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太平洋里漂了个脑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焦兆松不配合工作,岳东就转向那位瘦高个游客。
  “你好,他们刚开始经营高档玉器肯定不太专业,我们景区有相关规定,需要找专人确认品质方面不存在明显问题,以免对整个景区造成不良影响。如果你坚持现在购买,需要在我出具的告知书上签名,以后不得以任何方式,针对品质和价格提出异议。请问,你需要我出具告知书吗?”
  瘦高个刚才还忙着挑来选去的热情瞬间降温了。
  “他们不专业的?我听他们说的头头是道,还以为只花大银行玉器专柜三分之一的价钱,就能买到好东西嘞,原来不保险的?我不怎么懂,只是觉得这么大的景区,不会有人明目张胆地卖假冒伪劣,这些翡翠手镯看着挺漂亮的,我才想给我老婆买一只带回去,我可不想签什么告知书。”
  焦兆松急了,“你别听他胡说,以前也没签过什么告知书。你放心,我这里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岳东转身看着焦兆松,“这样吧,我恰好认识在银行负责玉器专柜的,从景区大门到市区不过七公里,我打电话请他来对你的高档玉器鉴定一下,如果货真价实,相关费用由我承担。”
  岳东依然把“高档玉器”四个字咬的很重,还把“货真价实”四个字也咬的很重。
  这一回,焦兆松明白岳东的意思了,他哪敢让专业人士来鉴定?
  眼看着这笔黑心钱赚不到了,他一阵阵的肉疼。
  权衡之下,只好找一个合适的借口终止这笔交易,不能让游客觉得他玩欺诈。
  如果游客完成交易后,离开了柜台再回来讲这讲那的,哪怕是去投诉了,他也多的是借口应对。
  实在协商不了,退钱的时候也能找一大堆理由打折扣,大部分游客觉得损失能挽回一点是一点,通常会无奈地接受乱七八糟的理由。
  如果游客在交易现场就把事情闹大,麻烦也就大了。
  特别是钱还没付给他就发现被愚弄的,闹起事来等于是没有后顾之忧,场面很容易失控,惊动了景区高层更是麻烦事。
  焦兆松装作很无奈地说:“我们倒不要紧,游客朋友哪有那么多时间等,那就算了,不卖了。”
  瘦高个却很是实诚,“没关系的,想玩的昨天已经都玩了,要去景区大门外等车回家了,早点走晚点走不要紧的。正好我对玉器不怎么懂,学学专家怎么鉴别,我可以等的。”
  焦兆松没法接话了。
  他老婆赶紧化解尴尬,“哪有什么专家?我们市区只有一个银行有玉器专柜,里面只有两节柜台,那也就是个卖货的,说不定还没我们懂呢。”
  瘦高个点点头,“也是哦,青元不过是个县级市,大城市的、大银行的玉器专柜,才可能有真称得上专家的人。那就算了吧,刚才麻烦你们了。”
  焦兆松两口子心里懊恼,却不敢多说什么,怕岳东当着游客的面真请人来鉴定。
  他们脸上含着笑,却是紧紧咬着牙。
  瘦高个冲着岳东竖起大拇哥,“虽然东西没买成,但你们景区的工作人员真是负责,在这里买东西让人放心!”
  瘦高个走远了,柜台上的手镯收起来了,周边也没有其他游客了。
  焦兆松又瞪圆了两只小眼睛,朝岳东口吐芬芳。
  岳东万万没想到!
  自己没想搞事啊,焦兆松不只是元老级经营户,还是个老资格人精,应该觉察到制止交易的真正原因。
  没当场点破他,算是保全了他的面子,肯定是想把这事低调处理。
  记忆中,自己对积极配合工作的经营户,对有点影响力的元老级经营户,一直比较客气。
  焦兆松为什么翻脸翻的这么不讲逻辑?
  赚黑心钱有理啊?
  有胆子就照着《刑法》上列出的法子赚钱去!
  原本岳东想在游客走后,与焦兆松平心静气地沟通,希望通过他在一些经营户中的影响力,让有他同样心思的不再把假冒伪劣商品当做摇钱树。
  但岳东没想到他这么胡搅蛮缠,周围闲着没事的经营户都被吸引过来看热闹。
  如果当众爆出制止交易的真正原因,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停业整顿大礼包?
  他这不是脑袋进水了,而是脑袋被水泡透了,简直是太平洋里漂了个脑袋,里里外外都是水,要不然做不出这么让人无语的激烈反应。
  人越围越多,岳东再想低调处理已经不可能了。
  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对骂,情商不足、智商欠费的人才会立刻启动防御机制,先是一脸不满,接着大声辩驳,想让围观的人都明白对方是故意搞事。
  然而,对骂的双方谁也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骂着骂着就可能情绪失控。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越来越偏离对骂的主题,演变成各种翻旧账,甚至人身攻击。
  围观的人哪怕是从头看到尾,也会忘了为什么会发生争执和冲突,刚赶过来的更是各种乱猜。
  最后,必然有“一个巴掌拍不响”的帽子扣在对骂的双方头上,原本有理的也说不清了,岳东才不做那种浪费口水还作贱自己的蠢事。
  如果召唤同事过来,肯定对控制事态的发展有好处。可是那样做,等于承认自己无能,说不定谁闲得无聊的时候,就当做笑话传播开。
  如果呼叫安保人员,在只是被辱骂、被围观的前提下,有点小题大作。
  更不能灰溜溜的离开,那么怂,更得被人笑话。而且从此以后,都以为一开骂就能逼退管理员,谁还服从管理?
  但也不能任由焦兆松辱骂下去,他骂得越来越起劲,越来越觉得威风,不会轻易终止。
  这还真是个问题!
  要命的是,岳东已经看到有辆观光游览车驶出了樱花大道,正在断断续续的树荫下穿行。
  通常十分钟多一点,就能到达东南面不远的龙尾湖,车上的游客就可能注意到温泉广场这里围了一大堆人吵吵,对景区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到那时,不论事情的起因是什么,不论焦兆松会不会受处罚,岳东绝对免不了被主管、科长狠批一顿,甚至被大领导点名。
  当务之急,是先把焦兆松的话语权夺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