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离奇的死亡(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也许是她没有机会。”慕皓然心中隐隐有着一种感觉,这个‘杨慧丽’就是陆涛的母亲。
  “那你说她还会不会再对他动手啊?”陈妍熙突然想到会有这种可能。
  慕皓然和陈妍熙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王凯,他们的心中都各自有了答案。
  “王凯,我觉得是你工作太忙救了你啊,她是逮不到机会向你动手。”
  陈妍熙的话虽然听起来不太好听,但是却得到了慕皓然的赞同,他也向王凯点了点头,王凯吞了吞口水,他想像不到自己竟然时刻生活在阴谋之中。
  慕皓然觉得对方这么处心积虑的将兰心杀害,那么她最终的目标如果是王凯,那她的目标还没有达成,就一定不会放弃,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引蛇出洞的办法。
  “王凯,现在这个假的‘杨慧丽’已经失踪了,我们对她一无所知,那么我们或许可以来一招引蛇出洞。”慕皓然和王凯说出了这个计划。
  “怎么引蛇出洞?”王凯问。
  “她如果一直认为是你害死了她的儿子,那她就一定会关注你的消息,到你上次找保姆的地方刊登一个招聘保姆的信息,让她知道你在找保姆,但不要直接找她,免得她怀疑我们在盯着她。”慕皓然对王凯说。
  “嗯,好”王凯觉得慕皓然就是自己在洪流之中的一棵浮木,只有他才能为兰心的死找清真相,也只有他才能帮助自己度过劫难。
  王凯离开以后慕皓然就坐在办公室里计划着行动方案,环环相扣,丝毫不容许懈怠。
  “慕皓然,你不觉得这样大费周章了吗?她这么千方百计的是图什么呢?想杀了他们两个的方法有千万种,为什么要这么做?”陈妍熙觉得这里面的事情被慕皓然想的太过复杂。
  “你没听王凯说吗?她的儿媳生给她生了个孙子,我想她这么大费周章,是因为她想全身而退,她还有未了的心愿,她是想把孙子抚养成人。”
  “靠,不是吧,这老太太活得得多累啊,有这个脑子可不是一般人啊!”陈妍熙觉得这个假的杨慧丽的脑部构造一定异于常人。
  “钻进牛角尖了呗!”慕皓然轻笑一声说。
  第二天慕皓然就在王凯家周围布了控,一切准备就绪,专等鱼儿上钩。三天过去了,来打应聘电话的人很多,但是却‘杨慧丽’却没有来。
  王凯在一直找着理由挑剔着来应聘的人,一直应聘了几十个人,还是等不到杨慧丽。慕皓然意识到有可能再这样挑剔下去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于是他又策划了一场应聘的戏码迷惑‘杨慧丽’。
  “小许,你一定要发挥你们东北人的豪爽气概,越村儿越好,演得像大爷重重有赏。”慕皓然让重案组的同志假装成应聘的保姆,而王凯这一次就让她通过了,他相信如果这个时候‘杨慧丽’看到了就一定会相信这场应聘是真的了。
  重案组负责内勤的许曼丽化妆成刚从东北进城的农村姑娘到中介所应聘,这一身校服式的装扮真真的演活了一个东北贫困地区出身的一个小姑娘,她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问早已经安排在中介所的同事:“哎,大姐,咱们这儿招不招保姆。”
  “嗯,有的,请你在这儿填写一个表格,把你的信息都写好,正好这几天我们这儿有几家需要保姆的,我马上安排你和业主见面。”这公式化的口吻也被我们的办案人员学得惟妙惟肖。
  “嗯姐帮我找个钱多事儿少好说话的人家啊,上一次我去那家人老不好说话了,不好伺候。”许曼丽佯装对工作挑挑拣拣。
  “咦,那好啊,我这儿还真有一个80后的业主呢,符合你的钱多事儿少,好说话的标准,要不你试试吧。”
  我们的办案人员这演技还真是够绝了,要说能拿百花金鸡也不为过了,最后许曼丽通过了王凯的面试。
  许曼丽跟着王凯回了家,到楼门口的时候她就注意到身边的清洁女工一直的盯着她看,她想观察一下这个女工,但是慕皓然却从对面的楼上向她发出信号让她不要轻举妄动。
  王凯和许曼丽进了楼门,而慕皓然则在楼上继续观察着外面的这个清洁女工,意料之中,清洁女工在王凯和许曼丽进楼门后就摘下了脸上的口罩离开了,那张脸慕皓然看得很清楚,就是那个假的‘杨慧丽’。
  就差一步他们就可以抓人了,他们在焦急的等待着她给王凯打电话,在众人的盼望之中,当天下午,‘杨慧丽’真的给王凯打了电话。
  王凯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用眼神询问许曼丽要不要接电话,经过许曼再的授意他接通了电话:“喂,杨阿姨。”
  “先生,我从老家回来了,我在原来的中介所找工作,我又看到你在上面放招聘信息啦!”‘杨慧丽’明知故问。
  “嗯,是啊,我父母来北海了,我父亲腿脚不好,需要人的照顾,我就找了个
  人。”王凯配合着她继续将戏演下去。
  “哦,是这样啊,那你找着了吗?”‘杨慧丽’问。
  “嗯找到了,是一个东北来的小姑娘,不过我看着她太小了,但是好几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先凑合着吧。”王凯并没有急着让她回来,引鱼上钩才不会引起怀疑。
  “先生,我也在北海,如果她不合适我可以回去的,反正我现在也没有找到工作。”鱼儿上了钩,‘杨慧丽’正在一步步的走进警设下的天网之中。
  “那真的太好了,您什么时候来,我就让这丫头离开,您看您在我家工作了这么久,我也习惯您做菜的口味了,您看您什么时候能来。”王凯问。
  “我随时都可以啊!”‘杨慧丽’回答。
  “那就下午吧,我这两天没有上班,您来了我也好放心回单位上班了,我在家等您。”王凯在电话里面应允她。
  慕皓然在王凯家周围全面布控,准备抓捕‘杨慧丽’。当天下午‘杨慧丽’如约而至,只不过等待她的不是王凯,而是慕皓然手中一副冰凉的手铐。
  ‘杨慧丽’讶异的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警察,她有些惊慌的问:“为什么抓我。”
  “因为你涉嫌杀害了兰心女士。”慕皓然将她送上警车前说。
  “我没有。”‘杨慧丽’本能的辩解。
  “到底有没有,回去验个指纹就知道了。”慕皓然关上了车门不再与她纠结有没有的问题。
  回到重案给以后慕皓然第一时间给杨慧丽做了指纹鉴定,结果是她的指纹和针管上的那两枚指纹可作相同认定。
  证据确凿,慕皓然和赶回来的徐若媛将杨慧丽带到了审讯室,徐若媛作为女性率先开了口:“姓名,年龄,职业。”
  “孟娟,五十六岁,大学教授。”孟娟没有死扛着,很痛快就撂了,徐若媛问的问题她都给出了回答。
  “大学教授?”这倒让慕皓然很意外,知道这个老太太不简单,可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大学教授。
  “嗯,我是安东大学化学专业的教授。”孟娟回答。
  “你为什么盗用杨慧丽的身份证信息,从哪儿得来的。”
  “很巧对不对,我们长得很像是吗?我也这么觉得,她二年前在我们家当过保姆,这张身份证是我当时留下的,没想到还能派上用场。”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巧的事,慕皓然接着问:“为什么杀害兰心?”
  “我要报仇,是他们杀害了我的儿子,医生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看着我儿子躺在手术台上,手术过程中出了问题就不管我儿子了,他才三十多岁就走了,你说我不该杀了他吗?”孟娟反问慕皓然。
  “但为什么你杀的人是兰心?”慕皓然继续问她。
  “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杀了王凯,他们都是那家医院的,都该死,让我刚出生的孙子没了爸爸,凭什么他们在世上活的舒舒服服,我儿子就得去送死呢?”此时的孟娟心态很偏激,就像是慕皓然所说的,她觉得她的儿子在这场手术中是枉死的,所有人就该去给他怕儿子陪葬。
  “你用什么方式杀了兰心”慕皓然接着问道。
  说到这里孟娟颇为自豪的笑了笑:“你们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我是化学教授,兰心有严重的心脏病,我三个月前开始在她的药里混进了钙片,原本我是想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走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我更想让她尝尝被折磨的滋味。”
  “我儿子死后我染上了毒瘾,为了让她体会我的痛苦,我就给她注射海.洛.因我要让她的心脏一点一点的承受不了毒瘾发作带来的痛苦。这些日子王凯到外地出差,我就不给她打了,我就折磨她,那天她又犯隐了,我想要给她打针,再折磨她几天,但是刚扎上她就不行了,我就把针头拿下来了。”
  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却让慕皓然的心口压上了千金巨石,对于这样一个老人,也他也无法一味的去批判,错已铸成,多说无意。
  孟娟被带走之前,慕皓然对她说了这样一番话:“孟娟按照你的年龄我该叫你一声阿姨,既然您已经承认了杀人的事实,也交待作案动机,我们也就不再说其它的了。”
  “但是我想和您说的是那次手术的结果是没有问题的,上级有关部门也给出了鉴定结果,您的儿子陆涛是因为脑部肿瘤破裂大面积出血致死的,你们家属当初也是执意要做这个手术的,术前术中术后的会出现的状况王凯也都向您做出了解释,您也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了,这个结果您是早应该知道的,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我们能够理解,但是您不应该把这都归咎在王凯身上,凭良心讲,他是一个尽责的医生。你在他家工作的时候应该对他的为人有了了解,是您太偏执了。”
  孟娟垂下头没有说话,一行热泪潸然而下,朦胧了她的双眼,不知是她对自己行为的忏悔,还是对未来的恐惧。
  她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慕皓然他们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