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山中丽影(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别废话了,没时间了,我完全没有准备,旧伤犯了。体力有些透支,整不动了。现在手都抖了,扣动扳机是个问题,你听着,我告诉你要领。”慕皓然看了看自己的手,以目前的状态别说的打出好成绩了,就是打中靶都成问题。
  李铎想了想死到临头了,死马当活马医吧。临危受命,李铎举起了手中的狙击步枪,这么多年第一次摸到这么高档的玩意儿,他有些激动。
  “老大,据说这个东西要几十万呢!”李铎好奇的问。
  慕皓然将枪掂在手里,看了看:“哼,特警的装备很精良,这些配枪是他们提供的,我们单位可没有,他们一个单兵的配备已经达到了几十万,一把枪都二十几万的,看他们身上的装备摆明了今天就是欺负我们。你没摸过这个,今天打什么成绩算什么成绩,别灰心。”
  CN500POLICE型狙击步枪7.62毫米口径,采用单发非自动发射及无损供弹结构,以避免机构动作和弹头损伤对射击精度产生影响;配有弹道自适应角算技术的观瞄镜,在经历激烈的震动后或在小于3米高度跌落时,都不会不影响射击精度。”
  “这枪怎么校啊?”李铎有些不得要要领。
  “弟弟,这枪不用校,照着打就行了。”
  李铎开始瞄准,慕皓然报告了气温、气压、湿度,合成风速以后,李铎调整好射击角度刚要射击。
  拿着望远镜的慕皓然却让她停了下来,千钧一发之际对方的枪已经响了,800米以后的目标旗杆倒下,枪声在山谷里回响,他们输得彻底。
  李铎惊诧的看着慕皓然:“为什么不让我射击。”
  慕皓然把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他:“自己看,900米外,10点钟方向,树林的地面上。”
  李铎疑惑的接过望远镜朝他说的方向一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来回看了好几遍:“靠,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拿我们警察当吃干饭的是吧。”
  高楼下的人见他们迟迟没有射击,已经有人开始议论,评委组的人开始朝上喊话:“楼上的参赛队员,是枪械有问题吗?为什么不射击。”
  慕皓然没有回答,忍着身上的伤痛直接从大绳上坐滑下去,把情况直接向上级作出了汇报:“局长同志,前方树林里发现有两名男子对两名女性进行施暴,听到一声枪响之后,跑了。”
  此话一出瞬间在令赛场沸腾了,重案组的人立即卸下了身上的装备,奔赴案发现场。当他们到现场时徐若媛和陈妍熙立即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她们披在了身上。
  两名女子显得很恐慌,陈妍熙安慰她们:“你们别害怕,你们给你们验完伤,你们就能回家了。先跟我们的同志下山吧,山上的气温太低,你们会生病的。”
  “妍熙动作快一点,要起风了,山上的路土质疏松,痕迹都被破坏了。”李铎看了看手机中的天气预报,观察了下周围树木枝桠的飘动速度。
  “我知道,伤在现场验不了,我带她们下山了。”陈妍熙说。
  “你先走吧,我们来,现场留下的足迹很混乱,很难分清到底是谁留下的,只能分别做了足迹倒模,回去以后再作分析。
  “也不知道李铎能不能追上他们。”陈妍熙嘟囔着。
  “哎姑娘,他们两个是怎么上来的。”慕皓然觉得来这么远的山上即使是附近的居民也会留下痕迹。
  “他们......”其中的一个受害女孩儿刚要开口却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之后就瞪着眼睛摔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儿,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慕皓然连忙将受害人的头托起来,抱在怀里,探了探她的鼻息。
  陈妍熙又摸了摸她的大动脉,摇摇头:“没气了。”
  “怎么会这么突然?”慕皓然很疑惑。
  陈妍熙也有些奇怪,突然地上的一个铝箔包装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拿起来:“甲磺酸酚妥拉明。”
  “靠,他们给你们吃这个了?”陈妍熙问另一个受害人。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浑身颤抖着点头:“嗯,他们硬塞进我们嘴里的。”
  “什么东西?”慕皓然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但是看陈妍熙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伟/哥。”陈妍熙白了他一眼,什么都不懂。
  “我得赶快带她们回去,可能是药物过量了,我得送她去医院,免得她再出什么意外。”时间刻不容缓,陈妍熙马上行动起来。
  “拉回去吧,一个送医院,一个做尸检。”慕皓然挥了挥手,让人把受害者抬走。
  “看这周围凌乱的样子,还有我们亲眼看到的事实,这里就是第一现场了,只是我们从山那边走到这边,给了嫌疑人逃脱的时机,未必能追得上啊。”慕皓然叹了口气说。
  “这里有嫌疑人的气味,要不我们从警犬队调警犬来吧,要不这山下四通八达的,往哪儿去追啊。”杜江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
  “刚才着急,也没问那丫头,他们是怎么上来的,杜儿,叫个警犬来,找下嫌疑人的东西。”慕皓然有些无奈。
  “恩,好,马上,我提下这几个脚印。”杜江用石膏把地面凌乱足迹做了倒模,待他们风干后再另行处理,随后又给警犬队打了电话。
  重案组从警犬队调来了几条训练有素的警犬,在案发现场附近展开了搜索,四条腿儿的果然比两条腿儿的跑得快,鼻子也好使,在暴风来临之前搜寻到了受害人和嫌疑人留下的物语。
  之后他们就回到单位,杜江和刘洁开始对这些物品进行了筛查,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在大过年的还出了这么档子事儿,似乎休假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远,大家的兴致并不怎么高涨。夜晚,重案组的办公室内,大家看着被撕扯的凌乱不堪的衣物,扔下的未拆封的避/孕/套,整个一个大写的不知所措。
  “你也是笨啊,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人都没抓着。”徐若媛推了下李铎说。
  “我追了啊,他们拐进一个小黑洞里,黑呼呼的,走出去人就不知道拐哪儿去了啊!”李铎心里也不怎么舒服,追了半天,边个影儿都没猫着,丢人啊!
  “你是说,他们自如的走出了那个黑洞?”慕皓然抓住了问题的重点。
  “嗯啊!我听到里面摩托车声,我一点点摸进去,可是他们走的快啊,一会儿就没影儿了。”李铎回答。
  “那就好办了,那俩人儿一定是附近村子里的,否则不会那么熟悉情况。”慕皓然仿佛看到了一丝曙光。
  这时陈妍熙从外面走进来:“我说你们倒是轻闲啊,给我留条活路行不,大过年的,你们能不能帮我去劝劝那死者的妈啊,不依不饶的,又不是我害了她女儿。”
  被害人的家属下午便找到了,可是来到刑警队后才发现,这女人还不是一般的难缠啊,又要重案组还她女儿一个公道,又不让尸检,还不依不饶的说重案组不负责任,这到底是想怎么样嘛。
  “我去看看。”慕皓然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女朋友受刁难了,他怎么会不去看一眼呢。慕皓然来到法医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里面哭得像泪人儿似的女人,虽然心中有些不忍,但还是得去做工作啊,于是他硬着头皮走过去:“您是于女士吧,我是分局重案组的,有关陈晓晓的情况得和您说一下,她这是被别人杀害的,不是意外死亡,我们希望您能明白,我们需要通过尸检来确定死者的死因,这对案件的定性很重要,而且直接关系到对嫌疑人的量刑。”
  于小娟招起头看到慕皓然,立即嚎啕大哭起来,嘴里还念叨着:“你们这群挨千刀的,我们女儿开开心心的离开了家,现在却是这副模样倒在冰柜里,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都说要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可你们是怎么保护的,直接即她弄死了。啊......我要去告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人啊......”
  “......”慕皓然接下来的话,是一句也说不出来了,这可怎么劝呢,弄了半天她女儿遭遇不测,还是他们保护不周的原因了?
  “那个阿姨啊,话不能这么说,人民警察有义务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那得是我们知情的时候去保护她们,在我们看她们时,觉查出危险,我们已经在奋力抢救她,但是我人到现场后发生的状况是我们没办法控制住的,还请您见谅。
  “见什么谅,我不会原谅你们的,如果你们能在那儿出现,她就不会一个人惨死了。还有那个丫头,她是怎么回事,好像没有事,为何我女儿就得死呢。”
  “啊?”这大姐是在说什么呢,这难道说他们还有义务去每天保护这群千金大小姐啊。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