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折翼天使(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这个故事讲的我心都乱了,如果说现场曾经出现过那个男人,那么我们还可以说有可能是崔雨晴看到了夏雪和他之间的什么事情,害怕秘密暴而露痛下杀手。可是你直接把那个男人弄没了,夏雪的行为到底又是为什么呢,我怎么也想不出原因。”
  陈妍熙的脑子里现在是一片浆糊,人心难懂,她觉得以她的情感经历猜测不出这其中的原由。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抨击着李铎刚刚讲述的那个故事,大家都觉得他这个脑洞开得有点大了,都说虎毒不食子,何况是自己十月怀胎,历尽艰辛抚养长大的女儿。
  慕皓然并没有加入八卦的行列,他闭着眼睛陷入了沉思,陈妍熙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手指却被他无情的拨开:“别闹。”
  “我以为你睡觉了呢,闭着眼睛还能看到我啊,你是神算子啊!”陈妍熙翻着白眼儿说。
  “要是神算子就好了,二指一掐,就不用这么费劲了。”慕皓然随即睁开了眼。
  刘洁双手托腮叹着气:“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搞不懂啊!人心叵测,事事难料啊!”
  “你们说一个女人刚刚经历丧女之痛,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穿了一件性感的吊带睡衣慵懒的睡到日晒三竿,而且出门前还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打扮自己呢?”慕皓然沉着脸说出了他刚刚思考的问题。
  “对啊,都说母爱是由内而外的天性,可我在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伤心绝望的表情,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还有崔楠我觉得也有些问题,如果我妈这样,我爹早就两嘴巴子呼上去了,爱美之心人皆有知,可也得有个度吧。”陈妍熙和慕皓然的观点是一样的,可是她的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奇怪。
  “这个世界上有一小部分人总会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总是愿意做些常人无法理解的离经叛道的事情,在我的印象里夏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样一个恶/性/事件,在美国有一个狠心的母亲残忍地把自己18个月的亲生女儿扔进了烤箱里炙烤,幸好被她丈夫听见了孩子撕心裂肺的凄厉叫声,不顾一切的冲进厨房,才让这个小婴儿捡回了一条命,而当警察逮捕她时,她骗警察说,她不是故意的,而是在做饭时,小婴儿在她的手臂中滑落了,而当时烤箱的门是打开的,她就滚了进去,因为门是自动闭合的,她没有办法将她救出来。”
  “随着调查的深入,自知无法逃避罪责的她说了这样一番话,她无法忍受丈夫在女儿出生以后对她的冷落,所以才选择了将她的女儿塞进了烤箱,像烧火鸡一样烧烤。”
  “这就是母亲,她可以为了独享丈夫有爱杀死自己的女儿,这种事情是真实发生的,不是什么奇闻,而且鉴定部门通过鉴定她没有任何的精神疾病,发生这样的惨剧只是因为嫉妒。”
  不知为何,沉默了一会儿后慕皓然的情绪变得很激动,当他说出那个小女孩儿的故事时,陈妍熙似乎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怒火,坐在旁边的她发出了几声吊咳嗽的声音给了他暗示,他才慢慢的缓和了情绪。
  “抱歉,我的情绪有些失控,我只是想告诉大家,在办案的时候一定要想到一切的可能,哪怕它不合乎常理,人心难料,保不齐就有那么些人心灵就是扭曲的,做出我们都难以理解的事情。”
  慕皓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开口向大家道歉,有些事情不经历就难以体会,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对亲情都那么看重,他们也从来不知道责任的含义。
  李铎毫无头绪的翻看着整理出来的卷宗,他并没有指望在这上面找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可是这个世界上有个词汇叫巧合,就在他的手一翻一合间,两行文字给了他重要的提示,他不禁长大嘴巴兴奋的喊:“有了,有了,老大,有了。”
  刘洁还以为他在说什么玩笑话,在他的后背上捶了一下:“什么有了有了的,怎么说话呢?”
  “哎呀,你就别管我说什么了,你看这个。”李铎有兴奋的有些词穷,就将手里的卷宗递给她看。
  刘洁接过来翻看了几页:“这不就是我递给你的检测报告和档案资料吗?有什么问题吗?”
  “你看夏雪和那个林景文职业介绍那栏。”李铎指了指纸上的文字说。
  刘洁将那两页纸拿出来对照着念了一下:“景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念第一遍的时候她还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可是当她再次对照着读出来时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夏雪竟然和林景文在同一家公司共事过。
  “生物工程,老大夏雪曾经竟然是从事人体基因研究的工程师,她在林景文的生物制药公司的研发部是从事新药开发的,她完全有能力接触到林景文,而且凭她的职业,她是有可能复制制造出一枚带有林景文手印的指模的,那根手指真的有可能是她做出来的,她懂技术,技术就是资本,所以她可以不花费什么金钱就做出那个指模栽赃陷害给林景文,制造出不现场的证明,也许这件事情真的是她一人所为,那个男人也像李铎所说的,是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影子。”刘洁以自己的职业分析出夏雪的作案方式。
  慕皓然听了他们的分析后立即做出决定:“逮人去,出了问题我负责,没有证据,我们就让她亲口把证据说出来。”
  “是”李铎接到授意和另一名警员刘兵赶往了崔楠夫妇居住的酒店将夏雪带了回来。
  由于情况特殊,组里面现在也没有其它女性警员,慕皓然便临时抽调了内勤的徐若媛一起参加审讯工作,以方便应对审讯时可能发生的特殊情况。
  带着手铐的夏雪一脸茫然的看着坐在对面的慕皓然和徐若媛,她扬起自己被带上手铐的手说:“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慕皓然示意徐若媛先开口,徐若媛随即开口道:“夏雪,给你带上手铐到这儿来,自然是让你来交待犯罪经过的,正常谈话也不会把你请这儿来。请你仔细交待一下案件经过吧,要详细。”
  徐若姐媛说完这些话,暗自松了口气,其实她心里忐忑极了,这么做和诈供有什么区别。
  夏雪像听到了笑话般冷笑着说:“这位警官,我没有听错吧,我的女儿被杀了,你竟然把我带到这儿来,问我案件经过,我要是知道经过还让你们调查什么。”
  慕皓然敲了敲桌面提示她:“夏雪,在这里一味的反抗是没有用的,我们没有证据是不会请你到这儿来的,在这里有两条路供你选择,第一主动交待,第二像你现在这样顽强抵抗,不过它们之间的结果是一样的,你都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只不过这中间有一个量刑轻重的问题,它取决于你是否主动交代。”
  夏雪听到这些话后眼神明显闪烁了一下,她还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她的这些小动作都被监控室里慕皓然请来的心理专家一收眼底,她将这些信息通过耳机反馈给慕皓然,告诉他夏雪此时表现出了紧张的情绪,她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慌张,可以判别她和这个案件是有一定关联的,她在逃避审讯。
  慕皓然接受到信息后继续开口:“还是不说吗?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三分钟以后你还是不说的话我们就拿着我们现在手头上的证据上报了,这些证据足够对你的量刑了,不过在刚才我们的同事和你的丈夫崔楠进行了沟通,他还是希望我们能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完,慕皓然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和徐若媛离开了审讯室,只留下一个看守夏雪的一个民警。
  他们两个从审讯室出来以后到了隔壁的监控室,走到监控器前,看着夏雪在里面的表现,慕皓然问心理专家:“怎么样,她现在的情绪表现能反应出什么。”
  心理专家将刚才的监控画面倒了回去说:“你们看这个画面,当你们说道让她交待犯罪事实的时候,她反而在质问你们为什么逮捕她,但是看画面,她的眉毛在轻轻上扬,这个行为在心理学上可以理解为她明知道你们为什么逮捕她,她只是在逃避而已。”
  “还有,刚才几句话间她数次的摸了自己的鼻子,不停的吞咽口水,双手紧紧交握,这一切都这表示她一直在说谎,这些所有的行为都可以证明,她对于这个案件有所隐瞒。”心理专家根据夏雪的表现给出了这样的评估结果。
  慕皓然向心理专家说了声谢谢后和徐若媛再次回到了审讯室。心里有了底气,慕皓然对于审讯工作多了一份从容,他更有信心让夏雪说出真话,想耗,他有的是时间,就看她有没有这个耐力。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