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离奇的死亡(8)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凯浑浑噩噩的回了家,将自己关进房里撕心裂肺的痛哭着,王家妈妈知道他是在思念兰就没有去劝他,这种事还要等他自己想开了才行,别人怎么劝都是没有用的。
  痛哭过后王凯想起了陈妍熙说的话,他将放在床头抽屉里的避孕套全都翻了出来,果不其然,每个避孕套的包装袋上都沾满了粘腻的润滑剂,兰心竟然用这样的办法欺骗了他,冒着生命危险怀了他的孩子,她怎么这么傻啊,明明知道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可她还是做了。
  他的兰心,他的孩子,究竟是谁会这样狠心毁掉了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王凯躺在床上边哭边想,任他想破了头,也想不出那个人究竟是谁。
  办公室里的慕皓然也陷入了僵局,没有怀疑对象,没有作案动机,连一个和他们夫妻二人产生矛盾的都没有,这个他杀的案件未免也太过牵强了。
  慕皓然拿着卷宗来到了解剖室,将资料放在陈妍熙的办公桌上问:“这个是你给我的全部检验结果吗?还有没有什么疏漏的。”
  陈妍熙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慕皓然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在质疑一个法医的结论,你在推翻一个案件之前的所有分析结果。”
  慕皓然拿出了那张兰心的正面照说:“你看看她,她死的时候脸上还面带笑容,死得这么安详,一切没有来由的他杀,太牵强了陈妍熙。”
  陈妍熙将照片推了回去:“那你应该去问这个凶手,为什么做得这么天衣无缝,而不是来质问我的尸检结果。”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心脏病发作的时候有可能会面色扭曲,那现在她的笑怎么解释,她在发病的时候难道没有痛苦吗?”慕皓然对兰心的面目表情提出了质疑。
  陈妍熙的眉头皱了一下,她也重视起这个问题,她拿起照片看了看,慕皓然说的也对,无论是兰心是心脏病突发死亡,还是因为钙剂和产生了毒素反应造成的心率失常,兰心的表情都不该是这样安祥的。
  “是啊,这么一说,她的表情有些诡异啊,哪怕是皱一皱眉,这都没有,她死亡的时候身体状态太轻松了,就像在睡梦中安然离世的,可这不符合心脏病发作死亡的规律啊,都已经产生洋地黄中毒反应了,嘴唇都紫了,她当时应该很痛苦,怎么还会笑得这以开心呢?”陈妍熙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或许真的有是她忽略的东西了。
  “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这表情是怎么出现的,这个笑容太诡异了。”慕皓然连连摇头,这个案子有太多让他想不明白的事情。
  陈妍熙现在也解释不清这个原因是什么,慕皓然走后她也陷入了迷茫,究竟兰心看到什么让她连这样的痛苦都能忘记呢?
  陈妍熙的电话突然响了,她接了起来:“喂,你好得重案组法医室。”
  “是我陈小姐,我看过了她是有意怀孕的,她自己知道的。”王凯悲伤的说。
  “王先生,我不知道怎么来安慰你了,节哀顺变吧,她在天堂不会再承受这样的痛苦了。”陈妍熙一向对劝解人不太在行,她用自己词穷的话语安慰着王凯。
  “谢谢你,我明白。”王凯的声音很低,但依旧是掩盖不了他的悲伤。
  在挂断电话之前陈妍熙突然问了王凯一个问题:“王先生在案发前兰心有没有和你通过电话?”
  “没有啊?什么意思?”王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是这样,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兰心的正面照片,她死亡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容,但是根据尸检的结果,她当时有着严重的心律失常,心脏病发作的时候她应该很痛苦的,这个笑容太诡异了。”陈妍熙回答他说。
  王凯的思绪明显的顿了一下,能相像得到他可能真的忽略了这一点,他也许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兰心的死上,如果不是慕皓然提起,就连陈妍熙自己也都没有把这个小小的表情放在心上,现在看来,这个表情却成了一个很严重的疑点。
  陈妍熙再一次仔细的看了一次兰心的尸体,从头到脚没有放过每一寸皮肤,突然间兰心手臂上的一个针眼似的瘢痕吸引了陈妍熙的注意。
  陈妍熙立即把慕皓然打了电话,慕皓然急急忙忙就从办公室里赶过来,匆忙之间没有穿防护服就走到了解剖台,陈妍熙扬手阻止他:“都进来多少次了,还是没有记性,穿上防护服,万一尸体上有致病源,伤到自己怎么办?”
  慕皓然悉心受教,回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套防护服穿上,带上了口罩又回到了解剖台前。
  “发现了什么?”他问道。
  陈妍熙抬起兰心的右手臂,指出上面的针孔痕迹说:“看这个。”
  “针眼儿?”慕皓然很惊讶,不知道是不是他相像的那个样子。
  “没错针眼,我看过兰心的病历,她最近都没有去医院检查的记录,而且这个印记也不像是抽血化验留下的,这个针孔很细,如果不是我刚才很仔细的从她的头看到了脚,真的发现不了,而且在这个针眼的周围还有许多已经愈合的针眼痕迹。”陈妍熙很确定的给出了结论。
  “她应该不会是吸毒吧。”慕皓然心中的疑惑更多了,她怎么会拿自己的生命如此的轻视,怀了孕还去沾染那个东西。
  “这个我不确定,在她的血液中没有发现毒素成份,如果她吸毒,那么距离上一次注射最少也已经有两个星期的时间了,否则在检测结果上都应该是阳性,但是她手臂上的这个痕迹这么新鲜,只能有一种解释,她在想要吸毒的时候已经心脏病发了,还没来得及注射,你就已经死了。”陈妍熙仔细想着每一种可能,这一种她认为是最能经得住推敲的。
  慕皓然有些发蒙,他让陈妍熙暂时停来下:“你等等,你让我捋一下啊!”
  “在王凯的描述中兰心应该是一个善良且极其顾家的女人,她可以不顾一切去为王凯怀孕,她会这么不负责任的去碰那玩意儿?”慕皓然觉得这很矛盾。
  “误用的?”陈妍熙推测
  “大姐,这是针剂不是粉儿,能把粉儿误吸了,怎么也能把针剂还误打了啊,她是个医护工作者,她对这个东西应该不陌生,我觉得不可能。”慕皓然推翻了这个推测。
  陈妍熙想着想着,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她如果是病发时想要注射这个,那案发现在应该有一个针管才对,我们去现场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啊!那个杨阿姨说她不在家,是谁从她表胳膊上拿下了这个针管。如果是之前注射的,那解释不了她体内为什么没有毒品残留啊!”
  “我的天我彻底崩溃了,一个表情就溜得我们团团转,现在又弄出这么些个针眼,太特么诡异了。”慕皓然用力的拨乱头发,他真的是将自己困在了僵局里无法自拔了。
  “笑容现在可以解释了,她在毒瘾发作,心脏病发的时候出现了幻觉,想到了令她开心的事,所以会没有痛苦,只剩下了开心的笑容。”
  “我找刘洁再去王凯家看看,试试看能不能找到那个针管,那是一个很关键的物证,上面很有可能会有他的指纹。”慕皓然急忙换下了防护服就跑了出去,案件至此似乎因为一个小小的发现就可以扭转乾坤。
  陈妍熙看着兰心那张笑脸无奈的笑了:“兰心你这一笑不要紧,给我们留下这么多的谜团,真的心好累啊。”
  再次来到王凯家,慕皓然是带着准备来的,这一次他有了目标,做起事来也不会太艰难。
  “慕组长,你们在找什么啊?”王凯不明所以的问。
  慕皓然看了他一眼,觉得有必要把事情和他再讲一下,说不定他还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呢!
  “我们在兰心的手臂上发现了针洞,而且是很多个,我们怀疑兰心注射过毒、品。”
  “这怎么可能呢,她怎么会沾上那个东西。”王凯直接否认兰心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所以我们才来找那重要的线索啊,我们想要的是那天在兰心胳膊上留下这个痕迹的针管,希望能找到线索。”慕皓然正式表明来意。
  “这太诡异了,先不说兰心药盒里的药,有人换了也有算了,可是这个吸毒,我想兰心应该不会做吧。”在王凯的记忆里兰心是一个温婉的女人,实在联想不到她会被害的缘故。
  “血液检测的确没有,但是解释不了谁会在她的一胳膊上留下这些痕迹,所以我们想先找到那个针管,检测一下就什么都有了,谁给的谁就是凶手。”慕皓然仔细的找着线索,一丝一毫都不没有放过。
  “这太奇怪了。”不光是王凯,连接触到这个案子的所有人都没办法解释这个问题。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