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头再铁也经不住一起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都知道艾汛嘴巴紧,岳东觉得直接向他打听没多大意义。
  关键是一点儿预兆都没有,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他派来当面传达指令,说明调职这件事是没法改变的,越折腾事情越僵。
  既然不好反抗,就不要让自己添更多的伤,有一个好身体,才有扭转局势的机会。
  从另一方面讲,职场如战场,心里不服都得忍着,先服从安排,再慢慢打听怎么回事。
  对于重生者来说,没有完全无解的事情。
  只不过翅膀还没硬起来,该收起翅膀的时候就收一下,并不是身为重生者就可以为所欲为,头再铁也经不住看不顺眼的一起敲。
  岳东抬手指了一下投诉处理组,“我进去办一下交接。”
  艾汛摇摇头。
  “我向你们侯副主管传达了曹科的指令,他才呼叫的你。他闹肚子,刚去卫生间了,你们程主管去揽月岩处理事还没回来,你进去也没管事的交接。我也算是和你上司打过招呼了,你先跟我去投诉处理组报个到,这边交接的事早点晚点不要紧,估计你手头没什么火烧眉毛的大事,要不然没闲工夫管什么焦兆松欺诈游客。”
  岳东想想这时候不回组里也好,也不知道都有谁在里面,面对着心态不同的同事们,不知道说什么合适。
  万一有和袁宝骏这样关系不错的情绪一激动,话赶话的闹腾点不合适的动静,再被心思不好的抓住把柄,谁也不敢说发生什么,那就等于被自己连累了。
  听着组里有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离门口越来越近,岳东担心是听到了自己和艾汛说话才出来的,立刻扭头对袁宝骏说:“我先去报到,上天街的那位帮我留意一下。”
  话一落音,快步向大院深处的投诉处理组走去。
  艾汛愣了一下,这么痛快?
  反应也太平淡了吧。
  既不沮丧,也不恼怒,也不发牢骚,也不吵着去找曹科问个明白。
  你好歹做个震惊的表情啊!
  艾汛赶紧跟上岳东。
  袁宝骏撒腿往卫生间跑去,既然大文书不愿意多说,他就去找侯希祺问个明白。
  他不指望只关心自己利益的侯希祺做什么,但程剑伟绝不会稀里糊涂地让下属被发配。
  运营管理科的院子是结合着原有的山石和植被建设的,草木错落,竹林掩映。
  由北边的大门进入后,东侧是人员最多的“运营管理”组,西侧依次是“运营协调”组、车棚、单身宿舍区、杂物间、卫生间等等,往西偏南的岔道尽头是“投诉处理”组,往东偏南的岔道尽头是科长、副科长、文书所在的办公室,这些主要道路像个人字形。
  从运营管理组到投诉处理组还不到二百米,岳东不一会就走了近百米,到了人字那一撇岔出去的地方,已经脱离运营管理组的视线范围,但还没走进投诉处理组的视线范围。
  艾汛忍不住了,终于开了口。
  “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
  岳东之所以走那么急,除了不想连累同事,赌的就是这一刻!
  调职这么突然,肯定有蹊跷,他就不信曹保苏没有任何交代。但主动开口掌握不了话语权,可能得不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虽然心里像百爪挠心似的,停下脚步后却尽量让自己面色平静,语气也很平静。
  “有问必答?言无不尽?”
  艾汛把脸别到一边,“你继续走吧,不打扰了。”
  “那你还让我问?”
  岳东话音还没落,又抬脚向前走。
  艾汛急忙前行两步,握住岳东的左腕。
  “你还真的不问?”
  艾汛想不到岳东真能沉住气,有点佩服曹保苏的预见性。
  临来之前,曹保苏叮嘱他,如果岳东听到发配毛病组的消息后,既不沮丧,也不恼怒,也不发泄一大堆牢骚,也不吵着去科长室问个明白,等走到主道分岔的地方,就先告诉他五个字,再尽量摸清他的想法。如果岳东一听要发配毛病组失去了冷静,就按照正常流程走。
  岳东扭头问他:“大文书,不把曹科的话转达给我,回去后是不是不好交差?”
  艾汛愣了一下,“你这反应,不会和曹科提前商量好的吧?”
  岳东甩了一下胳膊,“不说就算了。”
  岳东本想甩开艾汛的手,来个大步流星,再急急艾汛。却没想到艾汛的虎口像铁钳一样,根本就甩不脱!
  艾汛龇了龇牙,“小样,以为大文书这三个字只是说我个子大?我让你一万下,能摆脱我的虎口,我就有问必答!言无不尽!”
  岳东微微一侧身,用力转了转胳膊,心里不得不承认,这大个子力气太大了!
  艾汛一看岳东不服气,手握得更紧了,还把自己的胳膊贴近身体,保持着最稳固的姿态。
  岳东的身体突然下坠!
  艾汛没想到岳东来这一下,一条胳膊承受岳东大半个身体的重量必然吃力,条件反射地一弯腰,身体的重心略微失衡,稳固的姿态瞬间破防。
  岳东趁机把左腕内侧转向自己,大拇指和艾汛手指合拢的位置垂直,肘部猛然屈起的同时,大拇指向上竖起,带动腕部向自己右侧用力,一下子就从艾汛虎口里挣脱出来。
  岳东神色自若的站直了身体。
  艾汛尴尬地直起腰来,“你好像不是左撇子吧?”
  岳东没理会他这句掩饰尴尬的话,说自己不是左撇子,会让他更尴尬,还不知道把话题扯哪儿去,不如直接忽略。
  “大文书是个有原则的人,我没指望有问必答、言无不尽,把曹科的话转达给我吧。”
  艾汛想不到岳东主动忽略了自己的尴尬,还用“没指望”避免了可能出现的不友好氛围,心里一松。
  “曹科让我告诉你五个字,先安心工作。”
  岳东有点明白发生什么了,但需要进一步确认。
  现在看来,艾汛跟在后面走了一半路才说,应该也是曹保苏的授意,想先看看自己对于发配毛病组的反应。
  想想也正常,重生人士不是自带光环的,曹保苏不可能只凭早上那番谈话和对焦兆松事件的出色应对,就忽略自己就业以来平平无奇的表现,并彻底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章节目录