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折翼天使(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没错,夏雪家在6楼,她作完案以后从6楼离开也要几分钟,我们听到爆炸声直到消防车来现场这段时间内,夏雪有没有可能正在楼下冷眼看着这发生的一切,并没有离开现场呢?我查过了,夏雪出差的地方在临义,按照案发时间来推算,已经没有了去那里的长途汽车,那她如果是乘坐火车离开的,那应该在十一点左右,距离案发时间有近三个小时的空档,这段时间她在哪里,会不会在她家距离火车站附近的地方休息。”这是徐若媛能想到的一切可能。
  慕皓然不由得佩服起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侦查专业毕业的果然都不是吃闲饭的,他命令下去派出一队人马沿着夏雪家到火车站之间的距离内所有的能给夏雪提供短暂休息的地方进行核查,另一方面让人到消防部门去提取事发当天的视频资料。
  布置完了任务,所有人刚想离开办公室各自行动,却被陈妍熙给拦住了:“你们等等,我有个问题要汇报,消防部门有录像是没错,可是你们记不记得,当时交通拥堵,我们等消防车也等了一会儿,那这段时间里的录像资料我们没有啊!”陈妍熙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关键,这个时间段内很有可能夏雪已经离开了。
  “可是录像只有消防部门才录了啊,我们录的比他们还晚的,基本上都是勘测现场时的啊!”刘洁提出了她的疑问。
  慕皓然想了想他们的话,然后说:“等等我想想啊,我记得当天有几个年轻人还有手机拍视频来着,我还告诉过他们不要把视频资料外泄,我想我们能找到另一部分的影像资料。”
  说办就办,大家分头行动,行快就将各方面的资料集结过来,慕皓然和徐若媛出没闲着,他们打了一个时间差,在大家行动两个小时后,他们去提审了了夏雪,24小时的时间眨眼之间就会过去,如到那时他们找不到线索,审讯再有结果,他们就要将人放走,他们不能放过任何一点时间,和夏雪聊一会儿,估计这边的线索也能整理的差不多了,到时候给夏雪来一个出其不意。
  经过了一晚的时间,夏雪已不再精神焕发,她看起来很狼狈,服帖的头发也有些乱了,脸上的妆也花了,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慕皓然和陈妍熙相互看了一眼,心中便已有了数儿,相互以眼神鼓励,默默的为对方加油。
  “夏雪,想了一晚,有没有整理好语言,想好怎么说了吗?”徐若媛首先开了口。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也想不到出你们要问的答案,所以我没什么好说的。”夏雪抬起头看了一眼慕皓然和徐若媛,那眼神里充满了挑衅。
  慕皓然已经预料到了她会这么说,他不徐不慢的走到她身边,高大的身影无形中给夏雪带来了一种压力,她的大脑在迅速的运转着,想像着所有慕皓然可能要问的话,然后再思考着她应该怎么破解他的问题。
  “没想好,那也行,我们先聊一聊别的话题,和我们说说你和崔楠的关系吧。”慕皓然话峰一转,问了一个夏雪根本就没有预料到的话题。
  她没有想到慕皓然会这么问,死的人是崔雨晴,是她的女儿,他不问和她有关的话题怎么会问起崔楠来呢?
  夏雪想了想后开口说:“这和案件有关系吗?”
  “没有很必然的联系,我们只是聊聊家常,你不是还没想好吗?我给你时间让你想,但是时间那么漫长,问要聊点话题才不会睡着不是吗?我觉得这是人会感兴趣的话题。”慕皓然回答她说。
  “我和他在同一家孤儿院长大,从小他便很照顾我,我小时候身材比较矮小,你们也知道的在孤儿院那种地方向来就是欺软怕硬的,院长妈妈每次分吃的,我都抢不到,我只能站在角落里看着。”
  “但是随着崔楠的到来,这样的情况发生了转变,他是那里的孩子王,所有孩子都听他的话,他手里总是有数不清的好吃的,他的嘴又甜,很讨院长妈妈的欢喜,他床铺下面的小盆儿里总是有零食,每天晚上他都会把食物拿出来给我吃,就这样,他照顾了我十几年,至到上大学了他依然在照顾着我,当年高考他的成绩明明比我多了几十分,可是为了能和我上同一所大学,他放弃了上军校的机会,和我一起上了同一所大学。”
  “毕业以后我们一起住地下室,一起睡网吧,一起在下班的时候摆地摊儿,后来我们攒钱买了这套房子,虽然是旧的,可是我们仍然好开心,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小窝,我们终于不用再去和别人挤大床铺了,真的好开心啊.....”
  后来的后来,夏雪的声音越来越弱,似乎有些不太想说了,慕皓然却接了下去:“后来,你们有了你们爱情的结晶崔雨晴,可是她的到来并没有让你感觉到喜悦,反而你发现了她夺走了你丈夫对你的爱,他将他的爱分给了女儿一半,甚至你觉得他爱女儿比爱你更多一点,你很嫉妒。”
  “你胡说,我怎么会这么想,那也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吃她的醋。”夏雪讶异的抬起头斥责慕皓然在胡乱猜测。
  “你从小和崔楠一起长大,你忍受不了他的视线停留在任何人身上,那其中也包括你的女儿,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吗?因为那日在火灾现场,我发现了床头的抽屉里有一本未被烧毁的相册,那里面的照片没有一张是你女儿的,只有你和崔楠各种相偎在一起的画面。”
  “现在,一个家庭中如果有一个孩子,那么她的照片绝对会多于家里的任何家庭成员,这已是现代中国家庭的一个传统,他们习惯了各种晒娃,但是你们家似乎太奇怪了。”
  “后来你的种种行为更加印证了我的猜,你表现上虽然对崔雨晴的死表现得很伤心,但是在你回北海的第一天,你的身上喷了高档的香水,第二天你盛装打扮准备和崔楠一起出门,而后,你甚至穿了一件红色的吊带睡裙准备和你的丈夫共度良辰,无奈你的丈夫正沉浸在丧女的痛苦里无法自拨,拒绝了你的这个要求。”
  慕皓然将她的想法分析得头头是道,夏雪也是听得一楞一楞的,尤其是当她听到他最后那句话时更是表现出了尴尬之色。
  “夏雪,一个女人,一个母亲做到像你这样,也算是极品了,为了和女儿争夺丈夫的爱而将自己的女儿电死,放火焚尸你还真是做得绝啊!”慕皓然看夏雪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不屑,这样一个女人让他想起了那段黑暗不堪回首的往事。
  “哼,慕组长,你和我讲了这么久的故事就是为了给我总结一句话,告诉我人是我杀的吗?虽然你的故事讲得很精彩,可我不能承认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吧!”
  夏雪努力克制好自己的情绪,让自己表现得不是那么的慌张,她警告自己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表现出慌张之色,她安慰自己说,他们这一切只是猜测,只是在给她讲故事,他们现在手上根本就没有确凿的证据,否则就不会心平气和的和她谈了。
  这时,审讯室的门被推开,李铎从外面走了进来,将一个文件夹放在了慕皓然的面前,随后走出了审讯室,在走之前,他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夏雪一眼。
  慕皓然拿过资料粗略的看了一眼,东西太多,他只是简要的看了一遍找到了他想要的重点,抽出那张目击证人提供的画像,摆到夏雪面前,他问:“这个人,你认识吗?”
  夏雪想都没想回答:“不认识。”
  “可他却认识你,还光明正大的进了你们家,给你的女儿送去了食物。”
  “那我不清楚,有可能是崔楠的朋友。”夏雪极力否认。
  慕皓然摇摇头,用手指着画像上的人说:“不,你很清楚,这个人就是你,夏雪,你很聪明,你带上了一副超大号的眼镜,做了伪装,让我们无法用技术手段对画像进行分析。但是你却忘记了一点,像想要回家就必须换上你自己的服装,换成你本来的样子,你刚六楼的大妈下楼后,你匆忙换回了你自己的样子,回到了家中,完成了你一系列的计划,在将崔雨晴哄睡以后,你将电热毯通了电,然后就发生了那场火灾。”
  “火灾发生后你从容不迫的换上了那身男装下了楼,你还在楼下看起了热闹,但是你完全没有料到,除了消防部门会对火灾现场全程录像以外,还会有很多群众用手机拍摄下了火灾现场的画面,而此时已黑夜,你没有对自己进行全副武装,没有带那副墨镜,所以,你的脸出现在了群众的录制视频上。”
  慕皓然将李铎带回来的视频截图举起来让夏雪看,那张脸再也清楚不过,夏雪精明一时,却少算了这一步,她将自己亲手送进了那黑暗的深渊无法自拨。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慕皓然咬着牙,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问道。
  夏雪吸了口气,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最终她对自己的故意杀人行为供认不讳,她也落下了泪水,但是慕皓然却不认为她这泪水是悔恨,恰恰相反,她是在为自己的疏忽而落泪,也许偏执的她还在想,如果她再往前算一步,精心伪装一下自己,也许她就能和崔楠继续过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夏雪,你这样的人,就不配做母亲。”这是慕皓然在夏雪走进那铁窗之前送给她的最后一句话。
  这也许也是夏雪在人世间听到的最后一句斥责,她已无法再去面对崔楠,无法再去面对那个她深爱的男人,她毁掉了他们之间的一切。
  直到夏雪被看守所的车接走,崔楠也没有出现,夏雪带着她对崔楠偏执的爱走进了那道厚重的铁门,在不久的将来,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里她会完成对自己心灵的救赎。
  一个可爱的姑娘,一个美丽的天使,还未完全看遍这世间的美好,还没有享受完爸爸对她满满的爱意,她走了,把全部的思念都留给了爱她的爸爸,也许在她在人世的最后一秒,她都无法领悟为什么她的妈妈总是会对她表现出不满,为什么妈妈只爱爸爸却不爱她。
  人生有太多的问题是她这个年纪所理解不了的,她妈妈偏执的爱她更是无法体会,在最后,只能希望这个折翼的天使,这个美丽的小姑娘,在天堂能够绽放最美的笑容,不再受情感纠葛的纷扰。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