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山中丽影(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又是一年阖家团圆的日子,可是重案组这群苦逼只能看着其他组里的同志一个个的离一节办公室,甚至他们这一层的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了他们几个,和其它部门留守值班的同志,这叫一个冷清。
  一大早,慕皓然边吃着早饭边对李铎说:“亲啊,去找你那群小伙伴儿们,把人给我找出来啊!”
  李铎白了他一眼:“凭什么是我呢?我不去,我妈来了,他们突然造访把房子都给我买了,要我去搬砖呢!”
  “呦呵,这要是成家立业的节奏了啊,帮帮忙,今天你帮我干活儿,搬砖的钱我出。”关键时候慕皓然还得端出爆发户气质,拿钱砸人。
  李铎摇着头:“小爷不缺钱,就缺假,你找别人吧。”
  慕皓然转念又将目标锁定了正闷头吃饭不敢吭声的杨新身上:“那个新儿,咱去呗,明天去丈母娘家的礼物我包了。”
  杨新又摇头:“不去,我没丈母娘,但是我要回家相亲。”
  慕皓然站起身叉着腰,还治不了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了,猛的伸出手拍了一声桌子:“都给我老实点儿,都给我出外勤去,案子没结谁都不准找老婆去,我也不去,就耗着。”
  李铎被噎了一下,嘟囔着:“不找就不找,我们又没说非得去,这么大火气干啥。”
  将桌子上的食物拎起来,李铎拉起杨新就往外走:“走,咱上外边儿撒欢儿去。”
  人都走了,办公室里就剩下了两个值班内勤,慕皓然和徐若媛,慕皓然看了看她们突然说:“没什么事儿了,你们放假,等他们回来,我们实在忙不开,你们再来。”
  徐若媛她们眼前一亮,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问了句:“老大,这是不是真的,我们可走了。”
  “再问都给我进山去。”慕皓然身为男同胞自然要扛下组里的重担的,所以在这个万家团员的日子里,他的心情不怎么好。
  徐若媛小心肝颤了一下,拉起屋子里的小美女就往外跑,生怕让她们都去山里喝西北风。
  人都散了,办公室里就剩下慕皓然一个人孤零零的了,唉声叹气的去了陈勇富的办公室开会。
  一进到办公室的时候就满脸的不情愿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吭声,陈勇富走过来递给他一杯水:“咋着啊,看你那样子不情愿啊!”
  “啊,不情愿呗,你说我是不是欠,把他们都弄走了,我自己看家,有这时间带着媳妇儿回家要压岁钱了。”慕皓然也不见外,直接就抱怨起来。
  “晚上可以的话去家里吃饭,你阿姨准备好了。”陈勇富笑着说。
  “嗯,这个可以有。”
  “那拿出你饱满的热情,我们赶紧去办案子?”满满的套路啊,用压岁钱鼓舞士气的方法百试百灵,毕竟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这边慕皓然哀怨着,李铎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和杨新牵着两条狗,在山上绕来绕去,两条腿儿的怎么也没有四条腿儿的跑得快,他们两个早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铎儿,你这狗好不好使啊,这么半天啥也没找到啊。”杨新大口的喘着气说。
  “嘿?不应该啊,这个气味垫很灵的。”李铎其实心里也没什么底,这个东西他也没有用过几次。
  正当他们疑惑的时候,这两条警犬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他们都被拽了个跟头,吃了满嘴的土,完会没有一点防备。
  “我去,快跟上啊,别再把狗给弄丢了。”李铎的腿正好摔一块石头上,痛得他冷汗直流。
  杨新认命的追着那两条比他还金贵的狗,这是最苦逼的生活啊,苦得不能再苦了。
  只见那两条狗跑下了与山相连接的一个村子,之后在村口的地方停了下来。
  李铎蹲下身,摸了摸身边的一条警犬:“大力,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大力的爪子拍了拍地面,哼哼唧唧的叫了两声,李铎和杨新低头看了看,土质的地面上是一滩小河,李铎用手撵了撵地上的泥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汽油。”
  “会是作案工具吗?”杨新不太确定这是不是案发那天嫌疑人的交通工具,毕竟这汽油每辆车用的可都是一样的。
  “我去问问。”李铎站起身走向了离村口不远处的一家小商店。
  “大姨,那个小堆的位置是谁家的车停着来着。”李铎问店里的老板娘。
  “你是谁啊?”老板娘的警惕性还挺高。
  李铎掏出了自己的警官证,老板娘楞了一下说:“东头儿陈家二小子的。”
  李铎向她点点头笑了笑:“谢谢啊!”
  杨新牵着狗走过来,和李铎一起走进了村子,一路打听来到了陈家,眼前很气派的大院儿令他们眼前一亮。
  “嚯,这现在的农村人也真是有钱啊,这大院套儿放在北海市区,没个几千万也拿不下来啊!”杨新感叹道。
  李铎点点头:“现在和政/策好,农村人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看这村子虽然不大,生活得好像都还不错。”
  李铎敲门后,一个年近六旬的大爷从里面走出来,很警惕的声音粗哑的问:“你们找谁啊!”
  李铎说:“不找谁,请问你们家刚才是不是有辆摩托车停在村口了。”
  大爷侧着头想了想,向院儿内喊了一声:“二小子,你出来,有人找人你,是不是你那摩托车给人什么刮了。”
  没一会儿,一个年轻人从里面走出来了,第一眼,李铎便认出来了,他就是那天逃到山下的人,他迅速反应过来,上前要抓住他,可是那个年轻男人也反应过来,嗖的一下就跑到了院儿里,从院子中高墙边的梯子上就跑了出去。
  “卧槽,这身手不错啊,就不相信抓不着你。”李铎跟着也上了梯子。
  他回头对杨新说:“看着这院儿里人,通知队里来人。”
  接着他就翻下了墙,但是对方在村里居住,对村子里的环境很了解,没一会儿便跑的没了踪迹,抓捕行动失败。
  他只能放弃又回到了陈家的院子,气喘吁吁的问嫌疑人的父亲:“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老爷子并不配合,别过头,不说话,李铎拿他也没有办法,就靠在了房前的窗台上休息,等待队里来人。
  只听这时屋子里面传来了一声闷响,李铎警觉过来,打开门要上屋子里查看情况。
  这时的老爷子显得很紧张,他喊住李铎不让他进屋,这更加重了李铎的怀疑,他拉开门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窗帘拉着,很昏暗,地上竟有一个年轻的女人被捆绑着手脚,嘴里塞上了布条。
  对于李铎的到来,女人很激动,剧烈的挣扎着,李铎上前为她解开了身上的麻绳,拿掉了嘴上的布条。
  得到自由的女人立即给李铎跪了下来,连连磕了几个头:“谢谢你,谢谢你,我还以为再也出不去了。”
  李铎意识到这可能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案,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将女人从地上扶起来说:“你别害怕,我们是警察,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我们的同志马上就到了,他们会带你回家。”
  女人很相信他,用力的点头:“我知道了。”
  李铎转身走出去,没好气儿的问外面的老头儿:“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儿啊!”
  老爷子讥讽一笑:“什么怎么回事儿,我花钱买的媳妇儿啊!”
  “媳妇儿?你说这是你媳妇儿?”李铎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身后的女人。
  “啊,是我们爷俩的花钱买的保姆和媳妇儿啊!”
  李铎强忍着没有曝粗口,他想有买家就会有上线,他继续问:“从哪儿买的。”“皮五那儿。”老爷子语气强硬,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错。
  “皮五是谁?”
  “就是皮五呗。”
  “真实姓名。”李铎失了耐性,突然大喝一声。
  “不知道。”老爷子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充楞。
  “你知道是谁卖你来这里的吗?”李铎转身又问身后的女人。
  “是我们村儿里的刘三儿。”女人回答。
  “行了,一会儿等我同事来了你们和他说吧。”现在李铎脑仁儿都大了,感觉这已经不止是一个案件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慕皓然带着特警来到陈家,对村子方圆百公里范围内进行了大范围的搜捕。
  最后在一个人式开凿的山洞内发现了嫌疑人陈广亮,由于他对地理环境非常了解,特警在进入山洞的时候都吃了亏,并没有发现在黑洞下面还有一个大水坑。
  两名特警在进行抓捕的时候摔下坑内,受了重伤,费了很大力气才将他从里面带出来。
  一个家庭,父亲和儿子都被警察带走了,这在一个民风淳朴的小山村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警车开走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
  陈广亮的父亲用手挡住了脸,李铎瞥了他一眼:“这么大岁数了,因为这种事进了局子,您也觉得脸面无光吧。”
  [搜索本站:9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