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折翼天使(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呵,头一次到任何高精尖的设备都派不上用场的地方坐痕迹检,这么大的屋子,我们可能要看两个爪子手动完成了。”刘洁面对被火烧过的残垣断壁感觉到无计可施。
  “煤气的味道掩盖了房间里曾经原有的味道,我做不出准确的判断。”陈妍熙也无法对现场做出判断。
  慕皓然的目光在她们两个身上扫过,瞥了她们一眼后开始了对现场的勘检,刘洁和陈妍熙瘪了瘪嘴不敢说反驳的话,只好认真的做勘检,不想被慕皓然挑出毛病。
  逐步走向卧室后,陈妍熙在卧室还违背燃烧殆尽的床上发现了一句碳化挛缩的尸体。
  陈妍熙将从停在车库的车上拿下来的勘检箱打开,把相机递给刘洁,将手套和口罩分发给大家。
  刘洁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妍熙:“从前知道大老陈敬业,我怎么没发现我们的小妍熙最敬业呢,这工具箱随身携带啊。”
  “这是我的习惯,万一人在外面,有案子再到队里拿工具不是太浪费时间了吗?”陈妍熙带上了口罩就投入了工作,之后她便不再和大家说话,工作和生活她分得很清,这个时候就应该全身心的投入到案件的思考当中。
  慕皓然从地面的捡起电风扇燃烧后留下的金属残骸,机身的塑料部分已经被全部烧化了,只剩下了不可燃烧的金属扇叶和网罩,在距离风扇不远的墙上烧焦的插孔就是消防人员说的短路后电火所留下的焦灼痕迹。
  可是单纯的电路起火不应该这么快就引起室内的煤气爆炸的,他记得很清楚,他当时一直在窗边站着,窗外有火光亮起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而在这之前从陈妍熙家的窗户向正对着的案发楼层看一直是黑着灯的,那么是怎么这么快发生的爆炸,是之前煤气就已经泄露了吗?
  但是慕皓然并不太相信这个推断,他不太相信在同一现场会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煤气发生了泄漏然后电线又短路,这似乎有些太过巧合,但隐约中觉得事情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或许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案,可是床上的死者分明就是个孩子,谁会对一个孩子下这样的毒手呢?
  “老大,你来看一下。”技侦处的杜江发现了一些情况叫慕皓然过来看。
  “怎么了。”慕皓然走过来问。
  杜江用镊子在地面上捡起一小块尚未完全燃烧过的橡胶片递到慕皓然的面前,神秘兮兮的问:“老大你看这是什么?”
  慕皓然接过镊子仔细观察后说:“像是橡胶颗粒。”
  杜江竖起大拇指:“好眼力,不过准确的说这是电源线上的绝缘橡胶皮颗粒,而且你看这上面的剪口,这是用剪刀或者是刀具齐整的割下来的痕迹,我猜想这室内电线短路是有人在电源线上做了手脚。”
  慕皓然冷哼一声:“还真是谋杀啊!”
  杜江摇摇头:“也不一定,这要看妍熙的尸检结果。”
  “八九不离十了。”看到这枚橡塑颗粒,慕皓然在心中已经印证了自己的判断,尸检只不过是在这份确定上盖了一个章而已。
  他随即又走到了陈妍熙面前问:“有什么发现吗?是他杀吗?”
  陈妍熙略抬了下头看了他一眼后又低下头开始工作,人被烧死之后往往有一部份尸体表面会不完全燃烧,此时她正轻轻的将碳化的尸体没有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残留服装织物组织分解下来。
  这个时候动作一定要轻柔,她动作轻的像是在轻拨一根羽毛,因为燃烧后的尸体很脆弱,稍微用力就会破坏有价值的没有被损坏的肌体组织。
  陈妍熙将剥离下来的织物组织放到证物袋里封存以免它接触到过多的空气后变脆损坏,过了半个小时,她的尸表检查工作已经接近了尾声,她招手示意可以将尸体带走了。
  “他杀?”看到她的动作,慕皓然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死者年龄8至10岁之间,女性儿童,根据现场观察,初步判断为他杀。”陈妍熙说。
  “理由?”慕皓然问。
  “三个明显的特征,第一点,火灾现场呈现的状态表明死者是被死后焚尸的,烧死的人在发生火灾时会有明显的生命反应,即使是睡觉的人也会有轻微的肢体反应,能达到全身炭化的状态,肌肉在热作用力下剧烈收缩,四肢会呈现出拳斗姿势,但是死者没有,她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没有丝毫挣扎或呼喊过的痕迹。”
  “第二,烧死的人最明显的特征是在眼睛上,由于大量烟雾的刺激,被害人反射性闭眼,在其外眼角会形成未被熏黑的‘鹅毛状’反应,称外眼角皱褶,在褶皱处会有炭末。闭眼后睫毛的顶端被烧焦,内睫毛残留,称为睫毛症候,而这位死者没有这表现。”
  “第三点,反应在死者的呼吸道上,如果死者是被烧死的,那么如果她还有呼吸功能的话,那么热作用下,她的呼吸道会有损伤。火灾现场产生的大量粉尘会沉积大死者的呼吸道粘膜表面,可是你看,她的口鼻,咽喉里只有少许烟尘附着,但是对于火灾现场的人来说,这未免也太干净了,充血,出血,坏死,一样都没有。”
  “很好,很全面。”慕皓然听得很仔细,对于痕迹检验和尸体解剖勘检来说,他是一个门外汉,他正在虚心的记下几位同事,也可以说是他师傅的话,以便今后更好的开展工作。
  接警后赶来的民警将女孩儿的尸体抬上了担架,就在这时陈妍熙却有了意外的发现,他叫住了正往女孩身上盖尸布的民警:“请等一下。”
  民警不明所以,但还是放慢了手上的动作,陈妍熙在另一名民警的帮助下将女孩儿尸体翻转过来,当看到那些痕迹时陈妍熙连连摇头:“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慕皓然看她的表情有些不对劲,连忙问她。
  “怎么这么残忍,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招惹到别人,用这么残忍的方式。”陈妍熙的额间已经流出了细汗,她简直不敢相信会有人这样丧心病狂。
  “到底怎么了?”急性子的慕皓然心被悬了起来。
  “她是先被电击死然后又死后焚尸的。”陈妍熙指着女孩儿身上的斑痕说。
  “是这个斑痕吗?”慕皓然根据她的指引看到了那个小小的洞口。
  “是,这是明显的电击损伤,其他部位应该还有,只不过尸体被严重烧焦碳化掩盖了那些痕迹,我的天,现在的人是怎么了,怎么舍得对一个小孩子下这样黑的手。”陈妍熙手插在头发里,情绪有些崩溃。
  慕皓然按住她的肩膀:“你现在是办案人员,你要控制你的情绪。”
  陈妍熙抿着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落下来,她整理好自己的勘检工具之后说:“我的工作完成了,我先走了,联系好家属后通知我,我再进行尸检。”
  慕皓然点头应允:“你先回家吧,洗个澡,放松一下,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家属还没有赶回来,今天晚上估计做不上了,你早点休息。”
  参加现场勘测的人纷纷离场,慕皓然在撤离之前也陷入了短暂的沉思,是啊,空间是什么样的车仇恨让人可以如此恶毒的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扼杀,他不是一人无情之人,看到此翻情景,他的心并不比陈妍熙好受,只不过作为一队之长,作为他们的领导他要选择坚强。
  另大家都好奇的是一直到所有人都离场,死者的家属竟然都没有回家,留在办公室休息的慕皓然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竟还没有人来认领尸体,这太不寻常了。
  时间转眼到了第二天早上,一整晚过去了,慕皓然依然没有等到有人来认领尸体,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叫来昨天一直在外围负责警戒的李铎:“把你明天在外围走访时候的情况跟我说一下,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独居,她的家属在什么地方。”
  李铎将随身的笔记本拿出来向慕皓然汇报说:“老大,这一点我也很奇怪啊,这楼上的居民竟然说这个小姑娘经常一个人在家,甚至经常独自在家中过夜,所说是因为她的父母工作都非常忙,都在什么研究所工作,家里没有老人可以帮忙带小孩,让孩子独自留在家中也是无奈之举,这两天孩子的父母好像是出差了,临行前还给邻居大妈扔下了几百块钱,说是如果孩子有需要时让她帮忙照看一下。”
  “两个大人就这么的把孩子自己扔在家里?”慕皓然觉得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那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再独立的孩子,家长也不敢这么放心的一起出去出差吧。
  “那大妈说这两口子也挺不容易的,都是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一起考上了大学,一起参加的工作,在北海打拼多年才攒下了这么个房子,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房子每个月还要还不少的贷款呢,经济所迫吧。还有,据楼下的居民讲,昨天有个男人买了一大堆食品和玩具到过女孩儿家,男人还向他们打听女孩儿家的居住的楼层,说是替女孩儿的父母来照看她,但是案发时谁都没有看到过那个男人。”
  李铎将他昨天了解到的情况全都向慕皓然作了汇报,不过听起来这一切都显现太匪夷所思了,单单是这对父母如此忽略孩子的安全问题就太令人感觉未免太不负责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