惊!只见蒲金树长出一支支螺旋状的枝丫,将猴子的四肢牢牢捆绑住,猴子一时无法动弹!
  “放开本大爷!知道你丫听得懂人话,是不是想要逼本大爷狂化啊?!”猴子艰难地冲蒲金树叫喊着。
  蒲金树并未有所改变,枝条收缩得越来越紧,猴子的脸色变得胀红无比!
  “候兄!我来助你!”凌助找到了空中冲进了树阵之中,抬起手就是一刀重重地砍在树条上!
  玄铁重刃都将树条砍出了火星来了,可是却依旧不能将其砍断,凌助不停地挥刀猛砍,想要救下此时生命垂危的猴子。
  “对了,用火烧!”凌助灵机一动,就要施展“燃心佛影”神通!
  一根拇指粗的树枝缠绕了过来,把凌助的一只手给瞬间缠死,凌助正要挥刀砍断它,另外一棵蒲金树上顿时飞过来数根枝条,把凌助五花八绑起来!
  猴子看得目呲欲裂,它似乎做了一个决定,全身上下散发出苏醒过来的强势气息!
  这时候异变又起,那几根绑住凌助的树枝竟然微微抖动了起来,树条上的叶子纷纷落下来。
  “啪!”其中一根树条清脆地发出断裂的声音,连玄铁也砍不断的蒲金树枝居然自己断开了!
  凌助只觉得右手一松,另外几根捆住他的树条鱼贯收回,有一根树条收缩得慢了点,以肉眼可见速度急剧枯萎变黄!
  “小子!你会邪术?!”猴子的声音有些虚弱,凌助一头雾水,他什么也没来得及做,是那蒲金树枝缠在他身上之后,自动退了回去。
  “那……你小子……还不过来……帮帮……”猴子断断续续地道,他的眼珠子都有些凸起了,都快被越收越紧的树条给活活勒死了!
  凌助连忙过去,伸出手指,一团灿烂的火焰凭空显现,没办法,这树条实在是太坚硬了,无论怎样也砍不断,不如试试用火烧了。
  而且“燃心佛影”可不是一般的火系神通,它来自西炎界炎阙,神秘非常!
  凌助还没有完全施展开“燃心佛影”,那些捆在猴子全身各处的树条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震颤了几下,争先恐后地收回到树干里!
  猴子突然一下子得到释放,摔落在地面也浑然不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而这些蒲金树全都呼啸着快速远去,片刻间消失在丛林尽头!
  “你妹的!天角老祖那老王八打架不行,专会弄些这种旁门左道!差点害死本大爷了!”猴子心有余悸地骂道。
  “小子,你真会邪术?!”猴子挺认真地重新打量着凌助。
  “怎么可能?”凌助无语,“估计这蒲金树怕火吧,感觉到我要放火烧它就被吓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