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情人节的殇(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要做什么啊?”陈妍熙眯着眼睛明知故问。
  “你说呢?”慕皓然的脸亲昵的贴在她的脸颊边低声反问。
  陈妍熙心里明白这是情侣之间最正常不过的行为,她内心不是很抗拒,当法医这么多年,懂得比谁都多,可就是没有上/手实践过。
  慕皓然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移,陈妍熙身体轻颤着感觉着她指尖传递过来的温度,她有些害怕:“慕皓然,别这样。”
  “妍熙,别怕,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不是一个轻易对别人许诺的人,只要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做到。”慕皓然明白她在恐惧什么,但他心中已经认定了她,就不会再放手,伤害她的事,他断然不会去做。
  他的心陈妍熙都懂,其实她也不清楚她自己什么时候能准备好,所以她也不再反抗了,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也许有了这样一层关系会,她心中的那层解不去的疙瘩也就会消失了,彻彻底底的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
  慕皓然抱着她来到了她的小卧室,身体上传来的凉意让她明白了接下来将面对什么样的情况,她轻声的对慕皓然说:“我只希望你不会欺骗我。”
  慕皓然点头:“我明白。”
  翌日,窗帘的缝隙中透过一丝微微的光亮,慕皓然缓缓的睁开眼睛,怀里的小女人脸上浸满了汗,粘粘的贴在脸上,他轻轻的拂开被浸湿的发丝,轻吻着她的额头。
  脸上传来的瘙痒让陈妍熙缩了缩脑袋,往慕皓然的怀里钻了钻,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
  慕皓然满脸宠溺的替她盖好了被子,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如果换作是平常他一定会让她睡到自然醒,可是他们约好了回大宅看看父亲,这几天的案子把时间都挤没了,再有几天就是春节了,时间根本就不够用。
  万般无奈他还是轻声的叫醒了陈妍熙:“妍熙,昨天我们说的回大宅,你还要去吗?”
  陈妍熙哼哼唧唧的说:“当然要去,几点了?”
  “六点了,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去上班,如果你不舒服,我们春节一起回去。”慕皓然尊重她的意见,两口子嘛,有事还有商量着来。
  “嗯,好,我这就起来。”陈妍熙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
  身体上传来的酸痛让她紧皱着眉头,艾玛呀,学医学了这么多年,只知道生孩子的阵痛会达到十级,没想到做这种事之后肌肉的酸痛可并不比那个轻。
  慕皓然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心生不舍:“难受就别起了,再睡一会儿吧,剩下三四天就过年了,我们再一起回去。”
  陈妍熙摇头说:“那怎么行,过年去了意义就不一样了,过年你爸要给我压岁钱的,今天去我要给他老人家买礼物的。”
  慕皓然心情愉悦的弹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你个小鬼,你是不是傻,以后我的钱不都是你的,还贪那点儿小钱,脑子坏掉啦!”
  “那不一样的。”陈妍熙嘟着嘴,一点点的从床上滚下去,用床单裹住自己,跑进了浴室。
  慕皓然撑起胳膊靠坐在床头,慵懒的等着陈妍熙从里面出来,昨夜的深情相拥,他已彻底将她揉进了自己的骨子里,从今以后,她便是他的唯一。
  陈妍熙在浴室里站在镜子前发着呆,自从那一次终身难忘的噩梦之后,她就紧紧的封闭起了自己的心,她以为今后的日子就要孤独终老了,没想到竟让她有了他。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陈妍熙意外的瞥见了自己脖子上鲜红的齿痕,她在心中把慕皓然骂了九曲十八回。
  站在衣柜前她恶狠狠的瞪着慕皓然:“你怎么老往我的脖子上咬啊,我怎么出去见人啊,我都没有高领衫。”
  慕皓然看了看她脖子上自己留下的痕迹,他并不觉得难看啊,都说打是亲,骂是爱,他这不正是爱她的表现吗?不过想想这个模样回家是没有什么,要是去单位上班就不太好了。
  “一会儿回家的时候,我从我妹那儿给你找一件高领的衣服穿上。”慕皓然给她顺顺炸开的毛,这脾气也太大了。
  陈妍熙一路上都不太高兴,总觉得从来不穿高领衣服去上班的她,会让人看出什么破绽,简直就是一个做贼心虚。
  回到别墅的时候是七点一刻,习惯早起的慕胜达和徐素敏正在阳光房里浇花儿,看到他们回来,徐素敏立即从里面迎了出来。
  “哎呦宝贝儿子,你可终于把媳妇儿给我带回来了,我和你爸盼了好多天了,你个小没良心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我们。”
  一进门,徐素敏对慕皓然就是一通数落,听得陈妍熙咯咯直笑,慕皓然真的佩服他妈损他的功夫,几日不见,又涨本事了。
  他面色铁青的拉着陈妍熙回了楼上,徐素敏一个劲儿在下面叫他:“儿子你干嘛去啊,妈给你做饭。”
  “我把她脖子咬了,找件衣服穿。”慕皓然说得去淡风轻,而陈妍熙则是一脸尴尬,根本没有脸回头看徐素敏,丢死人了。
  慕皓然回过头拉着陈妍熙进了慕雨晴的房间,从她的衣柜里翻出了很多件高领的衣服:“看看喜欢哪件,凑合穿两天,过两天休假了我陪你去逛街再买。”
  陈妍熙拿起慕雨晴的衣服不禁感叹:“真是暴发户啊,这么多件都没有拆过标签,啧啧,太奢侈了。”
  “嗯,的确以后应该少给她点零花钱,给我老婆多买点。”慕皓然这个马屁拍得绝了,不知不觉就把陈妍熙给收买了。
  陈妍熙换好了衣服,下楼的时候未来的婆婆已经将早餐端上了桌,还生怕她吃得不好:“熙熙啊,皓然也没说早上回来,早餐简单了些,晚上再来家吃饭,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慕皓然一边咬着包子,一边摆手:“晚上我们不一定有时间,就算是有时间我也得带着我老婆出去逛街,就不回来了,那俩混球什么时候回来。”
  徐素敏拍了拍他的后背:“别老球球儿的叫,我老儿子,老闺女不就小时候胖了些,现在人家长得可漂亮了,说是后天回来。”
  “回来了让他给我看着装房子去,万一哪天我要娶老婆了咋办,我那猪窝睡不了人。”慕皓然的大少爷脾气还真是挺严重的。
  面对他的自恋,陈妍熙只选择默默的听着,他吹牛逼,她也挺不上嘴啊。
  徐素敏和慕胜达一听说他有结婚的意愿了,眼前立即亮了,徐素敏马上说:“儿子,要不在你们家附近再买一个呗,妈天天给你做饭啊!”
  慕皓然有点动心,但没同意,这点甜头不太够,他亲昵的搂着徐素敏的脖子:“妈,您如果能把我媳妇儿养得再胖点儿就好了,缺点肉,能让她吃好,喝好,休息好,我就答应让您去,要不您一天老有时间唠叨我,给您归置点活儿,您看行不行。”
  徐素敏拍胸脯答应:“没问题,你们俩男子汉都娶老婆了,我都让你们住一块儿,一起都照顾了,最好把小晴也拉着,就是不知道人家的男朋友愿不愿意。”
  “行,成交,老婆走了。”擦擦嘴,慕皓然和徐素敏他们挥手一别,拜拜了您!
  回到单位大家一看慕皓然那眉头舒展的样子就知道这俩人儿肯定没干好事,不过陈妍熙一来单位就钻进解剖室了,大家也没从她那儿看出什么,总之慕皓然今天的情绪很高涨就是了。
  人手不够用,慕皓然主动的承担起了去外围做走访的工作。
  站在那天案发的大楼下,慕皓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马上就是农历春节了,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手中的线索几乎为零,看来这个春节又要在单位中度过了,想想他都已经多少年没有陪着家人过一个像样的春节了,今年可算是解决了人生大事,可是仍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楞了会儿神,慕皓然问旁边的李铎:“案发的是哪家公司的办公室。”
  李铎说:“是十三层凯星美达驻中国的分理处,从九层往上至十三层都是他们公司的,案发的房间是他们的一间储藏室,里面的物品堆得满满当当,如果不是发生案子了,那里都半年没人进去过了。”
  慕皓然抬着看了看十三层杨欣鑫坠落的地方:“这么好的位置放储藏室?”
  李铎扁扁嘴:“我当时也不相信啊,谁会把储藏室放在这么不当不正的地方,后来我也去看了,真的是一间堆满杂物的储藏室,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设计。”
  慕皓然有些迟疑的和李铎一起进了电梯,案发楼层已经拉起了警戒网,工作人员都临时到其他楼层工作了,这个楼层暂时就空了下来。
  慕皓然在走廊里看了看,这么大的一家跨国公司的走廊里竟然没有一个摄像头,这可有点奇怪。
  “这家公司的安保措施也太落后了,现在恐怕连个小商店都安装监控了,这儿还空着呢,看来这天眼覆盖还是有漏洞的。”
  “我昨天查过这间大厦的总监控,这家公司所在的楼层是有监控的,但是据说这家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非常注重自己的隐私,在公司装修的时候这层就没放监控,平时没有重要的事情和会见客户,这楼层也是不准别人进来的。”李铎将昨天连夜调查的情况向慕皓然作了简述。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