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情人节的殇(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情人节的街边四处可见贩卖玫瑰花的年轻男女,慕皓然和陈妍熙今天很幸运的可以不用出外勤,他们俩开始了自从确认关系以来的第一次约会。
  慕皓然的手悬在身侧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将她的手牵起,而陈妍熙也一直在等待他动作,他们两个的手就一直在外面蠢蠢欲动。
  突然路边一个小姑娘向他们走来,女孩儿扯开甜腻的嗓音对着帅哥慕皓然说:“先生,情人节到了,给女朋友买束花儿吧,蓝色妖姬,西双版纳空运过来的,新鲜着呢!”
  慕皓然看了她一眼,随即想口袋里拿钱包,可是他面无表情的脸似乎把小姑娘吓了一跳,她以为这个男人是在厌恶她推销的行为,连忙拿着花儿转身要离开。
  慕皓然叫住了她:“哎,花儿还没给我呢,怎么走了。”
  小姑娘懵逼的转过身,这人买个花儿而已嘛,要不要这么拽啊!
  慕皓然问:“多少钱?”
  小姑姑回答:“一支200元。”
  慕皓然倒没有多想,从钱包儿里直接拿出了一叠小红票儿,小姑娘看着这么慷慨的男人眼睛都直了。
  可是这时陈妍熙却将他的手拦了下来,她摸了措蓝色妖姬的花瓣:“十块钱一支的红玫瑰,摇身一变就二百了,小姑娘,你不乖哦。”
  陈妍熙的声音并不低,卖花儿的小姑娘一看她就是个内行人,连忙说:“美女小点声嘛,情人节大家都想赚点钱嘛!”
  陈妍熙扬了扬头:“从他那儿拿一张一百的,给我十支。”
  小姑娘虽有些不情愿,但也总算开了张,就从慕皓然慕皓然的手里抽走了一百块钱,再递给陈妍熙十支鲜花,然后转身离开。
  陈妍熙摆弄着这一生中第一个情人节的礼物甚是开心,而慕皓然对陈妍熙则多了几分赞许,虽然她也渴望着一份象征节日的礼物,但她却不会过度奢侈,准确的说,她在金钱的态度上是理智的。
  他们俩继续在街上走着,虽然天气有点冷,但是他们的心却是激情澎湃,陈妍熙一手抱着花儿,另一只手突然握住了慕皓然的手,弄得他一楞。
  陈妍熙低笑着说:“太冷了,冻手。”
  慕皓然轻呵一声,这种示爱的方式他喜欢,他反握住她的手,一起放进了自己大衣的口袋:“这样暖一点吗?”
  陈妍熙点点头:“好多了。”
  他们没有走进任何一家人头攒动的商店,只是在街上逛着,他们要享受的只是这浪漫的气氛。
  走着走着,突然他们俩只看了一个什么东西像抛物线一样从高空掉落,一刹那间‘砰’的一声,在他们的前方不远处一个女人仰面倒在了人行横道上,惨烈之处,连都崩了出来。
  人群迅速的向这边聚拢,陈妍熙和慕皓然迅速反应过来,他们连忙跑到女人身边,掏出他们的警官证,慕皓然扬手止住人群向前涌:“都别过来,保护现场。”
  陈妍熙扔下了手中的花儿弯下身观察试了试受害人的鼻息,之后她朝慕皓然摇了摇头:“死了。”
  慕皓然点点头,连忙拿出手机,通知了李铎和徐若媛还有李安吉出现场。没多一会儿他们俩和前来执勤的公安特警人员就赶到了现场,在周围围起了隔离带。
  陈妍熙接过李铎拿来的工具箱,透过尸体的表面呈现的状态,仔细的做着现场勘检。
  “动作快一点,人越集越多,现场很容易就被破坏了,就什么痕迹也没有了。”李铎,人是从海天商厦上掉下来的,你去看看情况,重点是楼顶,还有十层以上的办公室。”慕皓然督促大家加快速度,不要让引起群众过多的恐慌。
  “她看起来还没有我大呢,好可怜啊。”李安吉和陈妍熙对受害人的尸体进行着勘验,她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当然没有你大,她的年龄应该没有超过18岁,看起来都没有成年。”陈妍熙应道。
  “安吉,记录,死者年龄大约18岁左右,女性,死亡原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死亡时间大约在昨晚九时左右。”陈妍熙在勘测后得出了这个惊人的答案。
  李安吉有些蒙圈:“姐你说的是这个案子吗?这个是从楼上掉下来的。”
  陈妍熙看了看她说:“请你看好这名死者的尸体,都出现尸斑了,那死者会自己从楼上跳下来吗?而且你看她受伤的部位,哪儿有大量的血迹啊,这么高,不得鲜血恒流啊!这分明是有人高空抛尸。而且她的死因是用人有一条宽约五毫米的绳子勒死的,证据就在她脖子的一条勒痕迹。”陈妍熙解释说。
  “慕皓然,结束了。”陈妍熙喊了一声。
  “拉回去,做尸检。”草原皓然挥了挥手,让人把死者装进尸袋,送回了刑警队。
  陈妍熙走到慕皓然身边:“还有死者生前奋力的挣扎过,这她的指节上还有一圈勒痕,像是她在挣扎摆脱凶手拽住了他勒住她脖子的绳子造成的。
  这时慕皓然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陈勇富打来的,他连忙接了起来,只听他一声后就挂断电话。
  他转身对陈妍熙说:“分局已离休的杨局长的小孙女儿昨天晚上失踪了,报案报到了咱们这里,我给李铎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好在办公室,听到了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他担心是自己的孙女儿,非要看看。”
  陈妍熙嗤笑一声:“哪儿那么巧的事儿,说不定上哪个同学家玩儿了呢!”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们还是快速赶回了单位。
  陈勇富对杨局长的情况很重视,也从家时赶来了,陈妍熙带着他们到冷藏室让他们看了一眼刚才拉回来的尸体。
  杨局长的儿子看到尸体时立即就晕了过去,他不会认错,女儿额前的那颗美人痣,是她身上最明显的特征,这个人正是她的女儿杨欣鑫。
  陈妍熙对他进行了紧急救护,当他醒过来以后,失声痛哭,还是不敢相信那具冰冷的尸体就是自己那可爱的女儿。
  杨局长更是被吓得心脏在隐隐作痛,陈妍熙让李安吉从单位对面药买了药,他才缓过来一点。
  慕皓然给他们都倒了一杯水,例行公事的对杨局长的儿子说:“杨先生,您的心情我们完全能够理解,但是希望您能明白,案发24至48小时是破案的黄金时期,根据推算您的女儿已经遇害有一段时间了,一旦超过这个期限,很多证据,乃至犯罪嫌疑人都有可能消失的无影无踪,到最后案件只能成为一个未解的悬案,所以,请您配合我们,在这张尸检同意书上签字,我们要对杨欣鑫进行尸检。”
  “这…这…这”杨亮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不知道到底该签还是不签。
  “杨先生,请您相信我们,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会尽全力查清真相,还您女儿一个公道的。”慕皓然将水放到他的手中说。
  杨亮看了一眼慕皓然,又看了一眼父亲,在父亲的目光中他痛哭着在那张同意书上签了字,如果不是为了查清真相,他怎么忍心让女儿再遭受这样的痛苦呢!
  得到了他的授意,陈妍熙迅速的拿着同意书去了法医室,她正式为杨欣鑫进行尸检,她一直相信尸体会讲话,它记载着死者生前最后一刻发生的一切,每一个案子他都要认真对待。
  注:生前坠楼和死后抛尸的区别
  损伤主要为内损伤:由于在坠楼时,身体的着地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体表并未与地面发生剧烈的摩擦,所以尸体的内部器官损伤通常大大高于外表损伤。而这些损伤通常表现为内部多发性脏器挫裂伤及开放性颅脑损伤,比如肝、脾、肾、胃、心脏等各个脏器破裂,或头颅崩裂。在现场也通常会见到由于内脏损伤所导致的大量出血。、
  损伤通常具有方向性:也就是说,只有着地的那一面损伤比较严重,而发生骨折的方向也具有方向性。尸体内外的损伤都只能是由于坠楼所形成巨大暴力导致,而并非人力所能达到。
  高空障碍需留意:除了以上两项,树枝、空调机、雨棚等空中障碍物对高坠过程的影响也同样不容忽视。如果受害者在坠落时,由于碰到空中障碍物而在尸体上留下损伤,就会给尸体检验造成难度,因为这些损伤容易被误认为是打斗伤或者抵抗伤,从而影响鉴定结论。
  在高坠案件的死因鉴定中,最重要的就是判断致命伤与高坠的关系,区分生前伤和死后伤。对于大部分案件来说,这就意味着区别是高坠死亡还是死后抛尸。这是由于,一些犯罪分子在采用投毒、电击或其他暴力手段杀人后,会将尸体从高处抛下来伪装跳楼自杀。
  对于伪装高坠的死后抛尸,法医们会着重于寻找直接引起死亡的机械性损伤,比如刀伤等致命外伤。此外,由于尸体的血液循环已经停止,在撞击地面的瞬间,往往看不到高坠损伤应有的大量出血;尸体解剖时也不能发现体内积血。另外,全面系统的毒化检测也是必须的。这些都会使犯罪分子的诡计暴露无疑。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