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阴暗地底的混乱之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昏暗喧闹的地底世界,一座庞大的酒馆悄然建造在这里,各种各样的人来往于其中,不时有嬉笑叫骂声从每一处阴森的角落里传出来。
  谁能够想得到,在这样一座罪恶之城的地下,有这么混乱的一个场所存在。
  “候兄,我现在很怀疑你是怎么能找得到这种地方?”
  凌助和猴赛雷走在屠魔酒馆中,感受着四周审视异样的目光,身上有些不自然。
  “嘎嘎,本大爷的嗅觉那可不是一般的灵敏,小子,给你说好了,来这里玩儿可不要丢本大爷的脸,本大爷在这酒馆可是很有名气的!”
  猴赛雷很是得意地一把搂着凌助的肩膀,看着它那副骚包样儿,凌助很怀疑这家伙在这里都干了些什么!
  “喂,猴子!今天想要宰几个呀?”
  “哇哇!带了人来啦!哈哈哈,不过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嘛!”
  有喝酒的人看见猴赛雷后高声叫喊,他们似乎很喜欢这样挑弄别人的情绪。
  “小子,他们竟敢看不起你,待会儿给本大爷亮瞎他们的眼珠子!”
  猴子愤愤不平地说道,凌助摇了摇头,道:“我可不玩,说好的我只是陪你来看看,刚刚他们问你打算宰几个?你在这里杀了人?”
  “额……”猴子笑道,“都是些十恶不赦的死刑犯,杀了也没事儿!”
  凌助惊讶,通化城规矩森严,既然是死囚也应该有军队来处置,怎么能任由这些人在地下酒馆中杀害?
  屠魔酒馆很大,灯光昏暗,到处弥漫着一股烟雾和浓浓的酒气,凌助和猴子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你想喝点什么?”猴赛雷不知从哪里端起一杯猩红色汁液,滋滋有味地品尝着。
  这里有很多长条形桌子,上面摆放了许许多多各色各样的饮料,但是却没有人为客人服务,需要什么自己动手拿就是。
  “怎么样,这里还行吧?”
  猴子混得很熟,不时有过路的人与其打招呼。
  “太吵。”凌助淡淡说道。
  这时候,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一个高大的锦衣汉子被重重地抛在地上,口鼻溢出大量的鲜血,胸膛处压着一柄大铜锤,看起来已经不会有活路了!
  “该死的,让魔崽子翻了身了!”
  “弄死他!竟然反杀了童总兵!”
  一群人愤怒叫嚣着,冲上了一个隐藏在烟雾中的四方擂台,那里蹲伏着一个瘦小的男子,他披散着长发,浑身是黑色的凝血,双眼如同红玉!
  “我不是魔,你们才是!”
  男子喃喃念叨,他已经无力反抗,被冲上来的人们狠狠踩在地板上!
  一顿痛虐之后,男子似乎失去了呼吸的特征,那群人仍然在擂台上骂骂咧咧了好久,最后叫来几个兵士将染红的擂台清扫了干净。
  “客人被囚犯反杀是很少见的,这样会严重地损失掉屠魔酒馆的名声,也被视为一种不详!”猴赛雷对凌助解释道。
  “到底屠魔酒馆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为了施暴的快感么?”凌助轻声道。
  “或许吧!这些人没当囚犯之前很多都大有来头,能将他们亲手杀死会给屠魔酒馆的客人带来极大的成就感吧!”
  猴赛雷阴沉着脸,看着酒馆中的喧哗场景,继续说道:“不过小子,你若要在大陆上行走,不能连这点心态都克服不了,而且这些人迟早都是要死的,他们也不冤枉,都是犯下了十恶不赦之罪!”
  凌助点头,端了一杯蓝色烈酒,在猴子惊讶的目光中,径直走上许多擂台其中的一座。
  “切,瞧那小子,还真有点胆量哈!”
  “怕是不知天高地厚,当是来逛窑子来了,哈哈哈!”
  很多观众都在看好戏,他们有的在喝酒吹牛,有的时不时上擂台去玩一玩,此刻多数人都注意到了凌助。
  因为凌助的外表实在是太稚嫩了,而他要面对的都是些凶残不择手段的死囚!
  “选择你要屠的魔!”
  屠魔酒馆独有的侍卫冷漠地站立在擂台下方,对着凌助机械式地发出询问。
  “就来个小神通中期吧!”凌助微笑道。
  此言一出,四周发出声声惊叹!
  “什么什么?老子没有听错吧!这个娃娃,他要挑战神通境界的死刑犯?”
  “要想活命,除非他自身的实力不逊色于对手,甚至要超出才行!”
  “这小子疯了!屠魔酒馆等着给客人收尸吧,哼哼!”
  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凌助太过狂妄自大了,都在等着看他的下场会是如何惨烈,没有一个人对凌助抱有同情之心。
  这也难怪没有人相信凌助的实力,毕竟他的年纪太小了,小神通中期的实力在任何地方都算是不折不扣的高手了,甚至有些总兵都没有这样的修为。
  而在场的大多数人仍然在小神通初期门槛进行徘徊,他们修道多年,不愿意相信自己会被一个毛头小子超过。
  这时,黑暗中的一名将领对旁边手下私语了几句,手下急忙离开了,这将领凝望着擂台上的凌助,露出沉思之色。
  过了片刻时间,死刑犯也就是所谓的“魔”被押解了过来,当看清这个人的面目时,周围气氛很是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竟然是他?这下好玩了!”
  “唉,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倒霉,这是得罪了哪位呀,简直是要把这小子往死里整!”
  “看来今天又要有第二起反杀咯,唉,不详之日啊!”有人摇头叹息。
  凌助皱眉,从这个人上台起,他就感受到一股阴冷的味道,再听到台下人群的议论声,他大概明白了,这个被押上来与自己比试的死刑犯,很强!
  “呵呵,年轻的军人!”
  这个死刑犯舔了舔舌头,竟然主动与自己打招呼。
  凌助皱了皱眉,他实在是讨厌这个人身上的气息,他决定了,今天要屠魔!
  “真是充满了活力的肉体啊!”死刑犯似乎要流出口水,双眼放光地看着凌助。
  “噢对了,忘了告诉你,待会儿终结你性命的人,叫乌魔蛰,咯咯咯!”
  这乌魔蛰的笑声极为刺耳,看着凌助的眼神非常狂妄,似乎凌助在他眼里就是囊中之物了一般!
  “找死!”
  凌助实在忍受不住这乌魔蛰疯狂的挑衅姿态,化作一道影子,冲向了乌魔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