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亡命之约(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值盛夏,走在街上滚滚热浪袭来让人的心情很是烦躁,在这样炎热的天气时又赶上交通高峰期,北海市刑侦大队重案组的法医陈妍熙不得不拎着勘检箱一路奔袭赶赴案发现场。
  “丫的,重案组是有多缺人,放个假都不让人消停。”陈妍熙边跑边抱怨着。
  半个小时后,陈妍熙赶到了案发现场,此时她觉得她的脑子和腿都不是她的了,已经完全不受支配,她如果现在把身上的衬衫脱下来放到阳光底下暴晒一定能立起来,这一辈子的汗都在今天出完了。
  将证件挂在脖子上,看守外围现场的民警撩起警戒线让她走了进去,刚走进楼道一股能刺鼻的尸臭味儿就扑鼻而来,漫天飞舞的蚊蝇令人作呕吐。
  二楼的楼梯上分布着大片的血脚印,但是脚印的尺码不一,看来现场已经被严重破坏了。根据现场外的出血量来看死者的伤势一定不会轻。
  沿着血迹来到了位于三楼的案发现场,门口俨然已经成了蚊蝇的天下,一团团的蚊蝇将楼道内洁白的墙壁弄得污浊不堪。
  挂着相机的技侦处技术员刘洁正从里面走出来,看见了陈妍熙就直摇头,陈妍熙无奈的笑笑说:“惨不忍睹啊!”
  “何止......”话音还未落刘洁便后着口鼻开始作呕,陈妍熙摆摆手让她赶紧下楼,处理一下身上的味道,看来今天中午队里的香菜和柠檬又要被包圆儿了。
  从门口带上口罩和鞋套,穿上了防护服,陈妍熙沿着墙根儿走进房间,当看到客厅的惨状时,她都忍不住想要吐了,自从毕业分配到队里来,已经近六年的时间,见过的尸体也不在少数,可是这样的情况她还是头一次见。
  “来了,辛苦了,处理一下带走吧。”年近四十的重案组组长陈立看着现场颇感无奈。
  有人觉得做刑警很牛掰可以拿着枪摆出各种炫酷的造型,可是做刑警十多年,对于这份职业他只能用无奈来形容,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做一个平凡的人,他宁愿失业也不愿看到这一幕幕布悲剧的发生。
  “这时是居民楼,这么热的天气,楼到里那么多血,死了没有几个小时就有尸臭味儿了,怎么会等到出现了巨人观才有人报案。”陈妍熙不解的问。
  “很不巧,这栋楼里除了这一家的被害人于小美是和公婆一起居住的以后,其他楼层的住户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包括这家的老人前几天一起携伴去参加了一个老年游,尸体也是今天早上他们从外面回来以后发现的,这才报了案,老太太看到儿媳妇的惨状当时就心脏病发进了医院,其他楼层的住户有好奇的进来看死者,好几个都被吓进了医院,毕竟年龄大了嘛!”陈立解释说。
  “初步判断被害人的致命伤是颈部,根据颈间的绳索类留下的痕迹来看应该是机械性窒息死亡,并没有利器伤啊,走廊里怎么会有那么多血,根据现在的气温和室内温度,死亡时间应该在三至五天以前,这个天气三五天,完全可以形成巨人观现象。死者的背脊和臀部已有尸液渗出,但是血量完全达不到门外的血量,这里很可能有第二个人也受了伤,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由于出现了巨人观现象,在死者的面部上看不到其它的变化,但是从死者乌青的痕迹来看,能印证我的判断。至于地上的这个胎儿,应该是巨人观发生以后由于子宫在巨大的气压冲击之下破裂后产下的。”
  “对,我也想到了窒息性窒息死亡,现场我们发现了一截绳索,房间内滴落和血迹大部分都被死者的体液覆盖,但是从走廊里的血迹不难看出现场应该还至少有第二个人受了伤,但是没有找到伤人的凶器应该是被凶手自己带走了。”陈立接着说道。
  “死者生前和人发生过激烈的搏斗,头顶上有一束新鲜的撕裂伤,头皮青紫,头发都被拽下来了,其他的没有了,可以带走了,剩下的就是你们的活儿了。”陈妍熙站起身来,整理好勘检箱,准备撤离现场。
  “等会儿。”陈立叫住了她。
  “干嘛陈大队长,这么大味儿,有什么事儿出去说不行吗?我都快要睁不开眼睛了。”整个屋子里充斥着尸体高度腐败后产生的气体和味道,这对于人的感官和心理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就算对于她这个专业的法医来说也不例外。
  “我是想说回去后别离开队里,下午局长要来开会。”陈妍熙隐约感觉陈立言语中像是在和她透露着什么信息,但是屋子里浑浊的气息让她来不急思考,随便的应了一声后就离开了现场。
  离开现场后陈妍熙觉得自己周遭的空气并没有好多少,因为从高度腐败的尸体停留的屋子里呆过一会儿以后她的身上也遍布了这种浓重的尸臭味儿。
  当她坐到技侦处开来的车上时,车上的司机和小刘洁都用纸巾捂住了鼻子,前面的司机说:“熙熙,你这身上也太臭了,我现在终于能够理解你为什么相亲百次,都以失败而告终了,他们一定以为你有严重的狐臭。”司机不怕死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滚,消停儿开你的车,不老实信不信我一会儿就去找你妈,我嫁不出去就嫁给你,认让你说我有狐臭,影响到我个人的声誉了。”这句话戳中了陈妍熙的痛点,她今天原本要去相亲的,被陈立一个电话叫来了现场,估计今天晚上她又要睡单位宿舍了,要不然晚上回家又得被她老妈上一堂政治课。
  被临时抓来当司机技术员小王不以为然的笑笑:“熙熙,你如果肯嫁给我,我宁愿天天闻尸臭味儿了,你眼界儿那么高,能看上我就怪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妈电话,不知道我告诉你。”
  陈妍熙照着他的后脑就拍了一下:“快点走吧,别在这儿污染空气了,回去我还得做尸检。”
  小王一脚油门儿,车窜出了老远,刘洁无奈的翻着白眼儿,就这个陈妍熙告诉她多少遍了,叫她有点女人味儿,偏偏就跟个假小子似的,全队上下可能就她能和所有的男性同事保持最纯洁的友谊了。
  陈妍熙环着臂坐在后座上休息,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开口问:“你们提取到物证了吗?除了陈队说的那段绳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