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折翼天使(1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皓然看了她一眼说:“你想要知道?”
  “真的是?”陈妍熙倒是挺意外,他会如此干脆的承认。
  “每个人都会经历一些事情,我呢也不例外,不过我现在不想说,以后吧,如果有机会,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现在我还没有准备好。”这倒不是说他想卖关子,而是那一段黑暗的往事他真的不想提及。
  “嗯,好,我愿意做你的倾听者。”陈妍熙不想去深揭他人的伤疤,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慕皓然将陈妍熙送到了她家楼下,将车熄了火:“我上去吧,到家里用电话晃我一声,我等你到家了再走。”
  陈妍熙觉得他有些紧张过度了:“你怎么了,这里可是公安局家属楼,难不成还有人在这里入室抢劫不成?”
  “太晚了,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去吧,我看着你进去。”慕皓然很执着的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怕我有意外,那怎么不直接把我送上去呢?”陈妍熙说话根本就没有走心,丝毫没有觉得她的这句话说出来会产生多么暧昧的效果。
  “当然可以送你上去,我还担心你会说我多事,所以没说。”说完,慕皓然真的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要送她上去。
  陈妍熙笑了笑,按住了他的手:“哎,你还真当真了,这才几步路,我自己上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别老住单位办公室了,你和大老陈还真把队里当家,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啊,不用担心了,你直接走吧。”
  “嗯,也好,那你自己小心。”慕皓然又将安全带系了回去,只是当陈妍熙下车走进楼道以后他便把缓慢开出去的车又停了下来,直到陈妍熙上了楼将家里客厅的灯点亮,他才放心的离去。
  也许是听了陈妍熙的劝告,慕皓然自从来重案组工作以后第一次回了家,平时睡眠很少的徐素敏正在家中的客厅里看电视,当看到这位稀客回来后,感觉很是惊讶。
  “大宝贝,你怎么回来了?”徐素敏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仿佛是看到了一个怪物。
  慕皓然一脸慵懒的栽倒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一袋母亲吃过的零食边吃边说:“妈,和你说几遍了,我都三十大几了,别老这么叫我,皓源和语柔都不愿意听了,你还这么叫我。”
  “哎呀,妈错了,下次注意,你怎么没把那姑娘给妈带回来啊?”
  徐素敏对陈妍熙的印象很深,似乎在她的印象中这是儿子第一次这般柔情的对待一个异性,而且连他都说这是他想要娶回家的女孩,她得催着点,别让这愚笨的儿子把媳妇给弄丢了,让别的男人给抢了去。
  “妈,你看看现在几点了,都快半夜了,我怎么把人给你带回来了,说出去多不好听,不过你可以把心放肚了里,我们刚刚分开,不会把儿媳妇给你弄丢了的。”慕皓然给徐素敏吃了颗定心丸。
  徐素敏高兴的点了点头:“妈知道了,聘礼妈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什么时候有戏了,赶紧告诉妈妈啊!”
  慕皓然连连点头答应:“放心吧,把您那点儿小金库都给你俩儿媳妇留着吧,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不会太久。”
  “行,就这么说定了,不过,妈想告诉你啊,那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该让它过去了,总是放在心里,会影响到你的生活的。”徐素敏担心那件事会影响到慕皓然今后的生活,便有些担忧的提醒他。
  慕皓然从沙发上坐起身来,放下了手中的零食正色说:“我正在努力的忘记,可是妈,记忆太过深刻了,想要忘记太难了。”
  徐素敏将慕皓然健硕的身躯搂在怀里拍了拍他的后背:“好孩子,妈知道你的伤心,妈都知道,但是你必须要忘记,你有了喜欢的姑娘,你要给她一个新的生活。”
  慕皓然在她的肩膀上无声的掉着眼泪,想大声的哭出来,可是僵硬的脸却不容许他做出那样的动作,在母亲温暖的怀里,他暂时可以忘却那些痛苦的记忆。
  “去洗个澡吧,身上都臭死了,哪个姑娘愿意和你坐在一起啊,都成垃圾堆里捡的孩子了,快去洗澡然后中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妈给你包饺子。”徐素敏看得出慕皓然身上的疲惫,但催促着他去休息。
  慕皓然听话的站起身上了楼,走了几步后停下了脚步回身说:“妈,她是学医的,以后让她帮你看看有没有治疗失眠的办法,不要总是熬夜看电视剧了。”
  徐素敏会心一笑,朝他点头:“知道了,去吧,一会儿妈就睡觉了。”
  洗了澡后,慕皓然躺在自己宽敞的大床上,可是却没有了一点睡意,谁能想到,刚才让他依靠着的温暖怀抱并不属于他的亲生母亲,她只是一个善良可敬的继母,而他的亲生母亲却让他承受了近二十多年的痛苦。
  当组里的同事都说夏雪身为一个亲生母亲不会做出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时,他却毫不犹豫的提出了自己的怀疑,亲生母亲——那只是一个称谓而已,有些人,根本就配不起那神圣的两个字。
  渐渐的慕皓然在痛苦和幸福的纠结中睡去,那些痛苦的回忆,那些温暖的记忆,爱恨在一起交织成泪,不知不觉间已湿了衣衫。
  第二天一早,慕皓然就听到了楼下有叮叮当当的声音,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不用多想便知道是母亲正在为他包饺子,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仍然坚持着用手剁肉馅儿,这一切就是因为他在小时候说了一句“妈妈包的饺子比街上卖的好吃。”
  洗漱好后走到楼下的厨房,慕皓然在背后给了徐素敏一个拥抱:“妈,你真好。”
  “哎,快起来,大清早的肉麻死了,醒了就去擀皮,别等着吃白食。”此时的徐素敏多了些凶悍,她就是这样一个外表有些神经兮兮,大大咧咧,可实际上却是个心思细腻的和蔼母亲。
  “妈,你和这么多面干什么,这要包到什么时候去?”慕皓然看到盆里那大大的一坨面块就傻眼了,在部队食堂包饺子也就是这个份量,他妈这是怎么了,这是准备去救济灾民是怎么着。
  徐素敏边把剁好的一肉馅儿放进盆里边说:“哎,我这不是在给我这笨儿子找人情呢吗?就你那张脸往那儿一杵,一天天的也没个笑模样,别的同事还得说你跟他们找茬儿呢,到时候别在我儿媳面前说坏话,我得给们拉拢拉拢。”
  “妈,你想多了,他们都已经习惯这种工作模式了,听他们说,他们以前的队长跟我是一个模样,表面上都挺欠揍的,但是看起来他们对那个老队长都挺尊敬的,我们组里的这几个同事工作起来都挺卖力气的。而且上次我们在局长家一起聚餐的时候陈妍熙好像发现我的脸上有伤了,我估计同事们也可能知道了,他们对我很好,没有你想的那些问题,你放心吧,你儿子人缘没那么差。”
  慕皓然打消了母亲的顾虑,可她还是坚持着把这些饺子一锅锅的蒸完,她说同事聚一起工作不容易,有时间带他们到家里在来玩儿,有好吃的就给他们带一些去,同事朋友间就是要靠这些小细节来联络感情的。
  拿着这几大盆包好的饺子,慕皓然觉得自己不再是那个没有妈妈的野孩子,现在他是这个世界是最幸福的人,有家,有父母,有兄弟,有战友,还有她。
  对着车里的后视镜,慕皓然用手推起自己的嘴角,露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虽然很丑,可这却是他此刻情绪最真实的表达。
  一群饿狼,分分钟就将这些饺子瓜分一空,陈妍熙嘴里还振振有词的问他为什么没有带点醋来,慕皓然敲了敲她的额头:“大小姐,用不用我给你带几瓣蒜啊,我们家没人吃醋,所以没有。”
  “可是我吃啊!”一次又一次的,陈妍熙说话就是不分场合,不分对象,总是引起别人的误会。
  这不,办公室里的人又闹起了哄,都笑嘻嘻的和慕皓然说:“听到没组长,我们陈法医告诉你呢,她愿意吃醋,下次可得在家里备着点儿啊!”
  慕皓然心里想的是他记住了,可嘴上却说的是:“赶紧吃,吃还堵不上你们的嘴,边吃边想想,我们还有没有落下的线索,找到线索去审讯还能有点胜算,这么审没有底气啊!”
  大家纷纷点了点头,边吃边想自己到底有没有落下什么重要的线索,徐若媛边吃边挠了挠头说:“老大,我有个问题啊,你说我们想找夏雪在现场的证明,可是她呢却千方百计的给我们提供他不在现场的证明。”
  “那么我是这么想的啊,那天我们在妍熙家吃饭,我们是眼看着火起来的,我们算一算啊电热毯发生了短路,起了明火,而现场我们发现了白磷,白磷的燃点极低,分分钟就可以烧到厨房,然后就是我们听到的那声爆炸响。”
  “你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她既然是想让白磷起火,那电热毯短路的时间就不会距离火灾发生太远,也就是说,嫌疑人是将被破坏的电热毯打开,随即就发生了短路,起的明火,然后短时间内就将白磷引燃,这说明什么?”
  慕皓然仔细想着她的话,瞬间恍然大悟:“你是说,案发时,夏雪还有可能在现场。”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