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亡命之约(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三儿家里呗!”陈妍希熙冷不丁儿的开口,不在正宫家里,那就是在小三儿家里呗。
  “哇哦,小三正宫开撕,情急之下正宫抓起一把刀,给了小三一刀,小三拼尽全身力气勒死了正宫于小美?”刘洁开始脑补案发经过。
  ”很有可能,但是这就涉及到了那把刺伤现场第二人的凶器,如果是死者随机抓取的,那凶手受伤以后完全没有必要把凶器带走,也或者说,凶器有可能是凶手自己带过来的,他有预感会发生争执乃至搏斗,那把凶器上有他的指纹,所以他在临走之前带走了,还有那你们照片上那截绳索,是哪儿来的,还有凶手离开时的交通工具,这些都是疑点。目前我比较倾向于死者的丈夫孟辉,我觉得凶手和他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千丝万缕的关联。他和死者的关系也许并不像照片中所体现的那么融洽。”慕皓然将他有所怀疑的部分一一指出。
  “厉害了我的哥,分析的这么全面,神探啊!”刘洁伸出大拇哥赞叹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探,这些都是日积月累的经验,没有人一出生就会破案。”对于她的赞许慕皓然似乎并不领情。
  确认现场没有遗漏的线索后,他们就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技侦的DNA结果也已经出来了,所有已知线索都已经搜集完毕,慕皓然召集大家开案情分析会。
  坐在原本陈立的上的慕皓然,浑身散发出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即使再简单不过的装束也难掩他身上的光芒。
  陈妍熙坐在办公桌的一边打量着他,不得不说这个男真的好帅,如果他不是那么拽,她一定争取一下把他收入囊中,可是他的性子真的太不讨喜,在他身边随时都有可能被这冰坨子冻死。
  慕皓然起身拉上了遮光帘,将数据都一一放在投影仪下,拍了拍手掌,大家闻声端坐。
  “各位,早上的见面似乎很匆忙,在正事开始讨论之前,首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慕皓然,由于个人原因,刚刚从省厅调回市刑侦大队,接替原刑侦大队大队长,重案组组长陈立的职务,今后将由我和大家一同共事,大家都资料昨天晚上你们老上司已经和我做了交接,我还没有来的及看。时间还很长,我们有的是时间相互了解。下面我们对715凶杀案做一个案情分析,希望大家各抒己见,将数据进行整合,争取以最快的时间破案,结束后,我请大家吃饭。”
  简短的介绍让在座的人都感觉到了慕皓然身上独有的王者之气,虽然他的嘴上一直挂着浅笑,可是大家都能感觉出来这个人绝对不像表面那么好说话,和他们老队长陈立那个大老粗简直不是一个档次。
  “主管法医,从你开始吧!”慕皓然直接点了陈妍熙的名。
  陈妍熙在大家万般同情的目光中站起身,开始陈述案情:“死者,于小美,女,二十七岁,死前怀有八个月的身孕,7月15日被发现死于家中,据尸检系机械性窒息死亡,具体死亡时间为7月13日晚八点至晚十一点之间,由于天气炎热,室内未开窗通风,尸体被发现时已严重腐败,产生了巨人观现象,其面目五官突出,腹部爆裂,致使发生了死后产子现象。另外,死者头顶部有一处明显的撕裂伤,是由于外力拉扯头皮所致,在现场还发现了大量血迹,死者身体无大面积外伤,所以判断当日在案发现场还有至少一个人受了重伤。死者家中的床头柜里发现了大额现金和一些金银收拾,而且家中的财物都没有被翻动的迹象,所以能排除入室抢劫,我的判断是激情犯罪。另外,我们提取了现场现场血迹样本,检测结果如下。”
  陈妍熙还未来得及看那份报告,直接现场陈述。
  “根据血迹DNA检测,另外一名伤者为男性,O型血,再其血液中还检测出了甲基苯/丙胺的成分,还有死者……”
  说着说着,陈妍熙的声音顿了一下,大家不解的看着她,慕皓然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伤者不但有吸毒史,还是一名艾滋病毒携带者。”这个结果着实另在场的人都是一惊。
  市里的大医院昨夜他们都进行了走访,如果伤者去了卫生条件不达标的小医院,医生不知道他的病史,如果在抢救过程中发生了意外,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慕皓然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立即下令:“早上谁接的电话,通知他们,加快走访工作,速度一定要快,小医院诊所不具备抢救这类患者的条件,发生意外,就是大事,把卫星地图打开,把所有市区内的医疗单位都划分出来,我们一起去走访调查,争取天黑前结束。”
  “等一下”陈妍熙突然叫住了正准备行动的同事。
  “怎么了?”慕皓然问。
  陈妍熙走到白板前画出了死者和死者丈夫孟辉的人物关系图,并解释道:“我们看到现场的血迹已经有斤一千毫升,在撤离现场是他肯定还在出血,现在人们的心里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是大医院遇到这样危重的患者早就报警了,那么小医院,如果不是有强大的利益驱使,或者有特别近的关系,谁会去抢救一个濒临死亡的患者,那不是在自找麻烦吗?所以,还有,他们去的医院应该离案发现场不远,如果按照你先前的推测凶手和死者的丈夫有关联,那他们去的医院会不会是孟辉交往圈子里的熟人。”
  “不错,逻辑很清晰。”难得的,慕皓然对她的分析提出了赞许。
  “死者的公婆身体情况怎么样,到孟辉公司和他父母那里,侧面的去了解一下孟辉的人际关系。刚才和我去现场的两位同事和我去找那段绳索的出处,另外就两名值班的,准备接待孟辉,我没回来之前,不准放人。”慕皓然分配好工作后,大家各司其职,开始了紧张的调查工作。
  慕皓然他们拿着那段绳索来到了一家专营五金杂品的店铺,把装证物的袋子递给营业员后,慕皓然问:“你好,请问你们有没有经营过这类的绳索。”
  营业员拿起绳子仔细端详摇摇头说:“这个好像不是工具绳,它表面太光滑了,根本系不住东西,而且绑重物好像还不结实。”
  他们三个面面相觑,心里都是一凉,陈妍熙接着问:“那你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的吗?有没有见过类似的绳子?”
  营业员摇摇头,正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刘洁看到了店铺内用来挡光的窗帘,她突然想到了些什么,随即叫住了慕皓然:“老大,窗帘的绑带。”
  “什么绑带?”慕皓然有些不解。
  “那个,你看店家墙壁的钩子上的布带没有,他们是扁绳,但是我注意过于小美家里的窗帘,和这个灰色绳子是同一个色系的,这个应该是绑窗帘的绑带。”刘洁急忙把手机上拍摄的现场照片给慕皓然看。
  没费什么力气他们就找到了绳索的出处,可是这样一来,他们又失去了寻找凶手的线索,因为凶手的作案工具属于就地取材,看来通过买绳索的人找到犯罪嫌疑人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他们只能又回到了队里等待去外围走访的同事带回线索,距离孟辉告诉他们的返程时间还有近一个小时,他们在办公室里进行了短暂的休息。
  下午孟辉从外地回来,内勤的同事把他带到了办公室。陈妍熙带着他去看了于小美的尸体。
  当冷柜的抽屉打开的那一刻,身体健壮的孟辉也差点昏了过去,真的是太恐怖了,其实陈妍熙已经把于小美爆裂的肚子做了缝合处理,要不然会更加恐怖。随后她又大开了另一个冷柜,那里躺着的是于小美肚子里那个近八个月的婴儿,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具备了一个成熟婴儿的模样。
  孟辉手指颤颤巍巍的贴近他们的孩子,被慕皓然拦了下来,随后把他带到了办公室进行问询。
  “孟先生,您的心情我们非常理解,但是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要冷静,为了尽早找到凶手,给孟太太一个公道,希望您配合我们的工作。”慕皓然以眼神示意陈妍熙开始,陈妍熙例行公事的口吻开始了问询,而慕皓然则在一旁观察着孟辉的反应。
  只听孟辉不慌不忙的说:“我半个月前就去了外地采购中心要用的健身器材,和供方价钱一直没有谈拢,就耽搁到了现在。”
  这种急于撇清关系的反应最让人引起怀疑,慕皓然接过他的话说:“你误会了,孟先生,我们不是要问您这个,是有其他的情况要和您了解一下。”
  “还有什么事?”孟辉的情绪明显有些不耐烦,慕皓然不着痕迹的轻笑了一下,这正是他想要看到的。
  “说说你和死者的关系。”陈妍熙拿起笔准备记录。
  “夫妻”孟辉回答。
  “夫妻关系融洽吗?”
  “当然。”
  “你出差时把衣服都带走了吗?”慕皓然冷不防的问了一句。
  “什么?”孟辉有些发蒙,不明白他问这话的含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