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折翼天使(8)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杜江,这些东西上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指纹吗?”陈妍熙并没有去箱子里找线索,而是继续拿着那个电热毯的开关控制器看着。
  “大姐,那是火灾现场,烧得那么厉害,有多少指纹也都烧没了,目前为止我没有找到。”杜江遗憾的说。
  陈妍熙没有答话,而是继续看着那个开关发呆,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说:“杜江,这个开关是你清理过表面,还是它本来就这么干净?”
  “当然是本来就这样啊,我能从残骸中找到这些就不错了,哪儿还有时间去给你擦干净,你.....”杜江像是想起什么,连忙止住了嘴。
  “那假如说凶手策划了这场火灾,知道这间房子会被烧得干净,那他有没有可能在作案时没有带手套呢,而假设正如我所说电热毯是起火点,火烧着烧着,嗖,烧断了电热毯的电源,电路着火,开关的两端线都被烧没有,这个开头就啪的一下失去了支撑掉在了地上,凶手留在上面的指纹会不会没有被破坏。”
  杜江听到她的假设后连忙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将陈妍熙手上的开关拿了过来,用多波段光源仔细的在上面查找,前面后面观察了四五遍,最后他遗憾的摇摇头:“抱歉老大,妍熙,没有啊。”
  陈妍熙看着那开关叹着气:“可是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你们看这个开关是在开启状态的,那就说明在案发前有人有意将电热毯打开了,如果当时他没有带手套,就一定会在上面留下痕迹的。”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也许身为法医她没有权利去过多的干涉案情,但是她有提供线索的权利,而且她也坚信这一定会是个有价值的线索。
  慕皓然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太紧张了,放松一下,我们再从其它方面入手寻找线索,你不要太纠结了,杜江他已经尽力了,你要相信科学。”
  科学,这个词提醒了陈妍熙,她拉住杜江的手说:“杜江,做个502熏显,或许会有线索。”
  “这难度太大了吧,假如他的手是直接按到了有凹槽的推拉开关上,在摩擦力的作用下,也有可能留不下痕迹的。”杜江很清楚这个开关的表面做502熏显的难度有多大,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
  “那假如他是握住物体表面再推的开头,那在背面就有可能留下手指或者手掌的痕迹。”陈妍熙提出反驳观点。
  “妍熙,我手头的案子一大堆,还有太多的鉴定没有做,真的是没有时间去给你做502,如果概率高的话还可以,这个课题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杜江因为手头的事情太多,显然有些为难。
  “慕皓然,你相信我吗?”陈妍熙转身问慕皓然。
  “我相信我的每一个战友。”慕皓然笃定的说。
  “杜江,我来做这个实验。”陈妍熙伸开手掌向杜江要实验室的钥匙。
  “好吧,那你辛苦了,今天连实习生都去出外勤了,要不然我给你派个人帮你。”杜江从口袋里拿出了实验室的芯片卡递到了陈妍熙手上。
  陈妍熙接过钥匙对慕皓然说:“有兴趣来看看吗?实验可能要几个小时,这个过程比解剖还要枯燥。”
  “也好,但是我得把这群宝贝拿过去,给小同志们减轻一点压力,杜江,这些物证的编号都记载了没有,我先带走了。”
  “都抄好了,你拿去找吧,给我签个字就行。”杜江将登记册交给慕皓然让他登记。
  随后他和陈妍熙穿上了防护服,穿上了鞋套和护具走进了实验室。陈妍熙将开关悬挂在专用的熏显柜上,她又看了看那个装满物品碎片的证物箱:“还有没有表面没有被烧干净的残片,一起吧,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
  慕皓然带上手套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摆到工作台上,仔细的看了一遍后说:“没有了,剩下的都是爆炸燃烧后的残片不能留有指纹了,现在就指望它了。”
  “你需要学习一下这个原理吗?”陈妍熙问。
  “当然,我发现咱们组里都是业务的多面手,连我最没注意到的内勤徐若媛都是个高手,我再不学点儿怎么领大家干活儿啊!”
  在没和大家接触之前慕皓然觉得自己有脑子还是很够用的,毕竟自己在军校这几年学得也是指挥专业,又是侦察兵出身,随后又混了好几年的特种部队,对于犯罪分子的侦查和反侦查应该是了如指掌。
  自己对于新时期高科技环境下的犯罪环境也有过些了解,不过现在看来他懂得还只是九牛一毛。
  陈妍熙准备就绪后开启了熏显柜的按钮,设备开始运转,熏显实验正式开始。
  “502胶熏显法是一种化学显现法,502胶是以a-氰基丙烯酸乙脂为主体,含有少量对苯二酚和二氧化硫等阴聚剂的黏合剂,通常也称‘超胶。’”
  “它所含的氰基和酯基,吸电子性很强,容易在水或弱碱的引发下发生阴离子聚合,最终形成固体的聚合物使手印显出,因而如果遇到物体表面有汗液的手印部位,a-氰基丙烯酸乙酯单体就会聚合,形成白色固体状的聚合物,从而显现手印。它适用于显现非渗透性客体上潜在的手印,金属,玻璃,塑料,搪瓷等等都可以。”
  陈妍熙侃侃而谈的说了一大堆,当她转过身时看到慕皓然正咬着圆珠笔的笔帽在那儿奋笔疾书,她笑了笑说:“你还真记啊,一听一过有这个方法就行了,你也不去做实验,记这么详细干什么?”
  “我怕被你们落在后面,不学习不行啊!”这个他说的倒是真的,根据这两天的观察他发现这个重案组里似乎并不像它表面显现的那样简单,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陈妍熙,我问你个问题。”
  “嗯,你说。”
  “我发现这个重案组里好像和其它队里的配置不太一样啊,我看其它队里有事情做勘检和重大的解剖还要到我们组来借人,对于一个中队单位,我们的配置是不是太高规格了。”
  “你才发现啊!前两天我爸给你们开会的时候可能也说了在市局抽调单位做试点,让二三线的技侦和法医参与到案件的侦破当中去,而不是像传统意义上的我们将检测结果交给你们,你们再去找线索,上级的意思是让我们三方的观念进行融合,在第一时间查找到事件的真相,而咱们重案组一直是市局的心尖子单位,各大院校有人才分配最优先的就是落到咱们这儿,应该说,在这里不缺人才,缺的是团结在一起的凝聚力,上级要的就是让我们在第一时间内对案件线索作出交流和整合,从而提高办案效率和准确度。”
  “那如果按照这个说法,我们重案组具有先天的优势啊,相对于其它兄弟单位而言,我们最起码不会闹人地荒啊,就像你所说的,我们不缺人才啊!”慕皓然为自己能到这样一支优秀的队伍中工作而感到很欣慰。
  “也不尽然啊,你也看到了,我们不缺人才,但我们闹人荒,连实习警员都被借走了,用我爸的话说,人才有一个算一个,全到我的碗里来,只要来的,我来者不拒。”陈妍熙学起陈勇富的腔调来有模有样的,真不愧是他的女儿。
  陈妍熙和慕皓然一边进行着手头上的工作,一边看着熏显柜里的结果,实在是累了,他们俩就聊会儿天来排解无聊枯燥的时间。
  中途慕皓然回办公室看了看情况,随即又返了回来,继续在证物箱里寻找线索。
  “你现在知道那小子把咱们叫回来是干嘛的吧,他是没有时间了,又有人催他要结果,他这是让我们自己找线索呢,他只不给我们提供了检材而已。”在垃圾堆里翻了一个多小时,陈妍熙拿着放大镜眼睛都要弄花了,可还是一无所获。
  “陈妍熙,你看这是什么?是玻璃的残片吗?”忽然间慕皓然在那堆残骸渣中用手发现了一丁点儿坚硬的有些扎手,他以为是爆炸后的玻璃,可是当他用镊子将它夹起来才发现,这个‘玻璃亮得有些刺眼。’
  陈妍熙凑过去一看,乖乖:“这哪是什么玻璃,这是钻石啊哥哥。”陈妍熙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一堆不值分文的建筑垃圾里竟然还是个闪瞎狗眼的钻石,而且擦干净后不难发现这钻石的价格不会太低。
  “这现场难道还有女人出现了?”慕皓源猜测着。
  “目前看来是啊,而且她还好像撞在了什么物品上面,将手上的戒指钻石磕了下来。”
  “这下可闹大了,那么多比对结是还没有出来,这儿又冒出个钻石,嫌疑人从一个升到两个,要是按你爹的标准五天之内结不了案,恐怕你老爹还得扣我这个月的奖金呢。”慕皓然的语气有些自嘲。
  “没事儿,我的奖金补给你,继续努力,抗战打了八年,我们这才哪儿到哪儿,线索多了,形成了证据链才能快结案不是,别发牢骚,加油!我看好你哟!noproblem
  !”
  ......
  傍晚六点,熏显柜开始停止运转,熏显结果出来了,陈妍熙激动的摇晃着韩睿的肩膀说:“成功了,你看到没有,出来了手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