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情人节的殇(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成祥的眼中充满了惊慌,他终于在大量的证据面前败下阵来:“就算我和她发生了关系,也不能证明人是我杀的呀。发生关系之后我就离开了,我还给了她五百块钱,让她自行离开的,至于她怎么从楼上掉下去的我就不知道了”
  慕皓然让李铎将这些情况记录下来,他接着问:“那其他的那个五个人是谁?”
  “什么五个人?”李成祥不知所措的问。
  “李成祥,别兜圈子了,在你们的公司发现的尸体,而且还不止一具,他们的体内都发现了六个人的DNA,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不要告诉我,只有你一个人,就算她们是在外面和其他人有过约定,可是四五个人都约了六个人,你不觉得太超乎常理了吗?,我想以你的身份地位,没有必要替别人扛着吧。”
  慕皓然觉得自己已经很耐着性子在说话了,如果他再不配合,他就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再这样平静了。
  “我没有替别人扛着。”李成祥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那就说说那几个人是谁?”李铎替慕皓然开口。
  李成祥被他们念的不耐烦,只能说出了一个人的微信号码,并说:“我只记得这一个人的号码,其它的我没记住,我们都是在那里面认识的,他们都有这种特殊的癖好,我们一拍即合,就做了那种事。”
  “李铎,这个事儿你办一下,马上去查,”慕皓然将微信号码交给李铎。
  “嗯,看起来是个手机号,我去移动公司,我叫杨新过来。”说完,李铎便离开了审讯室。
  在这期间李成祥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就那么的坐在审讯室里和慕皓然耗着。李铎很快便从移动公司调取了手机号码的信息。
  “怎么是他呢?”当慕皓然看到那张身份证复印件时,目光楞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人。
  “是谁?你认识?”李铎多不明所以的问。
  “你看他像谁。”慕皓然将身份证件的给他。
  李铎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身份证上的图像,但怎么也没看出来到底是谁。最后索性问慕皓然:“你看出来的,你就直接告诉我得了,我是看不出来。”
  “前几天的北海商报上,那个大版面的头条”慕皓然提醒。
  李铎脑海里仔细回想著当天报纸上的画面,突然想道:“华尔街奇才古城?”
  慕皓然扁了扁嘴:“去吧,抓人去吧,还有你李成祥,想说什么,可以和我们其它的同志说,我们现在要去抓人了,没时间陪你了。”
  慕皓然没有在李成祥身上再浪费功夫,现在眼下抓人比较重要,证剧都摆在眼前,他们说不说的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集体再来次突审,压力也就没有这么大了。
  “这帮人怎么还能有联系呢?真搞不懂,他们也不是一个年龄段儿的啊!”李铎边开车边说。
  “变态还分几岁啊!”慕皓然坐在后面闭目养神,没好气的睁开一只眼睛瞥了他一眼。
  “那倒也是,可是我还是觉得匪夷所思,毕竟古城给人的形象太完美了,那整个就是一个霸道总裁啊。”如果没有这件事,李铎还想把古城当作自己人生的奋斗目标呢!现在他的完美形象可算是在一夕之间崩塌。
  慕皓然和李铎来到古城所在公司的时候,他正在开会,站在大屏幕前的他意气风发,怎么也想象不到她的形象会在那种淫/乱的画面中出现。
  他们没有立即进去对他进行抓捕,而是直接在办公室里面等他。在会议结束之后古城从会议室回到办公室看到里面坐着的两个人时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请问你们找谁?”
  “在你的办公室里,当然是找你了。”李铎白了他眼,明知故问,浪费唾沫有意思吗?
  “找我什么事?”古城的态度不怎么友善。
  慕皓然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古城先生,你涉嫌和一起杀人案件有关心,现在我们对你依法进行传讯。”
  古城的目光神躲了一下:“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什么杀人案?”
  慕皓然佯装掏了掏耳朵:“古城,”他耳朵你知道吗,这句话我现在这几个月已经听了不下上百次了。证据会告诉你我说的是什么,先跟我们回去吧。”
  李铎拿出了手铐,可是古城却不肯戴上:“你们不能这么做,这里往来的都是上市公司的雇员和老总,你们不能破坏我在公众面前的形象,这会直接影响我在公司的业绩。”
  慕皓然向李铎昂了昂头:“可以不戴了,就算是给他一个完美的落幕,不过你也可能再也恢复不了你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了。”
  慕皓然和李铎一左一右护着古城走出了公司,在上车的那一刻,冰冷的手铐戴在了他的手上,他惊愕的看着慕皓然:“我没有杀人,你凭什么给我戴这个。”
  “杀没杀的证据说的算,现在你坐这儿给我好好想想该怎么说,是自己主动承认,还是我们再审你,这性质上可是有本质的区别的,你的一句话就有可能决定你的生死,所以,想好了说。”慕皓然着重的说了生死二字,给古成的心里造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迫使他承认自己的罪行。
  “我真的没有杀人,只是和他们一起玩儿玩儿。”古城英俊的脸上已经流下了汗水,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今天这样。
  “他们是谁?”慕皓然问。
  “是在一起聊天的朋友,他们也都好这口,喜欢看那种片子,又不喜欢到外面去找那种女人,就从聊天软件上找合适的女学生,图个乐子,可我怎么了没想到那丫头就跳了楼了。”古城拿着自己的领带擦了擦脸上的汗,声音已有些颤抖。
  “联系方式,把你知道的人都说出来。”慕皓然说。
  “都在我的手机上,我认识两个,其他的是生人,是王宇介绍来的。”古城用手指了指自己裤子的口袋。
  慕皓然从他的口袋中拿出一部手机,点开微信,那聊天记录简直是不认直视,辣眼睛。
  古城尴尬的笑笑:“呵,都是深受其害,这种东西看多了,有害身心啊!”
  “知道有害还看。”慕皓然呵斥他一声,将微信号码截图发给了在家中值班杨新,让他先去调查资料。
  随后慕皓然从文件包里拿出几位受害人的照片让他辨认:“这两个女孩儿认识吗?”
  古城仔细的辨认一番,突然惊愕的用手指着照片:“她们怎么都死了,我走的时候她们还好好的呢,这是怎么回事?”
  “你最后一次见那几个女孩儿都是什么时候?”慕皓然继续问。
  古城想了想:“我也记不清了,最近都没有,最近只和那个叫杨鑫的女孩儿在一起玩儿了。”
  慕皓然点了点头,看来他口中说的杨鑫就是杨欣鑫了,听他的语气好像是不知道那几个女孩儿被害,而且从他的表情上也能看出来他的恐惧,这并不像是装的,应该能排除他的嫌疑了。
  在家中值班的杨新也很快的找到了那几个微信的主人,通知慕皓然后,慕皓然从其他给里调派了人手对其他四名嫌疑人进行了抓捕,抓捕过程很顺利,他们几乎都是在没有防备下被戴上手铐的,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他们都感觉到很震惊,没想到吃一吃野味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连夜,慕皓然带领李铎、杨新还有徐若媛对这五名嫌疑人进行了分别审讯,审讯一直持续到了后半夜。
  凌晨一点,慕皓然他们带着一身疲惫从审讯室里走出来,他和李铎打了个照面儿。
  “咋着啊?”李铎询问慕皓然情况。
  慕皓然摇摇头:“看来问题还是出自李成祥身上,这几个看上去都了出来玩儿的,虽然人花了点,可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儿,据他们交待,发行关系时也都是你情我愿的,不存在强迫,他们也都是出了钱的。”
  “对,我这边的人也这么说。但是唯一我这边有点出入的就是,他们有人说李成祥在这方面有点特别,他也喜欢玩儿点花样,但是年纪大了嘛,力不从心,那就是我们发现的那些中药了。”李铎将他这边得到的不同的线索和慕皓然的情况融合到一起。
  “那走吧,连夜再会会他,结了案子得了,后天就开始放假了,别再耽误大家时间了。”
  慕皓然和李铎到洗手间用冷水冲了把脸,准备连夜最后把他那老大难给拿下。
  “我说你们有完没完啊,大晚上的不睡觉,折腾什么?”还未等慕皓然开口,李成祥就已经不耐烦了。
  “不折腾什么,就是问问你怎么把那五个女孩儿杀了的,因为什么。”慕皓然靠坐在椅子上,环着臂,显然是没有了什么耐性。
  “那么多人,你们怎么光审我一个,你们去问他们啊!”又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套路。
  李铎可没慕皓然那么好的耐性,还绷着,他直接火就上来了:“我说一天是不是逗我们玩儿呢,尸体在你的公司出现,我们不找你,找别人有意思吗?别人杀了人还特意送到你公司的仓库啊?”
  李成祥轻嗤一声:“那有什么不可,他们约/炮,也约的我这儿啊!”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