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情人节的殇(9)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安吉走后李铎噗哧一声笑了:“我的天,这姑娘怎么能这么可爱呢,你看那小脸蛋儿红的。”
  “行了,行了啊,别老拿小姑娘们打岔。挺大个人了没个正经的,工作吧。”慕皓然看他那猥琐的样子摆了摆手,警告他。
  李铎和徐若源安静下来,继续投入到工作当中。
  慕皓然像是想起什么,问道:“昨天那经理怎么说的,有什么进展吗?”
  “没怎么说,没有开口,过24小时送回去了。”李铎说。
  “取了,已经送技侦了。”
  “上那儿等着去,催着点。”
  “大哥已经下班儿了,刚才不是说好了,都要下班了吗?怎么还加班儿啊,困着呢!”李铎已经叫苦不迭,连续很久没睡个好觉了。
  “下什么班儿下班儿,没听刚才局长说吗?尽快完结手中的案子。还有两三天就过年了大家坚持一下。”在这个时候精神食粮很重要,慕皓然也只能全凭一张嘴安慰他了。
  李铎想起他和陈妍熙那情意正浓的样子,不禁揶揄道:“我们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过年不过年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区别。您还是早点让我们下班吧,我们可以过年加班的。”
  徐若媛推了他一下:“你懂什么,什么叫没有区别,对我们来说没有区别,可对我们组长区别可是大了去了,人有可是有大事也要解决的。”
  “什么的事?”李铎明知故问。
  “去拜访丈母娘啊!”徐若媛提醒。
  “哦,原来如此,那这事就好办了呀,组长你看啊,我们这组里除了你之外,我们全是老光棍儿,去哪儿过年都一样,可你就不同了呀。您要休假,可为了休假,我们得努力工作不是。你说我们这么多人为你们两口子服务,你是不是应该出点血。”此时不谈条件更待何时。
  “只要完成任务,条件你们开,海南游也可以,想去,马上订机票,酒店都省了,咱那儿有房子,你们只要排好班儿,随便去。”为了爱,慕皓然也是下了血本了,海景房都搬出来了。
  “得嘞,早说这话,我估计昨天案子都破了,您说晚了。”李铎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不是赶在过年这当口,慕皓然非得劈他一顿不可。
  欢笑声中,慕皓然的手机响了起来,一个自从存上姓名后就再也没有响起过的号码。他接起来后简单的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去哪儿玩儿你们自己商量,拟个单子给我就行,我回来给你们报销,我先出去一趟。”
  看着他急匆匆离去的背影李铎不明所以的问:“这是怎么了,刚才不还心花儿荡漾呢吗?现在怎么又板着脸了。”
  徐若媛递给他一个眼神儿:“管那么多干嘛,赶紧工作,我去找地方嗨皮,有人给钱还不好好抓住机会,一辈子能遇到几个慕皓然啊。”
  大家对她的话表示一致的赞同,一生能遇几次慕皓然,这个大的大金主还不赶紧抱大腿,还等什么呢?
  慕皓然和白峰来到他们约定的地点,看到白峰后便走了过去:“真是抱歉大晚上的还让你跑一趟。”
  “坐吧。”白峰给他倒了杯刚沏好的茶水,向他颔首。
  慕皓然坐下后开门见山:“有结果了吗?”
  白峰点了点头:“毒理结果早就出来了,确实是中毒,案件没调查出结果就没再找你,我们大队联合经侦等多部门对你二叔的公司进行了暗访。”
  “你说的那些都是低估了他,他所涉及的案子可不止一个,列出的单子都能从这儿排到我们分局门口了,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情报我们已经搜集的差不多了,年后就要收网。”
  慕皓然长吁口气:“嗯,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结果了,都结束了。谢谢你白峰,我二叔的案子不好查,涉及到方方面面,我们萍水相逢,你能这么帮我,真的是感谢。”
  白峰扬手打断他的话:“千万别这么说,我们都是一个系统的,有事儿只要招呼一声,大家都会帮的,何况他做的事祸国殃民,处理他是我们的责任,和我们的私人情感无关。”
  慕皓然摇摇头:“那不一样,谢还是要谢的,我们的身份我送你谢礼不合适,有机会到家时吃顿饭吧,我一定盛情招待。”
  “嗯,好,有机会去拜访叔叔阿姨,对了,你和咱们小警花儿怎么样了?”
  “我们很好,过年的时候准备去家里拜访的,不出意外的话,我估计我岳父大人会帮我给她施压,很快就会结婚,毕竟我们年纪也这么大了嘛。”如果不是慕皓然做不出表情,现在他的嘴都能咧到耳朵后面了,可即使是这样,他的喜悦也传染给了白峰,这有了爱情滋润的人就是不一样。
  “那真的太好了,提前祝福你们了,有好消息的时候一定要招呼一声啊!”白峰面带笑意的祝福。
  “那是一定,到时候请你喝喜酒。”慕皓然提前以茶代酒,敬了他一杯。
  和白峰结束谈话后慕皓然又回到了办公室,看着时间陈妍熙也该忙得差不多了,他还得把小公主送回家呢!
  可是没想当他到法医办公室找人的时候,人家已经先下班了,这个小没良心的,他下班不回家,就是等着送她回家呢,她倒是先走了。
  万般无奈的又回了办公室,大半夜的也无心工作了,大家都累瘫了,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他轻轻推了推他们:“都回宿舍对付一晚吧,这两天大伙儿熬一熬啊,辛苦了。”
  李铎擦了擦连上的口水,抓起椅子上的衣服就往外跑,可是困死小爷了,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慕皓然在单位没有分得宿舍,他也不愿意到宿舍去打扰其他同事休息,就还是在办公室里对付。
  披了件衣服就在椅子上睡着了,十二点多的时候技侦的刘洁走进办公室将检验报告,将往桌子上一摔:“我们在那加班加点,你们睡得倒是舒服。”
  慕皓然心里一惊,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还是刘洁拉了他一把。慕皓然用力的眨巴着眼睛:“小姑娘家的,温柔点,小心嫁不出去啊。”
  担到这个刘洁就来气了:“就你们这样儿的,我能嫁出去就怪了,有案子就想加急,拿我们当机器人儿呢,我妈都快记不得我长什么样子了,天天就知道加班,也没见长多少工资。”
  慕皓然听她抱怨的起劲儿,就从抽屉里拿出了自己那份奖金:“喏,奖金给你们双份,大家分了吧,买顿好宵夜还是够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刘洁撇撇嘴:“这还差不多,报告给你放这儿了,我先走了,回宿舍蹭床去。”
  “哎,别走,直接给我念了得了,我看不懂,老眼昏花的。”慕皓然对文字就像过敏似的,只要看了就头痛。
  “事儿还真多,其它结果李安吉都和你们说了吧,就剩下毒物分析下午的时候没出来,结果显示都不是中毒死的,应该都是陈妍熙怀疑的机械性窒息死亡,还有另一个出来的就是精/液样本的DNA对比,六个人其中的一个就是昨天你们逮的那个。”刘洁把所有的结果汇成最简单易懂的话读给他听,她这儿还困着呢,不能浪费时间。
  “就检出来一个?”这和慕皓然所期许的结果好像还差了那么一点儿,最好是全部的资料都齐了,然后他们也好一举抓获。
  刘洁嗤之以鼻:“你就知道吧,就对出一个,你们给我们的,只有样本组,又没有对照组,让我们拿什么对,但是DNA的检测报告都出来了,给你附在后面了,您就自己慢慢看吧,我得撤了。”
  慕皓然叹了口气,走就走吧,明天再努力呗,将资料扔在一旁,他倒头就睡,这个字儿他就不看了,免得直接晕过去,大晚上的还没有人救他,想人工呼吸都找不到对象。
  第二天一早,同志们都表现的十分积极,想认真工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们已经商量好了放假时候旅游的行程。
  他们几个把自己写好的行程规划放到慕皓然的桌子上,异口同声的说:“组长同志,行程已经确定,还请尽快拨发款项,以滋鼓励。”
  慕皓然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递给徐若媛:“以兹鼓励,特发此奖,随便刷,只要你们能猜得出密码。”
  徐若媛看这张卡,她是叫苦不迭,0-9,近一万种四位数的可能,怎么不让她上天呢,直接见上帝了,该怎么破这个问题?难道还要请技侦的人给处理还不成?
  这时李铎插画:“这就是你不明白了,老大这么爱着陈妍熙,能这么炫耀的,密码就一定是她的生日嘛,破一下。”
  结果就是慕皓然的荷包瞬间就缩水了,这帮人还真的能猜出密码,不过细想想,他的同志们如果没有这个智商还怎么在重案组混,厉害了他就可以省心了,待他们能独挑大梁,可能就是他离开的时候了吧!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