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亡命之约(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孟辉,时间不早了,别浪费时间了,你应该清楚这样下去只能增加你自己内心的煎熬,说出来,对于你也是一种解脱。”
  “为什么要说出来,说出来也不能给我减刑,有了人命,终究是一死,我要将它带进棺材。”孟辉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情绪,面对没有希望的人生,他已无求生的渴望,所以他的秘密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慕皓然从文件夹里拿出刘洁交给他的检验材料说:“不说也行,刚才我有时间和你耗上个把小时,现在我就有时间和你耗上一夜,我光棍儿一条,时间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词汇而已。而你说不说,对于我来说只是差在卷宗上写上一个主动交待的词语罢了,我手上的这张纸,上面的一个检测结果,足够将你送上断头台。”
  慕皓然倒也是不慌乱,在特种部队里接触的可都是具有高素质的恐怖分子,他们的牙齿够硬,可最后还不是能一一撬开,他曾经的教官告诉他遇到这样的情况,需要拼的就是心理素质,扛得住的才是胜者。
  李铎和老队长陈立参加过不少次审讯,每当遇到这样嘴硬的嫌疑人,他们都难免有些急躁,但是慕皓然却倒来了茶水,拿来了报纸,坐在那儿悠哉的品着茶,看着报纸,他也是真心佩服了。
  不光是孟辉,时隔两个小时,连一旁的李铎都有些受不了了,人有三急,坐了几个小时,喝了那么多茶水,总要去个厕所吧。
  到了半夜,审讯已经进行了五六个小时,李铎去了三趟厕所,慕皓然倒是纹丝不动,手中的报纸换了一张又一张,在他的脸上依旧看不出倦容。
  孟辉脚边的烟蒂堆了很厚,基本上李铎口袋里那包刚开封的香烟都被他一个人吸光了,即使是这样时间太过漫长,他的精神已经非常疲惫,他在心里盘算着,他们不会是想在这里和他耗上一夜吧。
  中途慕皓然拉着李铎离开了审讯室,李铎不解的问:“为什么不审了,我看他有些扛不住了,现在抓紧时机,他就会招了。”
  “你不累啊,审讯也要人性化,如果这是在部队,我不反对疲劳审讯,可是现在太过疲劳,出了事情,我们谁能负得起责任,先去休息两个小时,睡醒了再审,也给他一些缓冲的时间。”慕皓然转业以后将自己的脾气收敛了许多,如果换作从前,他能和恐怖分子耗上三天三夜。
  凌晨三点,人类神经最疲惫的时候,养足了精神的慕皓然和李铎重新回到了审讯室,可是孟辉因为长时间的精神疲惫和强大的心理压力并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
  他看到慕皓然时直接拉住了他的手:“我全都告诉你们,别再折磨我了。”
  慕皓然摇摇头说:“早说不就行了,早就告诉你不要浪费时间了。”
  “开始吧”慕皓然告诉李铎准备开始记录。
  “个人信息部分我们就可以跳过了,你进来的时候我们已经问过了,直奔主题吧,第一个问题,杀害于小美的动机。”慕皓然问。
  “很简单啊,我不喜欢女人,她缠着我,影响我追求幸福了。”一切被孟辉说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既然不喜欢又为什么要娶她,你不知道她怀了你的孩子吗?”慕皓然一向将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但是对于对婚姻不忠的人,他却没什么好耐性。
  “你也说了,还是因为孩子。”孟辉伸出手又向李铎要了一棵烟,他太累了。
  血气方刚的李铎恼怒的拍案而起:“孟辉,你还是不是人,那是你的老婆孩子,娶了老婆就有了家,有了责任,你的,你做了什么,你杀了他们。”
  慕皓然向李铎使了个眼色,李铎悻悻的坐回椅子上,接到了他冰冷的眼神后,李铎不敢再咋呼,他向孟辉扬了扬手,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不杀她,我就没有好日子过,她很粘人啊,她知道了我的性向有些特殊以后看我看得更紧了,我没办法接受没有自由的日子。”
  “这就是你杀人的理由?”李铎不禁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对啊,自从她怀孕了以后,我父母也来了,我做什么都不方便,连去健身馆她都要跟着,只是最近月份大了她下楼困难,才不怎么去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你就有自由的时间了,为什么还要选择杀她。”慕皓然继续问。
  “如果你的老婆三五分钟一查岗,你会不会崩溃啊,除了我身旁没人,否则连我周围的人是谁她都要问个仔细,我好烦啊!”说到此处,孟辉的情绪波动有些大,看来于小美过多的干涉他的自由,是导致这场悲剧的导火索。
  “你们可以选择离婚啊,为什么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李铎问道。
  “哼,能离婚就好了,我们家是郊区拆迁得到了这套房,除了这些还给了些补偿款,我开了这家健身中心,可是于小美家就差得要命了,一家四口人就住在一处不足五十平的小平房里,能住在城里的楼房,她怎么可能选择离婚,宁可挺着,晚上自己一个人哭,她都不肯离婚。”在孟辉的心里对于小美充满了鄙视,他似乎从未看得起这样一个较弱的女人。
  整个审讯过程中慕皓然几度都想要暂停审讯,或者换一个人来,他是一个极度看得责任的人,孟辉对于小美的态度他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同样也是因为对于工作的责任,他还在坚持,杀害于小美的动机已经知晓,那么下一步就是于小美和闫涛之间的关联点。
  “第二个问题,闫涛为什么会和于小美约定去取玉佩。”慕皓然问。
  “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每次洗完澡就会把玉佩放在床头柜上,那次约会后我们就分手了,他的玉佩也忘记要带回去,我看到一个收藏节目,类似于这样的玉佩有的拍出了千万元的价格,他要了多次,我都没有还给。”
  “最近于小美患上了产前忧郁症,整个人像是入了魔一样,整天不让我出门,我像个罪犯一样被她圈在家里。”于小美对于婚姻的执着再次激怒了渴望自由的孟辉。
  “于是你便策划了这场见面,看着于小美和闫涛产生了矛盾,甚至你看到了闫涛受伤,于小美昏厥后又在她的颈上补了一下,让她彻底离开了人世,你很高明,你让闫涛都觉得是他自己杀了人。”慕皓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番话让孟辉以为这是对他的夸赞,他自信的笑了笑:“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我原本是想,闫涛性格冲动,他们要是吵起来,周围的邻居会来跑来听墙根儿,到时于小美死了,大家也都会以为她和闫涛发生了矛盾,可我真没想到小美会扎伤了他,而闫涛又替我出手勒死了她,当我从对面楼里看到她倒下以后,连忙回来看,我脱了鞋套上了方便袋走进屋子,试她的鼻息,感觉她还有呼吸,我怕在绳子上沾上指纹,就从窗边又拉下了一条绑带将她勒死了。”
  “怎么样,我很聪明吧,神不知鬼不觉的。”孟辉脸上的笑显得是那么的诡异,他已经彻底疯了。
  “孟辉,我觉得有个称呼特别的适合你,畜生,不折不扣的畜生,不过你知道吗,你在玩弄他人感情的同情,别人在也欺骗你,闫涛是一位HIV病毒携带者,你们的关系那么亲密无间,你很有可能也被传染了,所以说,在这场复杂的感情纠葛里,你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你还失去了一个真心待你的女人。”
  高腐女尸案宣布告破,这是慕皓然接任北海刑侦支队重案组的第一个案子,看惯了世间百态,可他从未觉得人心还可以如此的丑恶。
  在结案的当天,重案组就接到了闫涛病危的消息,病毒在他的身体内迅速扩散,等陈妍熙和慕皓然到达医院的时候,他的脏器已经衰竭,他在秦寒的怀里安然的离去。
  秦寒并没有接受闫涛留下的那枚玉佩,他将玉佩随着闫涛的骨灰一同埋进了墓地,他不是不需要钱,他是不想用爱人视为珍宝的东西换来的钱。
  站在墓园里,陈妍熙和慕皓然感慨万千,陈妍熙将手中的白玫瑰放在了他的墓前,据说这是闫涛生前最爱的花儿。
  陈妍熙为秦寒和闫涛的感情为之动容,她不禁落下了泪:“闫涛和于小美都是这场不合时宜的情感中的牺牲品,也许闫涛的爱并不被世间所接受,性向是他无法选择的,可是他原本可以选择一段安逸的感情,秦寒原可以是他最好的依靠,是时光误了他们的相遇,孟辉给了他人生太多的背叛,然而秦寒却给了他人生最后的温暖。”
  慕皓然接着说道:“相比他们的感情纠葛,于小美大概是这世上最无辜的死者了,她只因选择了一段不适合她的婚姻,只因她选择了极力去隐忍,可没想到的是,换来的却是更加无情的摧残。”
  陈妍熙说:“她在如花的年纪辞世,在人生的最后都没能漂漂亮亮的离开,但愿在天堂那千疮百孔的躯体能够愈合,在天堂她能遇到一个真心待她的人。”
  慕皓然安慰道:“一定会的,世间万象皆有因果,她是一个善良的人,她一定会收获她的幸福,天堂的路没有罪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