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鬼火之谜(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陈儿啊,你说这点我不和你犟了,你们这慕组长可隐藏得太深了,寻思他条件挺好,混身名牌儿,可没想到这都到了暴发户的级别了啊!”白峰见过有钱人,可是这么有钱的还是头一次见呢,估计连这地砖都是用金子钩的缝儿,满地的金子。
  陈妍熙在慕胜达夫妻俩的房间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慕皓然说的喝水的杯子,在寻找水源上就出了问题。
  “这么大的房子,这慕叔叔是在哪儿喝的水呢,让我找找......”陈妍熙在房子里找着慕胜达喝水的水源。
  杜江拉住了四处乱蹿的她:“我说你是不是傻,你问问慕皓然不就完事儿了吗?四处找什么?”
  陈妍熙也反应过来:“咦,也是,我给他打电话,等会儿。”
  陈妍熙将电话打给了慕皓然:“慕皓然,你爸爸喝水的杯子是在卧室里吗?我们到了,没有看到啊!”
  “不会吧,我爸喝了水就发病了,我妈没收拾过房间。应该就在床头呢!”慕皓然说。
  陈妍熙往卧室的床头柜上看了一眼,她意识到情况不妙:“慕皓然,你们家还有别人吗?这杯子很有可能让人拿走了,房间里真的没有。”
  慕皓然心里一惊,没想到他们的速度这么快,他和陈妍熙说:“妍熙,你把电话给白峰,我和他说几句。”
  陈妍熙出了房间,将电话递给白峰:“白队长,我们组长要和你说话。”
  白峰点头将电话拿了过来:“慕队长,你说。”
  “白峰,你们查一下室内的指纹,看看有没有有价值的线索,陈妍熙没有发现我父亲喝水的杯子,我知道这事儿是谁指使的,等我回去和你细讲,你们先把物证取了。”慕皓然和他说。
  “我知道,技侦的杜江在取证,但是有点脑子都能想到戴脚套,不太容易啊!”白峰有些为难。
  “真的是麻烦你了,现在能确定我父亲的事儿是有人故意为之了,那帮人要动手了,这样白峰,我明天早上要出任务,等我回去了我们一起谈谈吧,我把情况和你说一下。”
  “行,你也别太担心了,叔叔的手术情况怎么样,还顺利吗?”
  “还没出来呢,栓塞的部位不少,不太好做。”
  “那你也得注意休息,不行的话出任务的事儿就交给别人吧!”
  “我知道,我自己会注意的,你辛苦,有机会请你来家吃饭。”
  寒暄了两句,慕皓然就挂了电话,慕胜达从手术室里出来了,手术还算顺利,只是还很虚弱。
  “皓然,你爸已经没事儿了,你先去休息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大男人别让情绪把自己压垮。”经过那次谈心,陈勇富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家儿子对待,他不希望慕皓然因为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前程。
  “我知道陈叔,我什么都不会做的,这些事儿我不会插手的,但是如果到最后情况复杂的了,我可能在重案组和家庭之间做出取舍,但是您放心,我不会让妍熙受委屈的。”
  慕皓然现在也是进退两难,慕家这个庞大的家族就像一个无底的深渊,他随时都有可能被这黑暗吞噬,他虽不舍让陈妍熙踏进来,可是这份爱他又不想轻言放弃,他真的已经爱上了这个单纯善良的姑娘。
  “别想太多,车到山前必有路,万事小心,只要你好好的我就相信你能照顾好妍熙,去休息,我和你阿姨已经睡了一觉了,明天该上班上班,你在这儿也什么都做不了。”陈勇富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徐素敏也哭了半天,眼里已经布满了血丝,慕皓然考虑到老人家的身体,就没再推辞:“叔叔阿姨,那麻烦你们了,我先送我妈去酒店休息。”
  “我不回去,我要在这儿陪着你爸。”徐素敏不肯离开。
  “妈,有叔叔阿姨在这儿您就放心吧,您熬坏了以后谁来照顾我爸,小弟和小妹也快回来了,别让他们担心,您也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您还得养好精气神儿看我娶媳妇儿呢不是。”慕皓然蹲在徐素敏身边安慰着母亲。
  在陈勇富夫妻俩和慕皓然的劝慰下,徐素敏终于答应先回酒店休息,到了酒店以后慕皓然把徐素敏送进房间后,自己在酒店浴室里抽了很久的烟,十五年前的一幕幕在眼前如放电影一样重演,恨已经完全不能表达他此时的情绪。
  口袋里的电话响起,是白峰,他连忙接了起来:“白峰,结束了吗?”
  “结束了,没有线索,我想和你谈谈。”
  “行,我在市医院附近的恒泰酒店,我在楼下大堂等你。”
  白峰将陈妍熙他们送回去以后就赶到了酒店,慕皓然叫了两杯咖啡,坐了半天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最后白峰开口划破了僵局:“慕皓然,我很理解人的心情,有些客套的话我们总说,我们俩再重复一下就没意思了,开始吧!”
  慕皓然将无糖的黑咖啡一饮而尽:“白峰,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讲完了,你就知道这是谁做的了。十五年前,我刚刚高中毕业,结束高考以后就放了暑假,那天我和我弟弟妹妹一直呆在家里,午饭过后,他们俩说困了,我就让他们上楼去睡觉,我自己在楼下看书,突然就有一群人闯了进来,我被绑着,打晕后放进了麻袋里,扔到车上。他们以为我晕了过去,但是没有想到我在车开到半路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他们谈话的内容,我听得一清二楚。”
  “是有人雇他们要将我和弟弟妹妹绑架,假意要一笔钱,实际上是要杀了我们。那天恰巧他们俩在睡觉,对方以为只有我自己在家,就将我带走了。而雇他们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亲生母亲艾美玲和我的二叔,我妈妈当年出轨,和我二叔走在一起。后来我的爸爸娶了我现在的妈妈,他们的感情非常好,徐妈妈对我也一直视如已出,甚至比对我弟妹还要好。而我爷爷对我二叔已经寒了心,在临终前将所有的遗产全部留给了我父亲和我们兄妹三个。”
  “艾美玲和我二叔慕凯达见不得我爸和徐妈妈过得幸福,也恨我们继承了爷爷的财产。而艾美玲,我的亲生母亲,为了和慕凯达在一起,帮助他敛财,亲手策划了这场绑架,杀了我们兄妹三个,从而达到打击父亲的目的。他们想坐收渔翁之利。”
  “他们在黑暗的屋子里折磨了我三天三夜,最后想把我扔进北海青岩山后面的河里,是警察及时赶到救了我。白峰,你能感受到我当时的感觉吗?是我的亲生母亲要杀了我,巩固她和她情人的关系。”
  慕皓然面无表情,但坐在对面的白峰却听到了牙齿咬合的咯咯声响,他在愤怒,十五年了,这件事,他只说了两次,每一次提起,无疑都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每一次的提起就像是又在他的心尖上插了一把刀。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怀疑这件事情和你的亲生母亲和你二叔有关系?”白峰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
  “不是怀疑,是肯定,这么多年他们做的事可还不是这一件两件,公司里有他们的股份,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爸第一次发病,就是因为他们,我当年谈了一个女朋友,处了近三年,到最后我发现她竟然是我的亲生母亲安排在我身边的,当时我还在部队里,他们差点害我犯错误,三年的感情到头来竟是一场欺骗,一次次的欺骗和陷害,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挺过来的。”
  白峰抬起手止住了他:“慕皓然,收起这些负面的情绪,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会派人下去调查。”
  慕皓然抿了抿唇:“谢谢,但是有一点还请你帮个忙,我和你说的这些话,暂时不要告诉陈妍熙,我喜欢她,她暂时还没有接受我的感情,我不想吓坏了她,我准备把事情处理好了,再去追求她的。这是我在感情失败以后的第一份感情,我很珍惜,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
  “这个当然,我有义务保护你的隐私,但是那个姑娘,你可真有勇气,要是我,我可不敢娶,那也太彪悍了。”白峰笑着说。
  “她的好,只有我能体会。”是啊,一般人还真是不懂得他的审美。
  白峰和慕皓然谈了许多,白峰对慕家的情况也有了一个大概的理解,结束了谈话都已经是凌晨了,他们两个都顶着个黑眼圈儿回到了个自的工作岗位。
  慕皓然整理好心情,给大家伙儿准备了早餐,体恤一下他们的辛劳。陈妍熙路边办公室时看到了慕皓然,便走了进去问:“慕皓然,你还好吗?叔叔怎么样。”
  慕皓然转过身扯一下嘴角:“没事了,手术很成功,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我也很好,吃饭了吗?有小笼包和紫菜汤,还有你喜欢吃的炸鸡。”
  “我去食堂吃就行了。”自从慕皓然向她表白后她就很少在办公室吃早餐了,总要避嫌的。
  “吃点吧,你要跑两个案子,很辛苦,不吃怎么行,我们一会儿还得去刘耀家看看,别跑半路再累晕了,以队长兼组长的身份命令你吃早餐。”慕皓然软硬兼施的对陈妍熙说。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