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情人节的殇(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皓然轻呵一声:“隐私什么隐私,还不都是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些商人总是爱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了掩饰自己内心的肮脏。”
  “老大,其实你的本质也是个商人啊,你还能一辈子当刑警不成。”李铎说出了一个连慕皓然都无法逃避的事实。
  慕皓然瞥了他一眼:“我就算是商人,也是个内心纯粹的商人,等你去我公司检查的时候,我肯定三百六十度五死角的全给你上监控。”
  “你可别,厕所里安监控,我可不敢看。”李铎打了个激灵,那种画面太辣眼睛。
  说笑间慕皓然推开储藏室的门走进去,在阳光的映衬下,储藏室内的灰尘在空中肆意的飞舞,房间内充斥着一股刺鼻的霉味,孟皓然从兜里翻出了口罩戴在脸上。“办公室里放杂物的储藏室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霉味儿。”
  李铎说:“是啊,昨天我也闻到了,我问过公司的工作人员,他们说原来这个屋子里发现过死老鼠,将老鼠清理出去以后,这种味道久久不能散去,后来也就没有人愿意走进来了。”
  “十三层的办公室里会有老鼠?从哪儿爬进来的,得有多少老鼠才能有这么大味儿啊!不对劲,找陈妍熙他们来,清理现场。”慕皓然隐约中觉得事情不会像那些员工说的那样简单,这个屋子里的味道也太刺鼻了。
  李铎转身出去打电话,可就在转身之际他发现了地面上的一丝异样,一条有别于地面颜色的拖拽物体留下的痕迹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将他将手机又放回了口袋,喊了一声慕皓然:“老大你看。”
  慕皓然,回过头随着李铎手指的方向看去,一条暗红色的痕迹映入他的眼帘。痕迹很轻,如果稍微碰触就会消失不见,他立即告诉李铎别再往这边走了,小心把这些痕迹蹭掉。
  “我说什么来的,这个好像是血迹,你通知陈妍熙和李安吉吧。”慕皓然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陈妍熙接到通知后立即赶到了现场,当她一推开门时,立即皱了下眉头,用手摸了下鼻子。
  慕皓然关心的问:“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陈妍熙摇摇头:“尸体腐败的味道。”
  “嗯,他们说是老鼠烂在这里了。”慕皓然也知道是尸体的味儿,可就是不知道这是人还是老鼠腐败的味道。
  陈妍熙轻呵一声:“怎么可能,多少老鼠死了能留下这么大味儿啊,我看八成儿是个人。”
  慕皓然弹了一下响指,李铎立即会意走过来:“老大,啥事儿?”
  “把那个负责人给我控制起来。”
  “为什么?”李铎不明白。
  慕皓然伸出脚踹了他一下:“你是不是虎,他不是说了吗?这里平时不准人进来,又没有监控,没有嫌疑人,我就找他,他要说不是,就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给我讲讲这个味儿是怎么来的,要不然我就逮他。”
  李铎明白后立即跑出了储藏室,老大这怎么看起来像杀鸡儆猴的意思,他得小心点儿,别再一会儿把他给宰了。
  “你先看看这个是什么?”慕皓然指了指地面上刚才地现的痕迹说。
  陈妍熙放下手中的勘检箱,从里面拿了棉签儿,将地上的痕迹取样之后放进了专用的小瓶子里。
  “目测应该是血迹,但具体的成份回去以后,你们得找技侦。”陈妍熙说。
  “嗯行,我们再看看现场。”
  “好。”
  慕皓然又叫来了几个同事,将储藏室里的东西一一清理干净,每个纸箱都打开看了一下。
  将没有问题的,物品摆放在走廊门口。所有的物品清理完毕后在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女性的单肩背包。
  慕皓然拾起背包问陈妍熙:“看看这是什么?”
  陈妍熙面无表情,言简意赅的回答:“物证。”
  慕皓然剜了她一眼:“这么没有情调呢!不过看来,这个公司果然是有问题的啊!”
  慕皓然打开皮包,发现里面有一些零钱,还有一个钱包和一些化妆品。
  将钱包打开,里面除了有几张钞票外还有一个身份证。但并不是那个受害人杨欣鑫的。
  “看来这些个王八蛋,没少祸害小姑娘啊,这儿还有一个呢!”慕皓然将身份证递给陈妍熙看。
  “有个身份证并不能代表什么啊?不一定说她就是死了,还有可能完事儿以后跑出去了呢!”陈妍熙有点怀疑慕皓然的智商,发现这么点儿东西就把他兴奋成这样,真是越来越没有出息了。
  陈妍熙将身份证还给他,继续看着这个被清理得空空荡荡的屋子,都收拾干净了可却并没有看见所谓散发出来是臭味儿的尸体。
  陈妍熙疑惑的说:“难道真是他们所说的老鼠,可这尸体得有多大啊,这么大味儿。”
  慕皓然也在储藏室的四周看了看,表情有些失望。是啊,这老鼠得成堆了吧,要不然怎么能有这么大味呢。
  “那是什么?”突然间,墙壁上的一给点细小的缝隙吸引了陈妍熙的注意。
  陈妍熙走过去看了看,房间内一个木制的墙壁上竟然有一扇隐形的木门,她刚要把门推开,却被慕皓然拉住了手。
  “小心一点,我先进去。”慕皓然怕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吓坏了她。
  空空荡荡的房间里一扇紧闭的木门。突然让慕皓然和陈妍熙有一种进入了传说中地下古城的感觉。
  慕皓然轻轻推开了门,在那一瞬间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扑面而来。慕皓然连忙撤了出来,捂住口鼻,可还是挡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
  “怎么了?有那个?”陈妍熙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她想要过去查看,慕皓然却拉住了她的手:“先别过去,味儿太冲了。”
  “是不是尸体?”陈妍熙问。
  慕皓然摇摇头:“看不清,但我觉得肯定是啊!”
  陈妍熙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得去看看。这是我的工作。”
  陈妍熙从勘测箱里拿出一个强光手电,走进暗室。虽然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那股味道还是令她难以忍受。
  灯光射进黑暗的房间里面的一幕令她震惊了,有三四具尸体,横七竖八的横卧在里面。
  甚至有一句已经成为了一个烂肉。成为肉泥和没有腐烂的骨骼一起摊在地面上。另外三具尸体也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腐烂。
  又是一起特案,陈妍熙一个人无法单独完成勘检工作,她打电话通知了李安吉,让她再从别的组里调一名法医过来。
  在这个空档他们俩走出了储藏室到走廊里透透空气,里面那味道向简直是让他们无法形容,因为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和上次奸淫碎尸案差不多了。
  “咱们组这是怎么了,我们市局近半年来上报的大案要案都是我们接的,虽然得了无数的勋功章,可我怎么感觉我这么倒霉啊,一年摆弄了这么多具尸体。”陈妍熙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慕皓然哼唧一声,他现在关心的可不是这个问题:“你猜春节前我们会不会接到上级下的限时通知。”
  “呵呵,你求我呀,求我尽快把这个尸体解剖做完。你把人抓了,就没人给你开小会儿了。”会不会挨剋最重要的因素好像取决于她。
  “哎,我求你有什么用啊?你做完了,我未必能找到嫌疑人啊。”慕皓然有些自嘲的说。
  陈妍熙拍了拍他的肩膀:“队长同志,据不完全统计呢,我们专案组最长的破案时限没有超过半个月的。对于这种在室内环境下产生的凶杀案件嫌疑人往往就在周围。相对在野外环境下出现的无名尸体,这样好找的多。加把劲儿,争取在年除夕之间结案。”
  慕皓然点点头说,随即又摇摇头:“这也太紧迫了,我怕我会过劳死。”
  陈妍熙踹了他一下:“胡说些什么呢,你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就算你猝了,我也拿刀给你戳醒。”
  慕皓然撇着嘴说:“天下最毒不过妇人心,看来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对了。今天早上我妈在临走的时候还告诉我呢,春节一定要带你回家。否则就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明后天我弟弟和妹妹就要回来了,他们也非常期待见到你。你晚上回去的时候和叔叔阿姨说一声,年前我会去家里拜访的,顺便接你到家里过年。”
  陈妍熙面露羞涩:“他们为什么想见到我。”
  “因为他们曾经一度以为我就会孤独终老,他们想看看是谁把我给救了。”慕皓然对那两个熊孩子也是没什么办法。
  “哦,原来他们是想看看我有多丑,才会这么不挑剔能看上你啊,其实他们想得也对,我也在想,我是有多想不开,挑上了你这个面无表情,嘴贱,人又损的家伙。”
  自从昨晚开始慕皓然在她心里那最后一点的完美形象已经彻底崩塌,他就是一匹饥渴难耐的恶狼。
  “我再损,好像也没对你损过吧,我只觉得我对你照顾得无微不至啊。”慕皓然单手插在口袋里,如果不是现在是工作时间,场合不对,他非得给她来一个什么‘咚’不可。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