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山中丽影(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一直在外地工作啊,家里有个有病的老婆,孩子又在上大学,需要钱呐,昨天回家的时候,她就在那儿一直哭,我问她什么事,她才告诉我的,还说不让尸检,是有人故意害我们孩子,不救她,我这不一大早为这事儿就赶来了嘛!”孙海语态焦急,看起来这个男人文化不高,但是却是个通事理的人。
  人有精神状态不佳的情况下对自己的行为是难以自控的,尤其像于小娟这样的精神病患者她的病因就很有可能是在某种状态下受到了刺激,从而造成了认知障碍,她昨天那样的表现,正有可能是她以身边人极为的不信任。
  所以,即便是不太高兴,陈妍熙也没办法再去责怪她,她将解剖同意书递给孙海:“孙先生,这个字来签就可以了,您太太是不完全行为能力人,她的签字在法律上是没有意义的。”
  “哦,好!”孙海急忙答应,并在同意书上签了字。
  “行了,我去做是尸检了,剩下的工作你们做吧,我先撤了。”陈妍熙拿着同意书离开了办公室。
  慕皓然接替了剩下的工作“孙先生,我们继续这个案子,我和您了解点情况。”
  孙海点点头扶着于小娟坐在了椅子上,徐若媛给他们倒了杯水,随后坐在了慕皓然身边准备记录。
  李铎和慕皓然打了声招呼说是要到技侦处借设备到山里去寻人,慕皓然点头答应后继续问孙海:“孙先生,介绍一下您女儿的基本情况,越是详细越好,这以案件的侦破很重要。”
  孙海在自己的裤子上猛搓着手,他真的很紧张,心中也很难过,一时间问他的问题,他竟织不好语言了。
  慕皓然看出他的紧张,便放低声音说:“孙先生,您不要着急有话慢慢说,情绪不要过度紧张。”
  孙海点点头,泪流满面的说:“我们珊珊啊,怎么说呢,可是个听话的孩子,就是被我们这个家给耽误了,她妈妈有病,她原本考上了外地一家更有名的大学,可是她要帮忙照顾家里,就没有去,这些年也苦了她了,天天下课还要去给其他学生补课,挣点钱补贴家里,上大学两年了,基本没找我们要过钱,月月还往家里贴菜钱,警察同志,我女儿可乖啦,她平时从来不乱疯的,你们可一定要把那个凶手抓到啊,还我女儿个清白啊!”
  慕皓然从中抓出个重点,他立即走到走廊里给李铎打了电话,李铎很快将电话接起来:“老大,什么事儿?”
  “是这样,孙海说他的女儿每天都会用课余时间给人去当家教,核查一下,看看不是不这个圈子里的人。”慕皓然说。
  “恩好,我知道了。”李铎说。
  技侦的人看到他们重案组的人就头大,大过年的本来人手就不够用,他来捣乱,直接被让
  李铎拿了浓缩气味垫回去自己做对比,反正重案组的人都是多面手,有的技术强的比他们都厉害,他们是一万个放心,李铎将死者孙珊珊的衣服上的气味收集起来,她在生前和凶手有过密切接触,这个上面一定有凶手留下的痕迹。
  办公室里,李铎拉上了办公室的窗帘,他一个大男人拿着一个女人的衣服比划来比划去的实在是太猥/琐了,他可怕别人看到,影响到他的光辉形象。
  可是百密一疏啊,他记得关上了窗户,可是却忘记了挡住室内的玻璃门,他的一举一动可全被结束谈话的徐若媛看得一清二楚。
  她推开门走进来,毫不客气的批评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有恋衣癖啊,拿着女人的东西,抖来抖去的干呢。”
  李铎被吓得一惊,差点将手中的内衣扔在地上,这个是很重要的物证,混了别的味道可就难以辨别了。
  “你进来能不能敲门啊,我就算有恋衣癖,我也买两年干净的啊,不至于拿个死人的衣吧,你能不能长点脑子。”李铎对于她的批评感觉很不满,尤其还是被自己喜欢的人说有这种特殊的癖好,这对他来说可是个打击啊!
  “那你这是在干嘛呢,拿着条内裤抖来抖去的,我看你半天啦。”仪器被李铎放在了桌子下面,这才让徐若媛产生了误会。
  “制作浓缩气味垫啊,当时我们在望远镜里看得那么清楚,她们和嫌疑人是有过亲密接触的,那她这衣服上一定沾上了那嫌疑人身上的味道,做个气味垫让警犬们闻就能找到凶手的足迹,否则就是那片山,洒个集团军下去,也很难找到一个藏起来的人吧。”
  “你小子挺聪明啊,这东西怎么用啊,我还没整过呢,教教儿,看着挺高端的。”徐若媛也来了兴致,一定要上手学一学。
  李铎在徐若媛的配合下很快就制作好了浓缩气味垫,然后他带着这个宝贝就去了特警基地,从那儿借了几条警犬,到山里去找那个嫌疑人的踪迹。
  只是梦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骨感的,他们低估了这片林子,方圆几十公里,甚至是横跨了两个区市,按照片当天那个男人逃跑的足迹,将警犬撒开,找了半天依旧是没有什么进展,到了晚上,他又不得不蹲在凛冽的寒风中继续等待着小伙伴儿们给他带来的惊喜。
  晚上七点多钟,徐若媛这边也有了进展,她拿着尸检报告来到慕皓然的办公室。
  她在解剖室里奋力工作,这家伙正趴在桌子上睡觉,这把她给气得哟,啪的一声将档案夹往桌子上一摔。
  慕皓然在沉睡中惊醒,那种困意突然消散的头晕感觉,让慕皓然缓了好一会儿,他指着陈妍熙:“你是要谋杀亲夫是怎么着,这么吓我,汗都出来了,你这丫头一点都不知道照顾我。”
  陈妍熙不理会他幽怨的小眼神儿,摊开文件夹说:“结果出来了,胯下风。”
  “什么胯下风?”慕皓然觉得自从他来到重案给以来,他的脑容量明显不够用了,太多专业的词汇,在这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
  “孩子,你应该多去翻几本医书,不要什么事情都让我来给你解释好吗?很尴尬的。通俗说一点就是,这姑娘是属于房/事猝死。”
  “什么东西?”怎么还会有这处死法呢,慕皓然简直是闻所未闻。
  “马/上风又名性/交猝死或房/事猝死,又叫腹/上/死,就是男女在/性/交时,因为行为太过激烈,导致男方发生昏厥甚至突然死亡(也有少数女/性会因为过于兴奋而猝死,即/胯/下风,但是一般说来较男/性少得多)。它不但包括性/高/潮期间的突然死亡,也包括/性.行为后的死亡”
  “准确一点来说,孙珊珊的死因除了这个,还有两点,嫌疑人可能在进行/性/行为的时候按住了孙珊珊的颈动脉搏,颈动脉窦的压力感受器受压,导致了她身体血压降低,形成了反射性心搏骤停致死。另外一点就是孙珊珊在被胁迫时正值月经期。这个时候进行/性/行为是最容易得病的,尤其是在寒风凛冽的室外。”
  “啊?竟然还有这种死法儿呢,我都没听过啊,我就是记忆住了胯/下风这三个字,其它的你就难为我了。”慕皓然也是满脸的尴尬啊,但是陈妍熙绝对是个奇葩,和她平时接个吻她都会脸红半天,现在和他交流起案情来竟说得头头是道,竟没见出一点窘色,如果换个词汇来形容她的话,恐怕只有敬业了吧!
  “对了,昨天你发现的那个药片儿是怎么回事?”这可是个重要的物证,不能没有合理的解释。
  陈妍熙呵呵一笑:“这个我可真的要说呵呵呵了,我在尸检的过程中,对她的胃内溶物做了分析,结果你猜怎么着?”
  陈妍熙神神秘秘的样子成功的勾起了慕皓然的兴致,他迫切的问:“结果怎么样?”
  “那货买的药根本就是被骗了,那成份里没有一点西地那非的成份那里面只有一种单一的成份。”
  “什么?”
  “钙片呢,所以她的死因不存在药物中毒,她就是死于房/事猝死。”
  这是陈妍熙给出的最后结论。
  “我的天,这个案子如果结了,结案报告我肯定不会写的,我觉得写这个报告都有损我的格调。”慕皓然也是佩服了,怎么什么死法儿都有啊,这可是他头一次听说。
  “我还不想做呢,我也很尴尬的,李铎他们去哪儿了,我是不是可以班了?”陈妍熙细细的观察站办公室内的景象,好像是都不在这儿。
  “他们两个一个下班了,一个去山里在还没回来呢!不过你也可以下班了,我就是在这儿等你呢!快去拿衣服了,我送你回去。”
  来一记摸头杀,慕皓然很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完全没有了任何的窘迫,慕皓然把陈妍熙送到了家门口。
  “好好休息,明我来接你”
  “你也是,不要再回单位上工作了,早点回去睡觉。”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