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折翼天使(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哎呀,你放心好了,一会儿,我做,我说,你负责用笔给我记下来,必要时帮我递个东西什么的。”看他一脸吃瘪的表情,陈妍熙有些不忍心再刺激他。
  “行,不过,你那咔嚓咔嚓的剪肋骨那段能不能掐了,别给我播,真受不了。”慕皓然看她划开了崔雨晴已经碳化的尸体表面,马上拦住她举起大钳的手。
  “还特种兵呢,竟然怕这个,你不吃排骨啊,排骨不还得一根根的剁。”陈妍熙的印象中特种兵可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没想到他竟然不敢看解剖。
  慕皓然手呈投降状:“大姐,我先出去,你剪了,就喊我一声,我再帮你记行吗?”
  说完,管他三七二十一,慕皓然开门就跑了出去,他是真看不了那大钳子一根根将人骨头剪断的情形,可能是当年的那件事对他造成的心理阴影还是没有消散。
  “好了”陈妍熙打开崔雨晴的胸膛后将门外的慕皓然喊了过来。
  这么直观的面对尸体解剖工作,慕皓然不得否认这样的视觉冲击力绝对要比在现场看到各式尸体的状况更血腥,白花花的肠子,血糊糊的各种脏器,他忍不住皱了皱鼻子,浓重的血腥味儿即使他已经用嘴呼吸了,可还是有些受不了。
  “现在的残忍只是为了还给死者一个公道,如果可以,我宁愿选择失业也不愿意将他们的尸体像拨洋葱一样一层一层的剥离开。”陈妍熙的声音有些不自然的低沉。
  慕皓然目光瞥向了她的脸,一颗晶莹内亮的泪珠正从她的眼角流下,他下意识的伸手为她拭去了眼角的泪。
  “我明白,我不敢直视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对于那种骨骼断裂的声音存在一种恐惧,当年我和我的战友一同去执行卧底任务,身份暴露后恐怖分子将我们两个关了起来,对我们分别进行了审讯,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我面前被严刑拷打,现场的惨烈比影视剧中日军的暴行要惨千百倍。”
  “他们徒手折断了我战友的四肢,在我面前他的四肢就像筷子一样直接被折断,他惨叫的声音震彻心扉,他是被活活折磨死的,可到最后他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是他用自己的命保住了我,撑到了支援的部队赶过来。”
  第一次,陈妍熙看到一个男人在他的面前哭得像个孩子,可是不同的他的脸上除了有泪水以外,却没有一丝其他的表情,她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说:“很抱歉,我没办法像你一样为你擦拭眼泪,但是我想告诉你,你的战友会在天堂为你祝福。”
  “我也这样觉得,他会天堂守护我和我的战友们,好了,我们继续吧,我会克制自己的情绪。”慕皓然深吸口气不再回避对死者解剖工作,这是他的工作,他要认真面对,身为一个钢铁般的战士不应该有弱点,不能让自己的脆弱的一面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
  “把那个大号的玻璃瓶递给我,贴上标签上面写上‘重案组火灾现场尸体胃内溶液检材’”陈妍熙有手指了指工具台上的玻璃瓶说。
  慕皓然将瓶子上贴好标签以后递到她跟前,陈妍熙用钢制的勺子从崔雨晴的胃内提取了些许的胃内溶液倒了进去,慕皓然随即盖上了检材的盖子放到一旁的证物箱里。
  “根据胃内溶液中食物消化时间判断死亡时间为2014年7月22日晚八点左右,死者在死前刚刚用过餐,吃了米饭,火腿肠,还有一些肉类。呼吸道内比较干净,证明死者在火灾发生前已经死亡,否则她的呼吸道内应该充满了火灾现场的烟尘和杂质,可现在却很干净。”
  接下来,陈妍熙对崔雨晴的脏器进行了检查,仔细观察后说:“接下来我说的话,如果你想长点知识的话可以记一下,当然了解剖录像上也会有。”
  慕皓然向来虚心好学,他已经拿起了本子准备记录,虽然他不准备改行当法医,但是从事刑警的工作总要有一点知识的积累,有了现场教学总比回去再翻看专业书籍强得多。
  “死者脏器状态表现出一部分窒息死亡的状态,内脏充血,水肿严重,有点状出血,心脏和大血管内的血液呈暗红色。心脏外膜下有斑状出血,心房扩张,心肌纤维断裂,血管内有血栓形成。另外死者的肝脏,肺,肾脏上都出现了出血点。”
  “记好了吗?”陈妍熙发现自己的语速有些过快,怕没有专业基础的慕皓然会跟不上,便停下来问。
  慕皓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记录工整的笔记本翻过来让她看看自己的战绩。
  这下换成陈妍熙惊讶了,天呢,那字迹工整的像是大总裁的艺术签名,虽然她的语速太快,可是她仔细的看过了,这家伙竟真的不差分毫的记忆下来了,徒儿,您这速记的本事师傅着实佩服。
  看他记好了陈妍熙开始往下进行:“以上特征均符合窒息死亡的特质,而被电击死亡的恰巧也都符合以上症状,如果要判断是否是被电死的,我们还可以观察死者身体上有没有电流斑,但是死者的尸体已经被大火烧得炭化了,除了后背上那一处原因不明的类似电流斑以外,我们接下来还要对死者的脑组织进行检查。”
  “脑子怎么查。”慕皓然快速在大脑中脑部检查脑部的方法,不会是他自己在大脑中普及的那个样子吧!
  结果,还真让他的乌鸦脑子给猜中了,只听陈妍熙说:“你还能不能坚持了,我要打开死者的头盖骨了。”
  为允许自己成为弱者的慕皓然只好点头示意她可以继续,他是禁暗想“我滴个神了,这也太刺激了。”
  “电流如果经过了死者的头部,那么便要发生脑撕裂伤,脑组织损伤。”说话间陈妍熙不缓不慢的用微型电锯切开了死者的头盖骨。
  慕皓然以为看到恐怖分子被爆头那已经很血腥了,可现在他却直接看到了人的头盖骨被一点点切开,那些脑部组织就这样直接暴露在他的面前,但他并没有被吓坏,准确的说,他已经被吓得麻木了。
  “你看,死者的脑部组织因为电流通过脑部组织的时候,脑部组织在高温状态下已经凝固,变硬,周围神经组织纤维肿胀,断裂。”
  “现在基本上有两点已经能印证死者的死亡原因是电击伤,而那场火灾也许是凶手为了掩盖自己所犯的事而故意放出来,迷惑我们大家的。”
  “为了近一步印证我们的判断,我们再来观察一下死者的骨骼,既然我们判断他的脑部组织经受了电流伤,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死者的头部骨骼。”
  “第三个特点,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了,因为死者的受损骨表面骨熔化后产生了‘骨珍珠’”
  “以上几个特点已经能够证明死者的死因不是被火烧死的,而是被电死后被焚尸的。”
  陈妍熙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后,伸手比划了一个暂停的手势:“OK,尸检结束,尸检结论是死者是在被点击致死后被凶手放了一场火,用予掩盖其被电死的事实,而死者在死之前有没有服用过镇静药物及其它药物,要等生物检材的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再准确的告诉你。”
  接下来陈妍熙开始对崔雨晴的尸体进行了缝合,哪怕她的尸体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可她依然缝合的很仔细,不能还给她天使般的容貌,也要让她完完整整的离开。
  全程下来,陈妍熙对慕皓然任劳任怨的表再很满意,即使他已经受不了这屋子里血腥气味了,但是他仍然坚持了下来,这种品质在他们刑警这一行里是最难能可贵的。
  陈妍熙对他很满意,慕皓然对她的表现也是很惊叹,说到底她也还是个二十几岁的姑娘,她能把医学方面那些枯燥的专业知识吃得这么透,这一点另他很佩服。
  陈妍熙在慕皓然的帮助下将崔雨晴的尸体装进了尸袋,然后抬起来放回了冷藏室。
  从冷藏室出来后慕皓然问:“完事儿了,那我就先回去了,稍后你把完整的检验报告交给我,生化分析是吧,大概几点钟能出来。”。
  “报告是可以稍后,不过老大,这个生化分析你知道吗?要排号的,现在老天爷给了我一个公报私仇的机会,上次你让我扫了那么久的厕所,今天你不求我,我就不给你做。”
  “额......”
  慕皓然已经彻底蒙圈了,这个女人的脑子怎么可以转得这么快,借这个机会整他,摆明了是让他无法拒绝啊!
  “你大爷,陈妍熙你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一会儿傻得可以,一会儿感性的要死,一会儿又狡猾奸诈,你不怕有一天你脑子直接转不过来弯儿,直接当机啊!”
  突然间慕皓然有种小宇宙要爆发的节奏,他幸好没有打女人的习惯,要不然他那握着的拳头直接就将她削楼下去了,感情他刚才的真情流露,她眼角的经营泪珠都是精神分裂的产物了是吗?
  “额,那个老大,大爷我是没有了,他老人家已经仙逝多年了,如果你要是真想找他的话,我明天在他的墓碑上刻一个二维码,你加他一下好友,有事儿你们俩商量,我就不参与了,我挺怕他老人家的。”
  “陈妍熙,你有种,中午之前结果给我,有条件你提好吗?”狡猾的劲儿过了,那呆萌的劲儿又来了,现在慕皓然恨不得把她掐死,他娇嗔状的跺了跺脚,大爷的,白白浪费了他半天的感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