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亡命之约(8)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妍熙没有放弃,她依然沿着窗帘挂绳附近的区域寻找着丝毫线索。
  慕皓然的大脑也在迅速的运转着,如果真的如陈妍熙所说,案发现场出现了第三个人,那么在案发当天没有发现任何足迹和指纹线索,那个就是说有人故意伪造了这个现场,把他存在过的痕迹处理掉了。
  “妍妍,你快看”刘洁手持着紫外线指纹观察仪在窗帘一侧的金属挂钩处发现了半枚新鲜的指纹。
  慕皓然和陈妍熙连忙过来看,刘洁连忙拿出来白色的铝粉均匀的洒在上面,由于挂钩上面是有螺旋状花纹的,稍有不慎,动作上重了一些指纹就会被破坏,刘洁动作放得很轻,生怕将指纹弄坏。
  沾满汗渍的指纹在金属粉末的覆盖下慢慢的显现出指纹原本的模样,刘洁深出一口气,低头看了慕皓然一眼:“队长,对不起,是我忽略了这个线索,当时只看到了地面上的绳索,没有仔细寻找它的出处。”
  “这不是你的错,当时我和陈队长都来过现场,我们也没有发现,这么隐蔽的地方,如果不是冷冻后显了影,那条稍浅的细纹我也不可能发现,小洁,不要这么自责。”陈妍熙有种预感,这一次他们遇到高手了,这么善于隐藏自己,每一个小的细节错过了就有可能让嫌疑人逍遥法外。
  “做好眼前事,不要拘泥于过去,错误谁都会犯,重要的是认识错误的正确心态,之后用心去纠正。”慕皓然用他的导师当年送他的一句话告诫刘洁,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刘洁点了点头,持着紫外线照相机先对现场显现的指纹样本进行了拍照,以便用于今后当作物证归档。
  由于绑带的挂钩是螺旋状花纹的金属杆儿,表面很不平整,现场提取稍有不慎就会将指纹破坏掉,慕皓然便用螺丝刀卸下了钉装在墙上的挂钩金属件,便于技术部门对其进行妥善处理。
  指纹提取完毕,现场表面没有其它的线索,慕皓然他们收拾好勘检工具准备离开的时候,外面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现场已经被封索,谁会在这个时候进来,慕皓然走出去一看是孟辉手提着一些清洁工具回来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孟辉开口问。
  “勘验现场。”自古以来都是穿官衣的问话,现在怎么反过来了,听孟辉的口气慕皓然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听到他的话孟辉没有说什么,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刘洁手上透明的证物袋上,里面正是他家里的窗帘绑带挂钩。
  他们三个都注意到了孟辉看到袋子时更让转变,他先是目光低暗了些,随后抿了一下嘴唇。
  无论是公安大学毕业的刘洁和陈妍熙还是军校出身的慕皓然对于犯罪心理学都有一些了解,这种情况下有这种情绪多半是因为心虚。
  “那你们验完了吗?我想收拾一下屋子,我母亲要出院了,这屋子里太呛了,老人家会受不了的。”孟辉扬了扬手中的清洁工具说。
  “孟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是你第一次回案发现场,你的心理承受能力还不是一般的高啊,竟一点也不害怕。”陈妍熙话里有话的试探了一句。
  孟辉尴尬的笑了笑:“我毕竟是个大男人嘛,现在小美的尸体也不在这里,恐惧感自然少了一些。”
  陈妍熙了然的点头,随即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到孟辉面前:“孟先生,上一次你留在重案给的联络方式,我不小心弄上了咖啡,麻烦你把你的号码输到这个手机上,有什么事情我们好方便联络。”
  陈妍熙穿得是一件纯棉的T恤,这样的面料擦拭手机屏幕最好不过,在递到孟辉手上时,她特意在自己的后背衣服上把屏幕擦得干净些。
  孟辉把自己的手机号码输进去后又将手机递了回来,陈妍熙没有放回口袋,而是看似自然的捏着手机背部和边框将手机拿在手上。
  “现场我们已经勘测完毕了,按照程序本案案情复杂,我们可需要往返现场提取物证,除了门外公共部分的走廊,您暂时还不能对现场进行清理。”慕皓然拒绝了他清理房间的要求,如果案件和他有关,那么他现在回来极有可能是为了破坏现场的痕迹和物证,怎么能让他这么做。
  孟辉没有同意:“你们不能这么做,不打扫房间,你们让我父母出院以后住在哪里?这样的屋子能住人吗?”
  “孟先生,请您听好,现在我们调查的是您妻子被杀一案,您体恤父母的心情我们能够理解,但是为了早日查清案情,还希望您能理解。”
  “如果住宿方面有困难,我会暂时安排您一家的住宿,我相信您也不希望孟太太就这样死于非命吧,这个现场遗留了太多物证,还请您退到警戒线以外,不要破坏了现场。”
  将现场的封条重新贴上以后慕皓然他们三个就离开了现场,孟辉点脑子就不会再偷偷的打开封印,如果一旦这个封印被打开,那他最少也是个破坏案发现场,到时候恐怕他就会被请去喝茶了。
  车子驶出了小区,陈妍熙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刘洁:“铛铛铛,拿去作检才吧,绝对新鲜。”
  刘洁讶异的看了看她:“你也太鬼了吧,这也能想到。”
  “嗯,是挺鬼的,当个法医白瞎了,回去重新念书吧,考个刑事侦查专业,也来了拜我为师,说不定还能成器。”慕皓然真是高估了陈妍熙的智商,她的脑神经从来都没转过弯儿,她怎么能听得出他是在夸她聪明呢!
  “谁要拜你为师,没两把刷子就敢在老娘面前显摆,可别到时候露了怯。”虎口拔牙,不知死活大抵说的可能就是陈妍熙这种人了,嘴硬了这么多年,在重案组依旧是没什么地位,她还没有找出原因,这智商也真是堪忧啊。
  “妍熙啊,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不比老陈当值,你能不能摸清了套路再出牌啊,别把我们拖下水啊,我们还没我没有够呢!”刘洁狠狠的白了她一眼,这个丫头怎么就不能好好学学成语,明白一下投石问路的含义呢!
  “爱咋滴咋滴,老陈跟我混横了这么多年,他还不是认了我当徒弟,装个老虎的壳子和我狐假虎威摆了,不用理他。”不认识陈妍熙的人肯定会以为她是仗着自己老爸的名声充楞,可实际上,她还真不是啊,说起狐假虎威,她才是鼻祖。
  “陈妍熙,你能健康的长这么大,我真是替人担心啊,不过我现在理解了,你为什么这么大了还没嫁出去。”如果不是心疼那几十块钱的打车费,现在刘洁恨不能马上下车离这个笨蛋远远的。
  “我为什么还没嫁出去?”这个问题陈妍熙也很想知道,破解了她就可以摆脱单身了。
  刘洁一阵无语,这样的笨蛋可以选择自动忽视吗?干脆闭上眼睡觉,不理她。
  慕皓然看她一副积极探索的模样,决定替她解开这个迷团:“其实她的意思是说,你的智商是硬伤,不太好救,所以对象不太好找。”
  听到这个解释刘洁很不厚道的噗嗤一声笑了,而陈妍熙则是满头的黑线结成了蜘蛛网,砸巴着嘴念了一句:“你们聪明怎么也还单身呢,就知埋汰我,哼!”
  “咦,老慕,这里好像不是回组里的路啊,你是不是刚开路不熟啊,走错了!”
  “还好不是个路痴。”
  “我当然不是路痴,可你走错路了。”
  听到她的喋喋不体,刘洁就算是个聋子也该被她吵死了,睁开眼捂住了她的嘴:“姐,你歇一会儿,我们现在不回组里,我们去医院看闫涛,你能不能休息一会儿。”
  陈妍熙无辜的眨巴着眼睛闭嘴不再说话,几时说过要去医院了,她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决定的?
  到了医院病房的时候秦寒刚从里面走出来,看到迎面走来的慕皓然他们,他挥手示意他们出去谈。
  他们来到了医院附近的一家露天咖啡厅,这里环境清幽,不是用餐高峰,很安静,还未等慕皓然提问,秦寒先张了口:“他的病情很严重,HIV加上伤口病发症让他的持续高烧不退,伤口根本就不愈合,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
  慕皓然轻咳了一声,这样的情况他不时如何安慰:“顺其自然吧,我们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去挽留他的生命,这两天他有没有和你提起过那天的事情,如果有还清你如实的告诉我们。”
  “他是去见他之前的一个恋人的妻子,听他说,那个人的妻子想让他离开,给他们一个安稳的家庭生活,闫涛好像在上一份感情里倾注了很多,后来因为那人的妻子怀了孕,那个人就抛弃了他,他很伤心,但他并没有埋怨。”
  “他去见她真的是为了拿回遗落在那人家里的传家玉佩,这玉佩很昂贵,据说传了十几代,原本是一对,可是时隔几百年只剩下这半壁,那人的妻子约他见面之前答应给他的,可是见面之后又说找不到了,后来他都不知道他们吵了什么,之后就动了手,造成了现在的局面。”秦寒将他知道的事情如实相告,恋人生命垂危,他还有什么可顾及的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