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离奇的死亡(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皓然,这是不是真的。”陈妍熙头上的青筋突起,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她这坐折了老腰来到这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说呢?刚才那阿姨不是说了吗?他们都搬到这儿几年了,他们根本就不认识杨慧丽是谁。”要不是组长的身份摆在这儿慕皓然也想发火了,他这腰都快成两截儿了,弄了半天让老太太给忽悠了。
  陈妍熙现在想掐死慕皓然,这说好的一路风景,说好的饭店任她挑,说好的舒舒服服旅行出差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骗人的。
  “现在怎么办?”陈妍熙问。
  慕皓然无奈的拿出电话拨给了李铎:“申请发协查通报,就是她了,她有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到兰心家工作,王凯说过,她离开的时候他特意送她到火车站,看着她上车的,她的家根本就不在这里,如果她隐瞒身份只是为了打工,她根本就不会上那辆火车,马上去申请,我们这就回去了。”
  “靠。这么大岁数儿的老太太也有这么高的智商啊?这也不存在的事儿啊,身份证在全国人口信息网上查得到是真的,怎么会没有这个人呢?”李铎也深深被折服了,没想到这么多个警界精英都让一个老太太给涮了。
  “现实就是如此啊,查无此人,回去再说吧,这里面肯定还有我们没有猜透的事情。”
  慕皓然挂了电话,一言不发的看着杨慧丽身份证上的地址,他问旁边一同随行的当地派出所民警:“你们平时不做人口调查的,一个人离开了三年,你们都不知道?”
  小民警尴尬的笑了笑:“我们这儿就是个小地方,平时也没有案子,相安无事这一过就是几年,她卖房子也没到我们这儿迁户口,户籍还在我们这儿,我们也没有在意啊。”
  “你们倒是轻松了,你知道浪费了我们多少人力物力吗?我们来回往返这儿需要近六天的时间,嫌疑人早就跑了。”慕皓然的语气不太友善,如果这是他手底下的兵他早就收拾了。
  小民警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也不敢和慕皓然犟,一共这个小村子就几百号人,几十年来都没发生过一场案子,他们的派出所都快成摆设了,谁成想会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啊!
  陈妍熙推了推慕皓然的胳膊:“慕皓然,线索又断了,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慕皓然扭了扭腰,靠在一面土墙上说:“我已经让李铎发协查通报了,不管怎么样先找到这杨慧丽再说。”
  “小同志,麻烦你问一问住在这里的老户有没有谁对杨慧丽有印象,她户口在这里为什么所有人都说不认识她。”慕皓然对随行的小民警说。
  “嗯,好。”小民警不想放过这个将功赎罪的有关系,他进了村子,积极的帮助慕皓然他们寻找线索。
  “看来他们这里的户籍系统存在漏洞啊,落户的时候都不查人口的,否则这么小的一个村子,当地片儿警对这些人信息应该了如指掌啊。”
  陈妍熙和慕皓然在村边等当地的民警给他们了解一些线索,慕皓然也用这个时间在网上买好了返程的火车票,他已经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准备。
  民警来到了当地村干部的家里,他是这里土长土长的人,对这个村子的自然情况会很了解,他将杨慧丽和身份证信息让村干部看:“大叔,你看你们这儿的这个人你们有印象吗?”
  村干部朱海强拿起照片仔细端详起来:“杨慧丽?不认识啊,我在这村子里生活几十年了,姓杨的一共也没有几户,我都认得,这人不认识啊,小同志会不会是你们弄错咧?”
  “怎么可能呢大叔,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户口怎么可能开差了呢!”小民警连忙否认是因为他们的原因造成的错误。
  “这,这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不认识啊。”村干部将手中的身份证复印件照片将还给他。
  小民警一脸失落的走到村边很遗憾的对慕皓然说:“慕组长,很抱歉我不知道是哪里出的问题,这个村子里的人都不认识杨慧丽。”
  “她是户口本上的户主,而你们却没有一个人认误她,我他妈的就想知道当初这个户口是怎么上的。”
  慕皓然现在真的要佩服这个杨慧丽了,她竟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公安局的户籍档案上,而且合理合法,但却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她来自哪里,她又将要到哪儿去。
  “慕组长我真的很抱歉,我无能为力,我们上的老所长已经退休好几年了,要不我带你去问问他吧,或许他会知道这个杨慧丽。”小民警想到了他们的老所长,或许他会知道一些他们这些新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走吧。”无奈之下慕皓然只能抓住这最后一个飘零在空中的树叶,这是一丝希望,他不能放弃。
  慕皓然和他回到了派出所,已经退休的老所长接到电话也赶到了,当他看到杨慧丽的照片时也是思索了半天,他手摸着下巴想了半天:“这个杨慧丽的户口好像是我经办的,而且并没有违反任何规定。”
  “所长,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慕皓然问。
  “是这样,这个杨慧丽是我们这个地区2006年第一批办理二代身份证的,她当时的确不是我们村的居民,他是这个村刘富根家的侄女,也就是你们刚才去找杨慧丽那家的老户,我记得当时是作为亲属投靠的,刘富根终生未娶,他死后户口注销,杨慧丽就理所当然的成为户主,刘富根家的房子也是她几年前回来处理的,所以大家都不认识她也很正常。”
  原来是这么回事,既然不是公安系统内部存在问题那杨慧丽的身份就是真的了,慕皓然对于下一步的工作已经有了安排。
  慕皓然和陈妍.熙.来不及休息就踏上了返程的火车,这一次仍然是没有卧铺的票,他们只能再挺上两天的大硬座儿了。
  陈妍熙面如死灰的坐着,那双眼睛死死的瞪着慕皓然,慕皓然拿起杂志挡住了自己的脸,这是要报仇的节奏啊。
  陈妍熙将他手中的杂志拿下来,让他无处躲藏,她开始了审讯:“说好的一路风景如画呢?”
  “季节更替,叶子掉光了,影响了美感。”慕皓然的这个理由绝了。
  “说好的轻松惬意,公费旅游呢?”
  “反腐倡廉,想想算了,想玩儿放假时候我私费请。”
  “那最次的吃饭随便挑呢?”
  “火车上也没有饭店,吃饭的时候我让你挑了啊,你还点了最贵的四个菜呢?”
  “你这嘴吃多少肥料啊,怎么这么有劲,上的是农家肥吧!”除了脑子里灌满了粪的人,其他人也说不出这么怼人的话啊!
  “你是第一个闻到我嘴里有农家肥味道的人。”
  “我不管,这几十个小时,你得给我算工伤。”
  “工伤也得验伤啊,你这坐火车坐伤的,你这个法医告诉我一下得怎么验?”
  “你滚......别和老娘说话。”
  看着陈妍熙气呼呼的模样慕皓然轻声一笑,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巧舌如簧的人,偏偏他遇到了陈妍熙就变得能说会道了,和她打嘴仗似乎成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乐趣。
  坐了几天的火车,唯一能让陈妍熙感觉欣慰的就是这火车上的盒饭还挺好吃的,要不然她这可就真是生无可恋了。
  又是一顿晚饭时,陈妍熙挑挑拣拣将自己不愿意吃的配菜全都挑到了慕皓然的饭盒里,而慕皓然一点也不嫌弃都一一塞进了肚子,虽然他也不愿意吃,但是未来老婆给的,他岂能不吃呢。
  “你看你家两口子多甜蜜,你可倒好,一点都不关心我。”他们旁边坐位的一个年轻女子对她的丈夫抱怨。
  “你要是长成那个样子,我也关心你。”
  “那你也没长成人家那么帅啊?”
  陈妍熙听不下去了,这两口子怼起来还真是不留余力,为了不让他们的矛盾升级,她出面想要化解矛盾:“美女,你误会了,我们两个不是两口子,我们是一起来出差的,浪费粮食是有罪的,我只是不想犯罪而已,正好他不挑食,我就会送他了。”
  年轻的女子看起来就是个情场高手,她看了一眼慕皓然,他看她的眼神分明不是同事之间的纯洁友谊,暗恋能做到这样,也是极品了,她撇了撇嘴对陈妍熙说:“你这是在和我花式秀恩爱啊,他都快把你揉到眼睛里了,还不是搞对象,不是你骗我,就是你太傻。”
  陈妍熙无言以对,这丫头有毛病吧,怎么听不懂她说的话呢,吃个饭都能搞成对象,那她相那么多次亲都没擦出火花,岂不是太荒诞了,她应该嫁了千百次才对。
  慕皓然对她这脑子也是佩服了,他都这么直接了,她怎么就是还看不明白呢,他还得怎么做她才能明白他的意思呢?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