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愿称你为最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
  凌助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
  难道自然之体也会感悟错误?不可能啊!
  对于灵力的感觉根本不应该出现错误才对,之前也从来不会出错!
  眼看着左侧一道剑影露出了真容,正是那金光熠熠的阔剑,此刻犹如天剑下凡一般射到了凌助身旁极短距离内,要躲闪已是根本不可能!
  “难道其中每一道剑影都有同等的灵力?不可能吧,那是如何凭空多出来这么多灵力?”
  凌助完全忽略了近在咫尺的阔剑,脑海中乱糟糟的。
  灵力有限,不可能凭空多生这么多,这是修炼界的定理,而且兽衣青年施展着飞行神通,灵力损耗比之前大大增加,不可能又多出这么多灵力来!
  “这就是御剑术么?”
  凌助心中也没有底,他只能感受着那一柄阔剑射进自己腰间的感觉。
  出乎意料的是,阔剑将自己刺穿的痛觉并没有出现,凌助低头一看,那阔剑剑尖已经抵在了自己腰上,强大的惯性仍然爆发着余威,剑身不断地朝着凌助躯体里钻!
  但是凌助的腰却始终没有被阔剑刺穿!
  “我的肉体坚硬到这种程度?”凌助懵了。
  先前挡住了曲强的独尊剑已经表露出了极限,现在这兽衣青年比曲强貌似还要厉害,竟然连他的剑也挡住了?
  他吃惊,那兽衣青年更是惊得忘记了说话,嘴巴张得老大!
  “你这家伙是魔兽化形?”兽衣青年终于问出口。
  回应他的是凌助的一记劈斩,一刀将失去阔剑的兽衣青年逼得躲闪开去。
  “回来!”
  随着一声暴喝,那阔剑从远处笔直飞回兽衣青年手中,兽衣青年还想说几句话,却见对面空中凌助一脸决绝地盯着他。
  “一招定胜负吧!”凌助冷冷道,“不过你先告诉我,刚刚这一剑是怎么刺中我的?”
  不搞清楚这个问题,凌助心里总是感到不安!
  “你以为是障眼法吧?”兽衣青年笑道,“其实也没错,那的确是障眼法,不过却是更加高级的障眼法!”
  “无论你出刀抵挡哪一道剑影,最终都会被刺中,因为我的剑可以随时切换成任意一道剑影,让你防不胜防!”
  “没有人可以挡得住这一剑,除非你能提前知道它的可怕之处!”
  兽衣青年一脸骄傲地诉说着,他的确有骄傲的资本!这一剑若不是凌助这怪物般的体魄硬扛下来,换做任何一个人来都是当场被刺穿!
  “这一剑叫什么?”凌助问道,月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和快要消失的月夜交相呼应。
  “真假莫辩!”兽衣青年自豪道。
  “好一个真假莫辩,佩服!”凌助由衷地赞叹,只此一招就足以说明眼前这兽衣青年的可怕!
  自从修道以来,同辈人之中,凌助从没有遇见过如此厉害的人物,纵然自己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将其击败!
  他却不知,这兽衣青年比他还要震惊!
  “上三院中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个家伙?”兽衣青年皱眉想道。
  忽然他眼睛大大地睁着盯着凌助,只见对面凌助高举起玄铁重刃,刀身上裹着一层厚厚的月光!
  “是那一刀么?!”兽衣青年回想起凌助一刀击杀无数黑血魔族的场景,心里隐隐有些畏惧,但又有更多的兴奋!
  “好漂亮的刀法!”兽衣青年将阔剑横挡在胸前,金光大盛,似乎将他身上包上了一件铠甲一样!
  “来吧,我也硬接你一刀!哈哈哈!”
  随着兽衣青年的大笑声,凌助这一刀悍然斩出!
  “月~~爆!!!”
  皎洁的月光是那么地耀眼,在空中划出美丽的曲线,直接轰击在了兽衣青年的身上!
  “哈哈哈哈哈~”兽衣青年在月光的轰击之下疯狂大笑!
  “轰隆隆!”
  他身前竟然出现了一道旋风,强大的绞杀力量将金色光芒织成的盔甲一片片撕裂!
  月光在空中爆开,凝聚的灵力如同山崩塌了,瞬间埋没了兽衣青年,还有他那一把带着金色光辉的辉耀级阔剑!
  “咳咳咳!”
  兽衣青年从地上爬起来,吐了出来,他的耳鼻中到处是尘土,一身兽皮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的,看上去很狼狈!
  “你这一招真是厉害啊,我差点都挡不住呢!”拄着阔剑,兽衣青年苦笑道。
  凌助也落在了地面,他也笑道:“可你还是挡住了,我的月爆再厉害,也伤不到你,别装了,我知道你没事!”
  “嘿嘿!哥们儿,不瞒你,我有一道黑熊剑法,是极为少见的防御剑法,刚刚就是用它来挡住了你的攻击!”兽衣青年很坦诚地说道。
  “防御剑法?竟然还有这种东西!”凌助今天可算是大开了眼界了。
  “当然有了,剑法可不全是用来进攻,剑是最擅长变化的兵器,可攻可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剑法做不到!”
  看得出来,兽衣青年在剑道上走得很远,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有着自己独特的感悟,对于剑道的感悟!
  “假以时日,这家伙必定会成为一名绝世剑道强者!”凌助心里感慨。
  同辈人中,唯有此人给自己的压迫感最为强烈!
  此刻,黎明悄悄来到,最后一丝黑暗也散去,微微发红的太阳开始爬上秘境的天空。
  “今天这一架打得可真是痛快!”兽衣青年不打算继续跟凌助战斗下去了,他觉得两人再打下去也是分不出结果。
  “我也是。”凌助笑着点头,先是和黑血魔族厮杀了半夜,然后又和这家伙打了半夜,这一晚过得还真是过瘾!
  “你是新来的吧,叫什么名字?”兽衣青年问道。
  “我叫凌助,上三院中最晚进来的。”
  “凌助?”兽衣青年念叨着。
  “看来我是消息闭塞了,居然有你这么厉害的家伙加入我都不知道!哈哈哈!”
  “凌助!”兽衣青年忽然正色起来,面容严肃,认真地盯着凌助的双眼。。
  “嗯?”
  “我吠炎罗,愿称你为上三院最强兵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