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离奇的死亡(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妍熙走出解剖室的时候发现慕皓然正靠在走廊的窗边,闭着眼,看样子像是睡着了,陈妍熙不忍心小醒他,可这也实在不是睡觉的地方,万不得已她还是张口叫了他一声:“慕皓然可以走了。”
  慕皓然身体一惊,快速的睁开眼睛,猛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应了句:“恩,走吧。”
  “这么快报告就写好了?”慕皓然看了看手表,也不过个把小时的功夫,没想到她速度还挺快的。
  陈妍熙笑了笑说:“大哥,哪儿有这么快的啊,我的解剖部分完成了,其它结果的鉴定要放在明天上午完成,我也需要休息的,我想你也不希望明天我倒在工作台上吧。”
  陈妍熙没有发现走在身后的慕皓然停下了脚步,显然对她刚才的话有些不太满意,她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身后没有了脚步声,这才停下了脚步向后看:“怎么不走了,大晚上的突然不出声,很吓人的,尤其是在这种地方,很诡异的。”
  慕皓然默不作声的跟上来,猝不及防的在陈妍熙的头上打了一下:“没事儿别张嘴就胡说八道,不心嫁不出去。”
  陈妍熙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倒是很自信的笑了笑:“怎么会咧,咱们队里这么多的警界精英,到时候大不了,我随便拽一个就娶了,嫁不出去,不存在的事情嘛!”
  ‘娶’一个?这个目标可太大了,貌似他办不到啊,恐怕他老妈不会同意他入赘吧,他很好奇她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坐在车上慕皓然思虑再三还是决定问一问她这个问题,他喊了她一声:“陈妍熙?”
  “干嘛啦?”陈妍熙已有些睡意昏沉,对于他的打扰表现出不悦的情绪,两条好看的柳眉毛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问你个问题。”
  “讲”
  “你选择另一半的标准是什么?”
  “高大,威猛,帅气,不害怕法医这个职业,最好是个同行,前提是个男的,我爸妈可能不太能接受同性婚姻,我也没尝试过和第三类人种交流,上次和孟辉闫涛他们打交道已经是极限了。”
  “你的要求还挺低的,我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身高不符合你要求的,剩下的男人都能符合你上述三个以上的要求。”
  陈妍熙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慕皓然越来越觉得她说的条件不是照着自己的样子描绘的吗?看来他还没有太偏离轨道,只要稍稍努力一下就好。
  不经意间,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唇角竟微微上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这在以前是他死都做不出来的动作,这也许就是爱情的力量吧!他要仔细计划一个表白的场景,回去和慕皓然取取经,毕竟这种事情他比较有经验。
  吹过牛皮之后,陈妍熙陷入了困惑:“哎,谁说不是呢,我的要求已经很低了,可是呢,说句实在的,姐已经不是第一次相亲失败了,他们一想到我是法医,连手都不愿意和我握了,害怕我用抚摸过尸体的手触碰他们高贵的灵魂。”
  “那确实,你在择偶的问题上应该把眼光放在同行里面,这一类人会和你比较有共同语言。”慕皓然同志开始玩儿起了套路,一步步将她领上了道儿。
  “同行?咱们队里是不行了,我的名声在外,他们都觉得我太二儿了,再说,好同志早就被人给瞄上了,轮不到我这个老大姐了。”陈妍熙倒也是有自知之明,对自己的状况摸得还比较透彻。
  “别着急,赶明儿我给你介绍个好的,肯定满足你全部要求。”慕皓然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还是个套路界的高手。
  “对啊,姐怎么把你给忘了呢,你可是特种兵出身的啊,duang,兵哥哥都老帅了,一身的腱子肉,大腹肌,不行我退一步,你给我找个军官也行。”陈妍熙笑滋滋的向慕皓然表达着对兵哥哥的喜爱之情。
  慕皓然对她过分的要求有些不太满意,一阵猛烈的刹车,把车停在了陈妍熙家单元门的门口:“小姐你想多了,我的战友没有人是单身,下车,别啪啪的追了,你到家了。”
  或许是慕皓然答应给她介绍对象了,陈妍熙对他的态度好了许多,脸上堆起谄媚的笑:“谢谢你啊,不过你千万先别和我爸提起这件事,否则他会向我逼婚的。”
  “快下车吧,我也要回家了。”慕皓然不想再听这个笨蛋说话了,简直是欠揍的节奏。
  陈妍熙下车回了家,而慕皓然看了看手表,用不了几个小时他又要上班了,与其把时间都浪费在回家的路上,他果断的选择了回单位办公室睡觉,单身的日子总是这么好打发,对于陈妍熙似乎他的期待又多了几分,最近他总是有一种恨嫁的感觉,他老妈找的那个所谓大师说他今年会‘红鸾星动’,看来还真让那个神棍给说对了。
  一早醒来,陈妍熙就坐在床上撒起床气,昨天晚上出了现场回来,这才睡了几个小时,又要去上班了,她怎么这么悲催。
  门外的老妈李霞美敲了不下百次的门,可是她就是不想起啊,浑身懒洋洋的没有一点力气,陈勇富见老婆叫不醒她,索性从房间里拿来了备用钥匙,从外面打开了房门,让李霞美进去把人逮出来。
  陈妍熙实在是招架不住李霞美的武术招式,没办法只能乖乖的起床,直到下楼坐在车上,她还是一副气嘟嘟没睡醒的样子。
  来到重案给办公室她本来是没想进去的,是徐若媛从门口非要叫她,她一进门就看见办公桌上放着一大束包装精美的花卉,还有一个装着甜点的盒子,她不禁感叹:“这是谁啊,大清早就撒狗粮,从实招来,你们谁找对象了,是不是你小媛媛。”
  徐若媛明知道是慕皓然拿进来的,但是接到了上司的命令她还是选择了闭嘴,她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本事撩到那么豪的老公,你看看那花儿,云南大理空运过来的蓝色妖姬,那蛋糕,著名法国品牌,甜点界的爱马仕,这一顿都赶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
  “那么有钱呢,我去,这为了讨老婆本儿下的也忒大了吧。”陈妍熙不禁感叹,这有钱人的日子她真的是理解不了呢。
  这时慕皓然开了口:“你们俩在这儿写言情呢?想的真是太多了,这个只不过是我弟弟买来讨女人欢心的,只不过今天早上他接到了女生打开的分手电话,他也用不上了就送给我了,我呢就借花献佛,请你们吃了。”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陈妍熙是信了,她管是谁送的呢,她的目的就是能分上一块蛋糕,再分上一朵小花而已,长这么大还没有男生送过她花儿呢,好像人生中有过那么一次,也是送错了人的。
  徐若媛向慕皓然竖起了大拇哥,大哥你这冷着脸说瞎话的本是真的是厉害了,佩服!
  “既然是白来的,那我们分了吧,我要一朵没开的,可以多放几天,这颜色太妖艳了,你弟弟有品味啊。”陈妍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花儿,瞬间少女心爆棚啊,如果是她的男朋友送她的就更完美了。
  徐若媛也是佩服这丫头的白痴劲儿了,哪家的弟弟失恋了还会把东西特意送到办公室给哥哥,她还真是一点脑子都不长:“姐们儿,姐最近减肥,外加有点花粉过敏,刘洁呢也说啦要减肥,这花儿,这蛋糕,你就全带走吧,好好口味,别糟践了这好东西,可不少钱呢!”
  陈妍熙非常感谢同志们的慷慨,她大方的说:“非常感谢大家的这吃,不看之恩,中午麻辣香锅姐包了,放开吃。”
  说完这丫头笑滋滋的把东西都抱走了,慕皓然满意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对徐若媛说了声:“谢谢。”
  徐若媛对他翻了个白眼儿:“我说你是什么眼神儿啊,看上这么个傻货,要说二十岁没经历过爱情,这种表现是天真,二十五岁没谈过恋爱,这种表现叫晚熟,她这都二十九了,还是这种表现,那也只能解释成二儿了。”
  “我愿意。”你还能说什么,愿意咋滴啊,不服来战呢!
  工作要紧,陈妍熙特意把这美味的蛋糕和鲜花儿送到了楼下食堂,借用了他们的冷藏柜,晚上下班再把他们带回家,她带着美好的心情开始了上午的工作。
  她把昨天晚上弄好的检材样本一一做了理化分析,胃内溶液做了毒物鉴定,还有就是兰心体内药物的血药浓度测试。
  前面几样的检查结果都没有问题,兰心胃内还未消化的食物经鉴定并没有各种有毒素物质,排除了她食物中毒身亡的可能,各器官也没有明显的病变,只有心脏出现了心室衰竭的现象,而这种反应如果不是在兰心的呼吸道内发现了少量未被排泄出来的呕吐物,还有她的血液中的血药浓度严重超标这两个现象,很有可能就会被判定为心脏病发作死亡。
  身为法医的陈妍熙很佩服这个对兰心下毒的人,这么隐蔽的方式,就算是送到医院去抢救,也未必会有医生发现异常,真的是高明。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