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鬼火之谜(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约过了六七个小时,王颖和死者的DNA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结果表明死者就是王颖的姐姐王婷。
  得知这一结果王颖当场就昏死过去,陈妍熙对她进行了当场救治,没过一会儿她便清醒过来,她声音嘶哑的说:“姐,我姐,怎么会成了那样。”
  陈妍熙将她扶起来坐好:“是这样的,昨天我们接到报案后在护城河附近的取暖公司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也就是你的姐姐王婷,表面上看她是被煤渣的剧烈高温活活烙焦的,但是我们的初步勘检结果定性为他杀,因为你姐姐在死的时候上半身的衣服都被人脱光了,这么冷的天,她总不会一个人光裸着身体跌进煤堆吧,具体的死因我们还需要进行尸检,现在请你或者你的家人在尸检同意书上签字。”
  “尸检?”人生未经过波浪的王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她似乎还没有接受姐姐已经过世的事实。
  陈妍熙见她被打击得不轻便问:“小妹妹,你们家还有别的亲人吗?或者我找他们谈也可以。”
  王颖木讷的摇摇头,机械的说:“没有,我父母早就过世了,只有我和姐姐相依为命。”
  突然她又放声大哭:“姐姐,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陈妍熙抱住她小心翼翼的安慰着,过了许久,她的情绪才得以平息,慢慢的缓过神来:“我签字,你一定要帮我找到杀死我姐姐的凶手。”
  陈妍熙点点头将同意书递给她:“你放心吧,这是我们的职责。”
  拿到同意书后陈妍熙迅速进入工作状态,解剖室的厚重铁门被缓缓关起,陈妍熙穿上了防护服,戴上了口罩,深深的向王婷鞠躬后开始了解剖工作。
  相比严重的被火焚烧的尸体,王婷的尸体表面还有没被火灼烧的地方,尸表并没有完全碳化,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能够减少很多工作量。
  陈妍熙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了王婷的尸体表面,并没有明显的机械性创伤,也没有明显的出血创口。
  随后陈妍熙又检查了王婷的呼吸道,她的嘴里,鼻子里都是被炝入的粉尘和煤渣,这就证明她是活着的时候被扔进的煤渣堆。
  外表的勘检已经结束,陈妍熙又对她的脏器、胃内溶物和生.殖.器内分泌物及残留物进行了检查,有少量物证,但没有明显的异常。
  在晚上下班前陈妍熙将尸检报告交到了慕皓然的办公桌上:“诺,完事儿了。”
  慕皓然楞了一下,突然叫住了刚要走出办公室的李铎和徐若媛:“等会儿走,先开会,要不明天早上你们得六点上班。”
  徐若媛和李铎都伸出了手指指着陈妍熙:“你晚会儿送来不行吗?我们马上就走出去了。”
  “但是我明天不想起早。”陈妍熙是典型的能贪黑不能起早的人,让她早起,还不如送她去死,很痛苦。
  “得祖宗们,开会,快开会,开完了走人了。”李铎服了,人家两口子,他是小兵一个人微言轻啊!
  “陈大法医你先来吧,就你有线索啊,我们啥都不知道啊!”徐若媛恭敬的对陈妍熙说。
  “我有那么重要吗?”陈妍熙小小的自恋了一下。
  “有,当然有,我们吃饭都要仰仗您老人家呢,您说重要不。”李铎痞痞的说。
  陈妍熙傲娇的掩住了嘴巴,没想到自己这么厉害呢,心中的小傲娇狠狠的得到了些满足。
  “收,收,快开始吧,其实我也饿了,不介意的一会儿吃完饭再回家。”慕皓然敲敲桌面提醒。
  “老大,我们可以边吃边聊。”陈妍熙吃货的本质展露无疑,一提到吃就得意忘形。
  “哼,也行吧,走吧,德玉轩。”慕皓然看了看时间,已经下班了,同志们经常连夜工作,已经很辛苦了,他就别再添堵了,招人恨,还没娶到老婆呢,不要四处树敌才好。
  德玉轩,北海城里著名的主营火锅的餐厅,自家出产的羊肉,肥牛,那叫一个鲜。
  水还没开,陈妍熙咬着筷子口水已经流了半里地了,吃货就是这点不好,遇到吃的就想马上塞到嘴里,否则那叫一个难受。
  “陈妍熙,肉还要等一会儿才熟呢,你要不要趁着这个时间把案情说一下,一会儿再痛痛快快的吃。”李铎其实是怕一会儿内容太血腥自己会吃不下去,尤其他还点了一堆筋头巴脑的。
  “咦,那多没意思,边吃边聊多刺激。”有其父必有其女,陈勇富教育出来的女儿怎么会不喜欢重口味呢!
  “大爷的,算你狠。”李铎指了指她说。
  陈妍熙满脸无辜的眨了眨眼:“大爷我现在倒是没有,他老人家已经过世多年了,要不我把他墓碑上的二维码发给你,你加一下,他老人家也是个老侦查员,你们可以互相交流一下。”
  “行了行了,别拿老人家开玩笑了,你大爷要是真加了他,他不得吓得尿了裤子。”徐若媛笑着调侃。
  陈妍熙看了看铜锅上的水,已经开始冒泡了,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水一会儿就开了,边吃边聊,边吃边聊,促进吸收,来吧,小伙伴儿们,喜涮涮啦。”
  徐若媛和李铎的嘴角抽了抽,这吃货,眼睛里就只有吃,就不能看看周围的形势吗?某些人的眼晴都要快掉她身上了,她还是不自知,还真不知道她是傻还是单纯。
  慕皓然将麻酱调好问她:“要不要放其它调料。”
  “辣椒油和芝麻就好了。”陈妍熙咬着筷子说。
  徐若媛和李铎简直是忍无可忍,拿他们俩当电灯炮,这么大瓦数的好吗?能不能顾及一下他们的感受。
  慕皓然又往碟子里放了一勺芝麻,还有一少量的辣椒油,他说:“女孩们别吃那么多辣,伤身体。”
  “哎,不会啦,辣椒能驱寒,我体质寒,要多吃点。”陈妍熙摆摆手,又拿着装辣椒油的罐子往自己的碟子里放了一些辣椒油,看着红乎乎的颜色,才觉得满意。
  涮在锅里的肉和青菜都已经好了,四个人围坐在一起,氛围很好,但是他们也没有忘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谈。
  “能说吗?不能说我们明天开会再说。”慕皓然说。
  “当然能,只要你们能听,我就能说。”连看完爆头还能喝豆腐脑的陈妍熙说个解剖又怕什么呢?
  “我们不想听,你们是不是要把我们赶出去啊!”李铎吃了口羊肉说。
  “会”
  “会”
  陈妍熙和慕皓然异口同声的说,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看一家门,连话都说的一样。
  “那你还是说吧,吃吐了再说。”徐若媛为了吃,也是不顾一切了,忍了,谁让她心疼这千八百块的肉钱呢!
  “那我就说啦。”陈妍熙脸上冒出坏坏的笑容,这种整人的事儿她最愿意干了。
  “死者,王婷,女性,30岁,死者呼吸道内有大量的粉尘颗粒物,呼吸道粘膜受损严重,肺部明显充血,这是最明显的生前进入煤渣堆的证明,而且死者在死前剧烈的挣扎过,面部狰狞,在死之前有生活反应,也能证明其在进行煤渣堆之前还没有死亡。”
  “根据死者胃内食物残渣的溶解程度可以推断死亡时间大约在12月7日晚十点左右,也就是王婷最后一次进食6小时后。其他部位就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了,体内有酒精成份,吃饭时喝了酒,没中毒,没外伤。够简洁了吧,开吃吧。”
  陈妍熙痛痛快快的说完了话,一头埋进羊肉堆里,剩下的事情就要他们去讨论了和她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最后一次进食6小时后,晚上十点,她晚上吃得什么啊?”慕皓然问。
  陈妍熙摇摇头:“哥哥,进食6小时后死亡的时候,她的胃和十二指肠已经排空了,我查不到咧!”
  “那昨天晚上你说过她死前可能受到了侵犯,有没有检到那个.....”慕皓然难得的有些难为情,但是他又不能不问,这就尴尬了。
  陈妍熙嘴里吃到半道的肉猛的就吞了下去,烫得她哇哇大叫,慕皓然连忙递过来一杯饮料:“又不是没听过,自己就是个学医的,怎么听起来比我还难为情呢?”
  陈妍熙将饮料咽下去:“解剖是解剖,在饭桌儿上提这个事情就有点恶心啦,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个事情,在她的体内呢,我发现了女性的分泌物,但是没有,另外还发现了正构烷烃。”
  “正构烷烃?什么东西?”慕皓然对化学名称不太熟悉。
  “液体石蜡。”陈妍熙解释道。
  “什么蜡?”慕皓然还是不懂。
  “哎呀,避孕套外面的润滑油哇,笨蛋。”陈妍熙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扔走出包房,去了洗手间,遇到这么个笨蛋,非得让她把话说明白吗?
  慕皓然的脸红得像喝了二斤白酒,这可真超乎了他的想象,那个东西他还真的不太熟悉,当然不会去了解它的成份了,天呢,他真要被自己蠢哭了,怎么会问这么尴尬的问题。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