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鬼火之谜(1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妍熙强忍着走进厨房,四处散落的尸块让她无从下手,她对慕皓然说:“从队里调人吧,我一个人处理不了,从现场散落的尸块数量来看不止一具尸体。”
  慕皓然点点头,直接把电话打给了市局,这已经不仅仅是特大案件这么简单了,十多具尸体,在全国来说都够得上是要案了,让他们重案组摊上了,今年春节都有可能过不去了。
  随后他又给李铎打了电话,马上对刘耀实施抓捕,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大量的尸块,就算是不进行尸检,逮捕他也是绰绰有余。
  二十多分钟以后,两个现场外已经都围上了警戒线,公安、特警各部门全副武装,陈勇富亲自带队来到取暖公司后面的垃圾处理厂,意外的是刘耀没有做任何反抗,直到李铎将手铐戴在他的手腕上时,他才露出了一抹看似挑衅的笑容。
  逮捕工作结束后陈勇富又到了第二现场,在刘耀的家中,证据搜集工作还在继续,陈勇富进入现场以后完全被震惊了,厨房内的地面上四处都是血迹,被砍跺的尸体碎块遍布在灶台上,即使是冬天,屋子里也四处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陈勇富拍了拍手,大家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看着他,他说:“同志们,大家辛苦了,临近新年,发生了这样的大案,全市人民都人心惶惶,我们发扬一下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争取在农历新年前结案啊!”
  杜江第一个不愿意了:“陈局,您这不是难为我们吗?还有几天就2015年了,这么多东西,就是排骨我们也得啃四天啊。”
  “你滚,这是什么比喻,给你这么多人排骨你能啃得下啊!”陈妍熙怼了他一句。
  “大家努努力啊,结案全组春节放假七天,不加班儿”陈勇富适当的放宽了福利政策。
  在场的人只有安吉一个眼睛亮了,其它人对于陈勇富这种善意鼓励性的谎言已经完全免疫了,这话几乎每年春节前都要说,但基本上也是每年都实现不了。
  慕皓然在房间时观察着情况,突然他走感觉脚下的地板有些异样,他蹲下身用手敲击几下地板,听声音地下应该是空的。
  他拿出匕首沿着地板的空隙将地板撬开,扑面而来的一股恶臭熏得他睁不开眼,险些摔倒在地上。
  一旁的刘洁走过来将他搀扶起来:“组长,你怎么了?”
  话音刚落她便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门外,直接把吃了三天的饭全都吐了出来,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人肉屠宰场吗?
  屋子里的几个市局的法医和技侦的人也都纷纷出来透气了,里面的空气实在是太糟糕了,连几个经验丰富的老法医在里面都呆不住了,最陈妍熙也搀扶着李安吉从里面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味儿啊,我,我,我要回家。”李安吉猛吸着外面的空气,但是鼻子里已经被尸胺的气体填满,强烈的视觉和嗅觉的冲击让她极尽崩溃。
  正当他们在外面换气的时候,慕皓然从里面跑出来:“别放风了,快跟我进地下室,还有活的呢。”
  大家心中一楞,连忙跟着他们进了地下室最里面的一个屋子,遍地的排泄物,那种味道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屋子里几个不/着/寸/缕的女人被人用锁链捆绑着,活动范围只有小小的三四平方米的区域,她们对于警察的到来显得很亢奋,几个女人不顾形象的跪在地上,抓住了慕皓然的腿脚,哭嚎着祈求放他放她们出去。
  她们的身上沾满了排泄物,慕皓然本能的想要躲避,可却无法抽身,他的裤管上沾满了污渍,他忍着心中难言的情绪说:“李安吉,去找几条毯子,给她们盖上,带她们出去。”
  李安吉应了一声走出地下室,车上也没预备这些物品,她就拿自己的钱在不远处的邻居家里买了几身衣服和毯子,拿回地下室给这几个女人换上。
  她们穿上衣后一度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其中一个女人哭着对慕皓然说:“真的太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你们赶到,说不定今天晚上被剁成肉酱的就是我们了。”
  “你们别害怕,跟着我们的同志回队里吧,他们会安排你们梳洗一下,其它事情稍后我会找你们。”慕皓然放低声音,唯恐自己的严肃会给心理脆弱的她们造成压力。
  李安吉和特警将受害人带回了刑警队,其它人员依旧要留在这里进行物证的调取工作。一时间慕皓然扶着脑袋竟不知从何下手。
  最后他颇感无奈的说:“把这里的东西都划拉走带回队里吧,现场都拍照,然后封了,请派出所的民警做好附近居民的心理疏导,免得造成他们的过度恐慌。”
  李铎接到指令后找到了辖区派出所的同志,将情况介绍给他,派出所的同志对于这个案子也颇感震惊,并承诺一定会做好附近居民的工作,不会给上级领导的工作造成压力。
  回到刑警队以后所有人的身上都带着一股恶臭,慕皓然当即告诉大家不要进办公楼了,都回宿舍进行洗漱,陈妍熙在单位没有划分宿舍,只好和李安吉用一个。
  “妈的,我现在刷牙都有一种掏厕所的感觉,这也太臭了,我听那几个女的说,这佣刘耀抓她们来是先是和她们做那种事,然后玩儿够了再杀掉,妈,这个怎么下得去手啊。”李安吉边刷牙边说。
  正在洗澡的陈妍熙睁开眼看了她一下:“你还说呢嘴里像粪坑,那你还说话,你也不怕把便便吃进去,刘耀的行为在心理学的角度上讲属于/性/变态犯罪,人家就是好这口儿,你有什么办法。”
  李安吉翻着白眼儿将口中的粪水吐掉:“我还饿了呢,也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吃得下了。”
  陈妍熙边洗头边说:“知道饿就能吃,这样的情况虽不多见,但是杀人分尸的情况以后还是能经常遇到的,你要克服自己心里的障碍,否则是做不了法医的。”
  李安吉叹了口气:“这我知道啊,只是太具有视觉冲击力了,你一时间有点无法适应,你没看到当时连组长的脸色儿都变了,那可真是铁青着一张脸,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感觉。”
  “我又不是死人,当然有感觉了,只是我挺着不说,我当法医的都退缩了,别人还怎么工作。”陈妍熙关上了水龙头站到李安吉身边说。
  李安吉的眼角抽了抽,好一个忍着不说啊,弄了半天她也是有感觉的,行,你赢了,藏得真深啊!
  下午一点慕皓然给所有队员都打了电话,通知他们到办公室开会,陈妍熙和李安吉心里是抗拒的,开完会之后就意味着她们又要去摆弄那堆人体排骨了。
  陈妍熙在路过宿舍下面的超市时,从里面买了堆柠檬,递给李安吉两个:“一会儿自己泡点水虽,把皮儿戴在口罩里面能减少一点味道。”
  李安吉扁着嘴,还是有些不情愿:“那堆肉也太艰刺激了,我真没胆子再看一遍了。”
  “走吧孩子,谁让你选择这条不归路了呢!”陈妍熙半拖半拽的将她弄到了办公室。
  当陈妍熙看到慕皓然身上穿的衣服时差点被他的帅给打败了,平时他穿的衣服虽然质感都很好,但是都是走的商务风,看起来会稳重一些,但是今天的衣服怎么和他的形象不太搭呢,有种雅痞的味道。
  “组长,你的裤子是借的吧,有点短。”李安吉心直口快,看着慕皓然这两条大长腿就已经晕了,弄得自己说都不会话了,其实她是想说,组长,你的腿好长啊!
  慕皓尴尬的咳了声:“李铎下次裤子买长点儿,什么玩意儿。”
  李铎做了个鬼脸:“小哥我上身长,买那么长裤子当拖布啊!”
  陈妍熙捂着嘴笑得很开心,慕皓然见她开心,也就没再和李安吉纠结是裤子还是腿的问题,他拍了拍手掌:“都收一下啊,我们接下来就12.15特大抛尸案和12.19特大绑架碎尸案进行一次案情分析会,一会儿会有市局的领导到场,你们都给我精神点儿,别给重案组跌份儿啊!”
  “啊?都惊动市里了”李安吉讶异的说。
  李铎推了下她的头:“姐们儿,至少十条人命,还绑了四五个,都够惊动全国了,你说市局领导会不会来。”
  “我也纳闷儿了,如果不是我们发现,丢了这么多人,怎么就没个消息呢,全市的派出所最近也没接到这么多人口失踪案子啊!”徐若媛有些疑惑的说。
  “我觉得那些女的,像是网友,听口音都不太一样嘛。”李铎说。
  “我觉得李铎说的对,把这么多女人带回家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也不可能是我们市区内的常住人口,否则自家的孩子失踪了这么多天,派出所早就接到报案了,我们这样啊,一会儿市局领导来开完会,我们分成两组分别去审刘耀和那几个女的,我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我刚才回来的时候见了刘耀一面,这小子心里肯定还藏着别的事情,我们看到的还是太肤浅,表面了。”
  慕皓然从刘耀的表情中读出了他的挑衅,如果只是这样案件就结束了,不就太没有含金量了吗?他隐隐觉得这个事情不会这样轻易结束。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