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情人节的殇(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妍熙的解剖工作正在进行,慕皓然这边已经开始了案件调查取证工作,重案组兵分两路,李飞铎和另一名侦查员到案发地点周边进行调查取证,而他和徐若媛则到了被害人家中进行走访。
  慕皓然和徐若媛再走进杨欣鑫的家中,看到墙上那张全家福上的笑容,他的心中却感觉到莫名的苦涩,这个家里再也见不到杨欣金灿烂的笑容了。
  能看得出来,在这个家中四处弥漫着书香,依稀可以感觉到杨欣鑫应该得到了很好的教育
  杨欣鑫的母亲已经哭得伤心欲绝,瘫倒在床上坐都坐不起来了。一向冷静自持的慕皓然还是不能太过冷静的对待这样的情景,只是他的脸给了他一个伪装的工具。
  “杨先生,根据杨欣鑫的情况,请您仔细了为我们描述一下!”慕皓然拿出自己口袋里的纸巾递给沙晓丽的父亲。
  “哎,我们欣鑫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可是女孩子嘛,脑子不太聪明,但是她肯学,每天读书都熬到后半夜,这样也只能勉强上了市里的高中,即使成绩不太理想,可我们也都很高兴了,谁能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杨欣鑫父亲对女儿的死依然有些不能接受。
  “那杨欣鑫平日都和什么人来往,有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徐若媛摊开手上的笔记本,准备记录。
  “我们平时工作都很忙,没那么多时间管她,她的性子挺闷的,没听她提起有什么朋友啊!”杨欣鑫的父亲再次叹气回答。
  “那她有没有什么交往比较密切的异性朋友!”徐若媛再次提问。
  “没有啊,我女儿在学校里一直很乖的,周五下午放学了就回家,也不出门,一直呆到周日晚上回学校,没见她和什么男同学有来往啊!”在杨欣鑫父亲的眼里杨欣鑫可能还只是一个孩子,早恋的事情还不在他的考量范围之内。
  但是慕皓然和徐若媛却意识到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一个从不与外界交流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在出现在一个繁华的商业街,而且还是一个公司的办公楼里呢!但是事情还未调查清楚,他们也不能断下妄言。
  “杨先生,我们能看一下杨欣鑫的房间吗?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慕皓然提出要到杨欣鑫房间调取物证。
  “嗯,好,那边就是。”杨欣鑫的父亲指了指北边的小卧室说。
  得到了家属的允许,慕皓然和徐若媛戴上了手套,走进了杨欣鑫的卧室,她的父亲也跟了进来,慕皓然回头看到他,伸手止住了他的脚步:“对不起,杨欣鑫,我们需要单独进行取证,您请在外面稍等一下。”
  杨欣鑫的父亲无奈的退出了卧室,他们俩开始在房间里搜取物证。杨欣鑫的房间收拾得很整洁,淡粉色的订单平整的铺在上面,看起来像是刚换过的,上面还留有洗衣液的淡香味儿。
  屋子里没有什么复杂的家具,只有一张床,一个木质衣柜,一张书桌。
  简简单单,取证也很方便,徐若媛打开了她的衣柜,里面的衣服不多,也都是时下小姑娘们喜欢的新潮服饰,大体上没有什么异常。
  可是当她看到衣柜下面的内衣盒子的时候,她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现在的小姑娘都流行这么穿了吗?那么性感的内衣,她这个成年了好多年的大姐姐可都还没试过呢。这也太新潮了!看起来这个杨欣鑫并不像她父亲形容的那么单纯啊!
  慕皓然将目光转向了杨欣鑫的书桌,桌面干净整洁,没有一丝杂乱,除上面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以外,仅有几本时尚杂志,整齐的摆放在上面,大体翻看了一下,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
  打开了电脑,她设置了开机密码,没有设备他们仅凭猜想是解不开密码的:“一会儿把电脑抱回去,让技术组的把密码解了。”
  “嗯,好”徐若媛拿过来一个大号的袋子,将电脑装了进去,恍惚间,她看到了地面上有一个像是药物包装的铝薄。
  她从地上把它捡起来,辩读上面的字体:“左炔诺孕酮。”
  “这是什么…..”徐若媛喃喃自语。
  “避孕药。”慕皓然鳖了她一眼,见怪不怪的说道。
  “避孕药,她才多大啊!”她有些不可思议,在她的世界里,她十七八岁的时候喜欢个男明星还得偷偷摸摸的呢!
  “你以为世间的姑娘都像你这么单纯呢?就她穿的衣服,和街上二十七八岁的都差不多了,吃两片这个,不足为奇吧!”
  “不过,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都没听过这个。”徐若媛突然目光暧/昧的说。
  “电视上总有这个东西的广告好吗?”慕皓然瞥了她一眼说。
  徐若媛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这样了,我都二十六七了,大她快一倍,我还没着急呢,她们都开始担心生孩子的问题了。”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慕皓然还是清晰的听到了,他轻笑着摇摇头,话说他们组里的同志们的婚姻状况也着实令人堪忧啊!
  回到刑警队的时候,李铎他们还没有回来,听他们打电话回来说那边一直不太顺利,调查取证比较困难。
  电脑密码破解起来要比尸检简单多了,没有几分钟,技术组的同事就把电脑解开,送了回来。好家伙,打开这姑娘的QQ,好友近五百人,下面的群消息全部都是99+,这可怎么找啊?
  这项艰巨的任务自然落在了徐若媛的头上,技侦的人告诉她一个诀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苦逼的她只得认命的从第一个头像开始点起,将近期所有和杨欣鑫有过联系的号码通通都记录在册,再把他们的聊天记录下载出来,以便分析。
  而慕皓然则又带人去了杨欣鑫的学校做外围调查,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又是夜幕降临,慕皓然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徐若媛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翻看那么多的聊天记录,也真是难为她了。
  慕皓然拿起椅子背上的警服外套为她盖上,本来人手就少可别再睡感冒了。
  慕皓然翻看着徐若媛记录的杨欣鑫的聊天记录,工整的排着顺序,像是投选票一样,哪一个人,联系了几次,后面是具体的联系时间。每个人聊天的主要内容复制后被打印出来装订在一起。
  有哪些人是常联系的,有哪些人是常联系但在案发时间段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过的,都一一记录在册。
  他是真佩服徐若媛的记忆和整理能力,如果有一天档案室要人了,工资翻倍的话,他一定把她推荐给局领导,他原本还想着这么庞大的数据系统,要弄个三天两天的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整理好了,而且分门别类,特别清晰易懂。
  徐若媛模模糊糊的醒来,她搓搓脸问:“我整理的差不多了,你看还缺什么吗?我再找。”
  “不用了,已经很好了,一会儿再从这里面找一下规律。”慕皓然伸出拇指赞赏道。
  “我已经点餐了,一会儿吃点再加班吧,看来又不能回家睡觉了。”慕皓然说。
  徐若媛应了一声,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没多一会儿送餐小哥就把美味的过桥米线送了过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能吃上一碗有特殊意义的食物,也是蛮开心的。
  “老大,你现在学会浪漫了嘛,吃过桥米线,你应该请陈妍熙啊,顺便给她讲讲这个名字的由来。”徐若媛调侃着说。
  “什么由来,我只是随便抽出了张名片就点的。”慕皓然一脸茫然。
  “传说蒙自城的南湖旧时风景优美,常有文墨客攻书读诗于此。有位杨秀才,经常去湖心亭内攻读,其妻每饭菜送往该处。秀才读书刻苦,往往学而忘食,以至常食冷饭凉菜,身体日渐不支。其妻焦虑心疼,思付之余把家中母鸡杀了,用砂锅炖熟,给他送去。待她再去收碗筷时,看见送去的食物原封未动,丈夫仍如痴如呆在一旁看书。只好将饭菜取回重热,当她拿砂锅时却发现还烫乎乎的,揭开盖子,原来汤表面覆盖着一层鸡油、加之陶土器皿传热不佳,把热量封存在汤内。以后其妻就用此法保温,另将一些米线、蔬菜、肉片放在热鸡汤中烫熟,趁热给丈夫食用。后来不少都效仿她的这种创新烹制,烹调出来的米线确实鲜美可口,由于杨秀才从家到湖心亭要经过一座小桥,大家就把这种吃法称之"过桥米线"。”徐若媛给他科普。
  这时李铎从外面赶回来,进门就放炮:“哟,你们小日子过得挺好啊,弄得香气扑鼻的,我都饿了,美女,快赏我吃一口。”
  李铎似饿狼一样扑向徐若媛手中的饭盆儿,那架势,哈喇子都流了二里地了,徐若媛贝一脸茫然的把手中的还没吃几口的米线递给了他:“兄台,承蒙不嫌弃,肉我都吃了,菜,你要不是嫌弃你想吃就吃吧。”
  “不知道你们回来,没买那么多,我柜子里有方便面,饼干和面包,将就吃点吧!”慕皓然说道。
  “不早说…..”李铎根本不拿自己当外人儿,直接到他柜子里翻出了两大包高档进口食品,像嚼廉价的方便面一样,吃得狼吞虎咽。
  徐若媛看着那罐进口香蕉牛奶就这么被他们当凉水似的喝进了肚子,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赶脚,太暴殄天物了,喂猪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原料了。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