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折翼天使(1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样,我们出去吹了会儿风,也给了你思考的时间,还是不准备说吗?”慕皓然敲了敲桌面提醒她道。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你让我怎么说啊,你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如果没有请你把这东西打开,我要回去了,我的丈夫一定很担心我。”夏雪扬了扬手拒不交待问题。
  “行,嘴挺硬,别说我没有给过你机会,回,你是回不去了,今天晚上恐怕得留你在这儿过夜了。”夏雪一直顽固的抵抗着,慕皓然决定终止审讯,让看守的民警将她带回了滞留室。
  没什么收货的慕皓然回了办公室,从办公桌儿的抽屉里翻出了两包咖啡,接了点水冲开,来重案组这段时间赶上两个案子,审讯都赶在了晚上,他发现他与嫌疑人这间的较量重点就取决于心态,第一个选择投降的人一定是那个输家,他现在要做的是找到夏雪身上的薄弱点,这样才能在关键的时候出奇制胜,个个击破。
  组里面请来的心理专家因为临时有事刚才已经离开了,慕皓然想起来陈妍熙好像也辅修过心理学,于是他将已经回了家的陈妍熙叫了过来,赶鸭子上架,两个看的,总比一个人看得仔细,从前他面对的都是,他不敢把分析他们心理的那一套用在夏雪身上,他害怕在什么地方出了纰漏。
  陈妍熙满脸怒意的冲进了重案组的办公室,猛烈推门的声音将坐在办公桌前打盹儿的慕皓然吓得一惊。
  当慕皓然睁开眼睛的时候,差点没被眼前的女人吓死,她穿的这是什么啊,松松垮垮的棉质长裙,一双黑色的人字夹脚拖鞋,还有头上带的那个大兔耳朵是干嘛的。
  “你.....这是?”慕皓然有些迟疑的开口。
  “我说你大爷的,你不睡觉,你能不能让我休息休息,你们一有案子,我就没黑到没白天的跟你们忙,技侦缺人了叫我,扫厕所没人了也找我,这么晚了从被窝里给我叫出来又是干嘛?”一进门,陈开熙就霹雳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慕皓然连个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待她发完牢骚后慕皓然才幽幽的开口:“抱歉啊,我不知道你在睡觉,我是想你不是学过心理学吗?我有段审讯录像想让你帮我看一眼,你帮我找一找夏雪的弱点,我好去想办法把她的嘴撬开。”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咱们刑侦大队不是和公安大学有深度合作吗?如果有疑难的案件可以向他们借调专业的人才来配合调查的,你不是连这个事儿都想让我兼职吧,这么节省上面发的工资也不多给我,你能不能放过我啊,黄世仁也没有这么狠的吧!”兴许是美梦被人扰醒,今晚陈妍熙的话好像特别多,牢骚发起来没完没了。
  慕皓然摊开手掌耸了耸肩:“小同志,这你个你可冤枉我了,我在审讯第一时间通知了公安大学的杨教授,她已经来过了,刚才在审讯的时候她也全程看过了录像,指出了很多问题。”
  “我们回去再次审讯夏雪,但是我们发现夏雪好像比我们想像之中的难对付,所以我终止了审讯把她送回滞留室了,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证据链还不完善,我们还是需要她这份口供的,麻烦你少睡一会儿帮我看看这里面还有什么问题,结案了我请你上三亚旅游。”慕皓然提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引陈妍熙上钩。
  “三亚?”小鱼儿上钩了。
  “嗯,三亚,我可以首付预付款,结了案,支付余款。”慕皓然的粗眉向上挑了挑,这就是他表示胜利时的标志性动作。
  “那好吧,这活儿我接了,快去看录像吧,看完了,我好回去睡觉,先说好,我可不全程陪同审讯哦。”
  “成交。”活儿接了,怎么着就由不着你了,为了那个三亚之旅,恐怕还得委屈你坚持到审讯完毕啊。
  陈妍熙被半推半就的带到了审讯室的监控控制中心,将刚才的审讯录像仔细的看了一遍。
  “眉毛上扬,吞口水,摸鼻子,紧握双手,这在心理学上是典型的紧张情绪的表达,她在可刻意的回避你提出的问题,也就是说,她内心是明知答案可却又刻意隐瞒的表现。”
  “嗯,这些基本和杨教授说的是一样的,但是我想知道的是另一个层面上的东西,我是想通过这份监控视频,让你帮我看看,你觉得夏雪的弱点在哪儿,说的明白一点就是在这份录像中我们所有的谈话,你觉得她情绪波动最大的地方在哪儿。”慕皓然提出了问题的关键,他希望陈妍熙能给他一个他想要得到的答案。
  “靠,玩儿什么啊,心理罪啊,心里判读在法律层面上,你的揣测是不生效的,你看得再准备,人家不承认你也没有办法啊?”陈妍熙觉得他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好笑。
  “哎呀姑奶奶,你管我玩儿什么呢,你就快帮我看看,看得快,我就放你回家睡觉,别浪费时间了啊!”慕皓然将她的头转回电脑显示器前说。
  陈妍熙撇了撇嘴,但是却很认真的观看起监控录像,一字一句,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没有错过。
  “找到了,你看。”陈妍熙在一处镜头前停下来。
  “哪个地方?”
  “这里,你看,当你前半段问她问题的时候她反应一下很平淡,偶尔有些小紧张,但情绪波动都不大,但是这里,当你提到她的丈夫崔楠时,她的情绪有了明显的起伏,你说你和崔楠说过了她的事情,她的脸色马上变得惨白起来。”
  “当你和徐若媛出了审讯室的时候,她的情绪似乎有了崩溃的迹象,她不停的在揉着她脸,做了好几次掩面的动作,这在心理学上可以理解为她在为了某件事情而感觉到懊悔,或者情绪达到崩溃的边缘时都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我对人类的情感研究的还不多,但是我觉得她的矛盾点在她丈夫的身上,你们提到崔楠的时候她脸色都变了,说明她内心还是很在乎崔楠的。”
  慕皓然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那就真印证了我的判断,我的推测就是崔楠,在与崔楠谈话的字里行间,我都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对于女儿的疼爱,但是在夏雪身上,我丝毫没有看到她对于女儿死亡而感觉到惋惜和伤心的情感。”
  “我心中一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夏雪就像是我和你们讲过的那个将女儿扔进烤炉里的女人一样,她是在嫉妒崔楠给予女儿的爱,这个便是她杀人的动机。”
  “啊?这么变态呢?”陈妍熙有些难以置信。
  “不敢相信是吗?这个世界上我们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多了,但是偏偏他们就真的发生了,所以他们叫做意外,意外就是难以预料的事情,其实类似于这类的案子有很多,我好像在一个报道上看过,这样的人相对来讲女性可能多一点,因为女人天生都很善妒。在我们国家也时常有这种事情发生,我就看过有一个女人嫉妒她的女儿和奶奶比较亲近,就将自己女儿新手折磨至死的。”
  “你了解的这么全面,还叫我来干嘛,自己分析不就得了,白白浪费我的时间。”陈妍熙觉得他让自己来看这段录像是简直是多此一举,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分析比她的更回全面。
  “我叫你来是因为我才法相信自己做出的判断,和你说句实话吧,而对像夏雪这样一个女人,我没有办法做出准确的衡量和判断,我怕自己会感情用事,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没有,你分析的比我全面,我虽然在理论了这些知识都已经熟记于心,可是说真的,我对感情上的事情没有太多经验,如果我用书本上的那些概论去总结嫌疑人的心理,这太草率了,心理学的解读是需要时间和生活的积累的。”
  陈妍牙熙的世界一直很简单,这也是她一直无法将心理学课堂上的那些知识运用到工作当中的原因,她缺少生活的积淀和感悟。
  “好了,有了你的理论支持我的心里就踏实多了,明天一早我先去找崔楠谈个话,然后对夏雪开始审讯,今天不早了,还耽误了你的休息时间,真的很抱歉,我送你回家吧!”慕皓然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横亘在心里的刺也消失了,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在回家的路上,陈妍熙一直回味着慕皓然刚才对她说的那番话,她一直觉得慕皓然应该是一个粗线条,性格不是很细腻的一个人,但是现在她却觉得他决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慕皓然,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回家的路上,陈妍熙忍不住说出了她的疑问。
  “当然。”慕皓然看了她一眼说。
  “我觉得是你太过谦逊了,从上一个案子开始,我觉得你对人物的分析就很透彻,但你却有那么一点不自信,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之所以将人心看得如此明白,是不是因为你经历过什么令你受到伤害的事情?”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