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离奇的死亡(10)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数据库没有?不是常住人口啊?我们北海市的居民身份证上都录入了指纹信息的。但是就算是外来务工人员只要在当地办理过暂住证的在各地的派出所都已经采集过指纹的,怎么会没有呢?”徐若媛说。
  “故意为之或者是监管上的漏洞都可能造成指纹信息的缺失,这是避免不了的,我觉得可以这样,你们记不记得当天接案的时候是兰心家的保姆报的警,现在出现了这个针管指纹不是兰心的,那就一定有人到过兰心家,但是那个保姆却矢口否认了,我觉得她的嫌疑比较大,而且她的年龄是五十多岁。”慕皓然将案件从到到尾重新捋了一遍,他认为是那保姆撒了谎。
  “动机呢?”李铎问道。
  “嘶......不知道动机,得去问了才知道啊,谁要和我去那保姆家啊!”慕皓然吸了口气说。
  “公费出游啊!”陈妍熙的眼里闪烁着盈亮的光芒。
  “如果看沿路的风景算是旅游的话,那就算是吧,而且管饭,只要是路上能遇到馆子,想吃什么随便点,但是名额只有一位,其他人给我看家。”慕皓然这话明摆着不就是让大家伙儿退位让贤吗?
  所有人都没说要去,陈妍熙倒是想着可不可以毛遂自荐,但是法医去做外围走访,这不太合适吧!
  “怎么没人去啊?”慕皓然挑眉问。
  “我想去,可是不太好吧,不合乎规定吧!”陈妍熙其实想说,那一路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吃的馆子,回来的路上也点一个带回来,可是她没有那个胆子。
  “不合适那是以前,你忘记啦,现在我们重案组可是试点,我们所有人员不分工种,都是一线工人,谁想去谁去,不分内勤,外勤,何况我们给人员这么紧张,有人愿意去就不错了。”徐若媛早就已经被慕皓然的几顿饭给收买了,此时她也‘假公济私’的在慕皓然的娶妻之路上推波助澜。
  慕皓然在心中给徐若媛大大的点赞,这有脑子的果然比陈妍熙的情商高多了,陈妍熙什么时候有这智商,他也不至于这么累了。
  “那带我去呗,这还是我第一次‘出差’呢,以前最远也没出过北海啊!”陈妍熙举起了小手毛遂自荐。
  于是他们两个人踏上了去保姆杨阿姨家乡榕城的火车,由于杨阿姨的老家所在城市没有高铁通过,他们只能选择坐普快列车,在上了火车的那一刻陈妍熙便有些后悔了。
  到保姆家的路程大概在二天,可是他们却没有买到卧铺的票,从在这硬坐儿上,陈妍熙觉得自己可能熬不过两天屁股就得开花。
  “我能回去吗?”在车上坐了七个小时陈妍熙就已经挺不住了,她甚至出现了幻觉,她仿佛看到了家中那个柔软的大床。
  “可以啊,按照现在这个坐标,离这儿最近的一个车站可能还要十一个小时到,到时候你就下车自己买票回去吧。”慕皓然经过长期的艰苦训练对于这种小儿科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七个小时对于他来说也只是相当于陈妍熙坐了七分钟而已。
  “啊?还要十三个小时啊,我的天让我坐二十几个小时那不比站解剖台上还累?”陈妍熙哭丧着脸,简直就是生无可恋。
  好在他们两个的坐位是面对面的,慕皓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把腿搭在上面,把身体往下挪一挪半躺着会舒服一点。”
  陈妍熙知道这样一来自己身体上的大部份重量都会转移到他的身上,她不能这么自私,于是她摆摆手:“算了,一个人累何苦要两个人一起累呢!”
  慕皓然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直接将她的两条腿放到自己腿上:“基于战友的情谊,如果太累的话我可以提供免费的按摩服务。”
  “那我就不客气啦,我先睡会儿,你自己玩儿着?”陈妍熙也不跟他客气,将身体往下一秃噜,睡了一个香喷喷的觉。
  一觉醒来,陈妍熙看到外面的天都亮了,他们上车的时候是下午,她睡觉的时候是坐了起个小时的车,当时是傍晚,那现在天都亮了,那她是睡了多久?她的数学不怎么好,是睡了一晚上吗?
  她的的目光瞄了一眼自己放在慕皓然身上的腿,那她是不是就这么的压.了他一晚上?她想偷偷的将自己的腿拿下来,可是却发现腿已经麻了,动弹不了了。
  她的动作也让正在打盹儿慕皓然醒了过来:“睡醒了,你这一觉可是够长的,估计你在重案组混了这么久也没睡过这么长的觉啊,下次多出出差,连养神都有了。”
  “神是养了,可是身体在备受煎熬,你帮我把腿放下来,我动不了了。僵住了。”陈妍熙最舒服的那十来个小时都在梦中度过了,这一觉醒来又是痛苦的折磨啊!
  慕皓然向前倾了倾身体,将她的腿抬起来放了下去,腰上突然传来的一阵巨痛让他意识到情况不妙,老伤好像是犯了,看来是坐得太久了。
  慕皓然艰难的起身,坐了这么久,他也是时候去放放水了,陈妍熙看着他行动不便的样子便知道一定是自己在他的身.上.压的时间太久了,她不禁有些愧疚。
  慕皓然活动了一下筋骨,来回走走,腰上的疼痛却丝毫没有减轻,但是僵硬的感觉得到了些许缓解。
  从洗手间出来以后,慕皓然去餐车买了两份高配版的盒饭,睡了这么久那丫头一定也饿了,这二十四孝的老公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和他们家老头子相比还差得远呢!
  离得老远陈妍熙就闻到了饭香,是她饿了太久了,她眼巴巴的看着慕皓然一点点向这边走来,时不时的还吞着口水。
  “饿了吧,快吃吧!”慕皓然将盒饭放在火车的小餐桌上,自己在陈妍熙的对面坐下,腰上传来的剧痛让他面部的表情已经有些扭曲。
  陈妍熙没有着急吃饭,而是对旁边的年轻女乘客说:“美女,你能不能和我朋友换个位置坐一会儿,他的腰上有伤,可能是做得有些久,老伤犯了,我想帮他推拿一下。”
  “哎不用了,老毛病了,一会儿就好了。”慕皓然对她的关心自然是很欣喜的,但是他可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她搞.暧.昧,这种事换个场合会更好。
  这时女孩儿很爽快的答应了,站起身朝她笑了笑说:“你们两个的感情真好啊,他让你舒服的睡了一晚上,你现在又给他柔腰,好浪漫哦。”
  “快点吧,揉一揉会好得多,要不然还有近二三十个小时的车程,可有你受的了,别等人没的着,我先把你送医院去了。”
  盛情难却,女孩儿已经让出了坐位,陈妍熙往里面坐了坐,让慕皓然侧身坐在自己旁边。她轻轻的撩起了慕皓然T恤的下摆,一个枪伤痕迹震撼了她的视觉设计,很明显的近距离射击才会留下的伤疤,他到底经历过什么鲜为人知的故事呢?
  陈妍熙的手指轻轻的放在上面问:“是这儿吗?”
  慕皓然感受着她指间传递过来的力度点点头:“嗯,这是里,可能是夏秋交替,天气有点转凉就有点受不了了。”
  “身体上有老伤就是这样的,你往前倾一点,这样才能用得上力气。”陈妍熙推了推他的后背说。
  慕皓然将身体往前靠了靠,陈妍熙为他按摩起来,学了这么多年医,这还是陈妍熙第一次用活人练手,从前她手说给老爸老妈尽尽孝心,可是他们老说自己是拿手术刀的,做不好中医的活儿。
  因为没有实践,她也不确定自己的力道是否合适,于是她问:“这个劲儿行不行,重了的话告诉我,不用硬撑着。”
  “很好,比我们队里的保健医强多了。”不得不说陈妍熙的力道很精准,慕皓然腰部的疼痛缓解了许多。
  陈妍熙给他揉了近半个小时,慕皓然感觉到她的力度越来越小了,知道她一定是累了,于是他放下了自己的T恤,对她说:“先吃饭吧,我已经好多了。”
  “嗯,你不舒服了就告诉我,我再给你推拿一下。”
  “好。”
  不知不觉间慕皓然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发生了些微妙的变化,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记得当天在陈妍熙家吃饭的时候,她的手轻轻的放在他脸上的那一刻,他就发现他再也无法把她当作普通同事般对待。
  而陈妍熙对于慕皓然的感觉还只是停留在她认知到了慕皓然的阎王脸只是他用来掩饰自己的工具罢了,其实他一点都不可怕。
  经历了近五十个小时的煎熬,慕皓然和陈妍熙终于到了杨姓保姆的老家榕城,根据当初她留在兰心家的身份证复印件上的地址,他们又坐了近三个小时的农用三轮车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县城。
  在当地村民的引导下他们找到了那张身份证上的地址,可是令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身份证上住址上居住的人根本就不是那个杨姓保姆,天呢,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难道真的是遇到了一个假保姆?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